夜间
笔趣岛网 > 都市至尊杀神 > 第100章 歹毒女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音一落,孙齐天背后的两位入微境保镖冲入屋中,还未施展身形,两道寒光便已逼来,二人迅速错开躲过,一同出拳。


空气中霎时出现两个巨大的血色拳印,夹杂着霸道无比的刚猛气息砸向段柔。


孙家乃是潜藏的武学世家,武学渊源要追溯到八百年前,家族武者善使拳法,刚猛霸道,只练至小成,便可开山裂石,若练至大成,威力甚至堪比炮弹。


孙一孙二乃是江海孙家中生代的佼佼者,一套搬山拳早已炉火纯青,这二拳出来,威力其大,屋内霎时狂风大作,桌椅翻飞。


同是入微境的段柔不敢小觑,身子忽然翻起,腰肢柔弱如蛇,整个身体不可思议的对折起来,恰好躲开,轰隆两声,两道拳影砸下,大理石地板瞬间开裂。


孙一孙二不给她喘息之机,飞身上前,再出两拳,一上一下,攻守有度,默契十足。


这给还未落地的段柔带来相当大的难题,无奈之下,舒展身形,双掌拍出,掌心内却突兀的闪出几点蓝芒。


口中仍在吐血的李大年连忙提醒,“她掌心有毒针!”


只是他这提醒明显晚了。


砰砰两声,拳掌相撞,灰尘四起。


段柔一个鹞子翻身,双腿倒勾在横梁之上,本就惨白的面色更加惨白,显然吃了不少亏。


孙一孙二同时掌心一痛,面色大变,翻手一看,二人的整个手掌竟已成黑色!


孙一瞪视段柔,“好歹毒的女子!”大喝一声,又要上冲,刚运起真力,却觉眼前一黑,踉跄几步,摔倒在地!


孙二紧接着痛哼一声,嘴角溢出一道黑血,身体摇摇欲坠,怒喝道,“黑衣门墨肠草!你是段傲天什么人!”


段柔双腿一荡,身子翻上横梁,冷声笑道,“你还是去问阎王爷吧!”再次甩手,发出一柄淬毒匕首,速度奇快!


“孙二小心!”


间不容发之际,孙齐天忽然推开孙二,噗的一声,匕首便扎穿了他的小臂,一丝丝黑气瞬间弥漫开来,不到半刻,整条小臂都变成了黑紫色!


“少爷!”


孙二恸叫一声,顿时老泪纵横,飞身过去,强撑一口气,扶住孙齐天,“我的命不及你,你怎么要替我挡刀!”


孙齐天强笑一声,“我孙家人,命都一样重!”


吐血不止的李大年眼见此幕,眼眶中瞬间爆出血丝,不顾魔魇在体内发作造成撕心裂肺的疼痛,双足猛然一踏,斜飞而去,大明经同时在体内飞速流转,浑身气息暴涨,一拳挥出,恍若狭带九天之威,发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浪!


坐在横梁之上的歹毒女子面色一变,不明白才凝气境中期还身中魔蛊的夜帝如何能爆发出这样的气息,迅速出掌,指缝间依然夹着两根毒针!


谁知李大年拳至跟前,却忽然收招,双手同伸,一手抓住她的小臂,一手卡住她的关节,用力一扳,竟是将她的手掌反折回来,掌中毒针便反扎进她的上臂!


段柔心内大惊,另一掌连忙拍出,李大年气势已竭,无法躲避,嘭的一声,被打回地面,再无余力站起!


迅速从怀中掏出一瓶解药,正要张口服下,却见一道灰影飘进屋内,闪到她面前,伸手一探,便将瓶子轻松夺过!


另一只大手在段柔肩头一提,如拎小鸡一般将她拎了下来,落在地面,九十岁的灰衣老者看向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李大年,面色颓然,嗟叹道,“竟是来晚一步!”


说罢怒面转向在他面前根本无力招架的段柔,正要伸手将其劈死,却听这歹毒女子道,“杀了我,李大年必死无疑!”


老吴头瞬间停手,怒道,“说出理由,不然老头子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段柔深吸一口气,淡然道,“黑衣门墨肠草,乃世间剧毒,若在一个时辰内不服下解药,便会真气溃散,全身虚脱而死。”


老吴头眯眼道,“难道你刚才吃的,不是解药?”


段柔道,“墨肠草解药极为珍贵,我不会带在身上,这一瓶药,只是能延缓几个时辰的发作时间,好叫我有机会回去吃解药!你若杀了我,就永远拿不到解药!那样的话,李大年和他的朋友都会死!”


老吴头想了片刻,便道,“老头子暂且信你!但你想逃,也绝不可能!”压在对方肩头的手忽然发力,一阵气息狂涌进段柔体内,后者面目顿时一阵扭曲,艰难叱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老吴头呵呵一笑,“不过就是把你的经脉封印而已,确保你没机会逃脱,而且一天之内没有我给你解除封印,你就会永远废掉!”


本还想之后借机逃脱的段柔不由咬牙道,“你好狠毒!”


老吴头不屑一笑,不再理她,俯下身子,从药瓶中倒出一粒丹药,喂李大年服下,然后把药瓶扔给了孙齐天。


“多谢老前辈!”


小时候跟李大年去李家祖祠玩过几次的孙齐天自然认得老吴头,虽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境界高深莫测的世外高人,但眼前奇事频出,也就不觉得那么惊骇了。


迅速倒出几粒丹药,分给孙二两颗道,“你快给孙一服下!”


不一会,众人都服下丹药,面色渐渐好转,不明状况的孙一从地上一醒来,便是大吼一声,又要冲向段柔,老吴头单手一伸,轻声说了句退下!


孙一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飘了回去,当下神色大惊。


孙齐天赶紧道,“老前辈是来帮咱们的!”


李大年虽暂缓了墨肠草的毒药,但这次外伤内患,魔魇发作已十分猛烈,体内疼痛犹如万蚁蚀骨,无法忍受,不由大声惨叫。


}P最{/新章R)节上#☆K0-H


老吴头见此状况,痛心不已,俯下身子在李大年身上双手连点,将所有血脉封住,然后输送了不少真力进去,李大年才渐渐安静下来,只是浑身已被大汗浸透,面无血色,意识模糊。


老吴头一手将李大年提起,抱在腰间,朝段柔喝道,“马上带我们去拿解药!”


段柔阴郁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彩,傲然道,“解药我当然会带你们去拿,但你至少先让我也服下丹药,暂缓发作时间啊!”


孙齐天气的一咬牙,将药瓶扔了过去,脸色无比阴青道,“不管你是谁,伤了我兄弟,我最后都会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