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都市至尊杀神 > 第119章 凄惨的段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吴头终是走了,没给李大年打任何招呼,似乎这就是老头子的性格,闲聊时口若悬河,可若真的需要告别时,反而会觉得矫情。


家主欧阳蓉派了两名欧阳家的子弟,说是会照顾老吴头,直到他安全的回到江海。


李大年怅然走到谷口,怔怔望了许久,像是看见了老头子的满头白发与伛偻身形,或许背着个包袱,腰间斜插着旱烟杆子,回过头冲他挥了挥手说:大年,回去吧。


“老前辈,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李大年面露坚定,此刻的夜帝,在除了继承师父遗志,将神武门传承光大的人生目标外,又对武道一途多了一份执着的索求。


如果武道的尽头是所谓的玄道,那他便要通玄!


如果武者最终能破去凡胎,那他便要飞升成仙!


那怕如欧阳劲之前所说的开天辟地,他也要试一试。


打算回屋时听到耳边有弟子叹气,惋惜说着什么游龙大侠的名字,不知道吴家一门过去那些事的李大年并未在意。


回到姨姨屋中,年逾五十却依然风韵犹存,举止间还带着些少女气的欧阳蓝睿给他做了丰盛早餐,李大年不是太有胃口,但姨姨的好意不敢浪费,还是吃了不少。


早饭过后,李大年回到自己的石屋中,正打算继续修炼大明经,却发现石桌上放着一张纸条,走过去拿起来一看,竟是老吴头写的。


“大年,好好修炼,老头子回去就把林宛如那丫头的事情给你办妥了,保证没跑。还有那个黑衣门的歹毒妮子,被你姨姨囚禁起来了,你看着处置。”


看完留言,李大年才豁然想起段柔这个人,之前醒来一直没问,是他以为在自己昏迷时,老吴头应该把她一掌劈了,没想到这个狡猾阴险的女子竟还活着。


想到这些日子遭受的苦楚,还有师父以及老吴头为他所做的牺牲,李大年的火一下窜了上来。


出门找到姨姨就问:“那个叫段柔的毒女子呢?”


欧阳蓝睿忽然一捂嘴,露出一个惊讶表情后才道,“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她被我灌了腐蚀经脉的毒药,囚禁在地牢中了,这些天也没人给她送饭,会不会饿死?”


李大年冷冷一笑,“饿死她倒省得我动手,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不过,我想她不杀我,是绝不肯死的。”


欧阳蓝睿笑了笑道,“大年,你放心,就算她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我给她灌得毒药,发作起来不比魔魇给你带来的痛苦少,有她受的。”


李大年心中升起一丝报复的快乐感觉,笑道,“姨姨,你当真疼我,快带我去看看,我还真想瞧瞧她生不如死的模样。”


欧阳蓝睿点点头,带着李大年出了木屋,从崖壁上的一个洞口走入地下。


“大年,这个地牢本是欧阳家用来对付不识趣的外来者,只是随着国家在背后支持,也没人敢擅自闯谷,已经空了许久,没想到这时却派上用场了。”


欧阳蓝睿一边引路一边介绍。


地牢环境阴暗潮湿,偶尔还有蛇虫鼠蚁大摇大摆的从角落跑过,泛起一股股刺鼻的霉味。


李大年皱了皱眉头,笑道,“对段柔来说,这真是个好归宿。”


少顷,二人穿过一条窄道,来到一个石室中,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便传入耳中。


欧阳蓝睿指了指前方一个黑色的铁门,拍拍手笑道,“有三四天没吃饭了吧,居然没饿死,挺耐活啊。”


李大年笑了笑,走到铁门前,眼睛凑到门上一个小窗口,向内看去。


阴暗的光线中,一身黑衣的段柔蜷曲在地上,眼神呆滞,披头散发,本就惨白的脸已被痛苦折磨的憔悴不堪,和鬼似的。


此刻大概是毒性正在发作,段柔十指紧扣地面,浑身颤抖,凄厉尖叫,显然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二人正在注视。


李大年淡淡一笑,悄声道,“姨姨好手段!”


欧阳蓝睿同样悄声道,“这毒一天发作三次,疼痛起来犹如万蚁噬骨,除非服下我专门配置的解药,否则的话,不出半个月,她就会经脉尽毁而亡,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地牢中忽然响起吱吱的声音,一只灰毛老鼠似是好奇,绕着段柔爬了几圈,这时却见那歹毒女子狠一咬牙,双手闪电出击,竟是将老鼠扑住。


晦暗的眼神也顿时有了光,盯着老鼠阴狠一笑,尔后直接咬了下去。


嘶——


欧阳蓝睿看的头皮发炸,不由道,“这妮子为了活命,居然生吃老鼠,果然是个狠人!”


李大年对这副场景倒是没什么感觉,像茹毛饮血这种事情,他以前也做过不少,人在极端环境下为了求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记得有一次,他在某国边境中解救人质,却被数位高手与十几挺机枪困在山洞中,也是凭着老鼠和蛇才活了下来。


眼神冰冷的看着段柔将一只老鼠吃完,李大年咳嗽了一声。


段柔瞬间一愣,挺起身子往铁窗的窗口看了看,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一般,连滚带爬的奔了过来,趴在铁窗上又哭又笑,有如疯子一般喊叫:“夜帝,哈哈,你终于来了!你没死就好了!救救我,快救救我!我受不了,实在受不了!”


李大年嗤笑一声,冷冷道,“你害得我几次险些丧命,连累师父牺牲性命,让老吴头抛去一身修为,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凭什么要救你?”


段柔面目一呆,眼泪无声流下,怔怔盯着李大年半天,突然又道,“夜帝,你得救我,你必须得救我!我可以帮你!”


“哦?”李大年不屑一笑,“我倒是不知道你除了死之外,还能帮我做什么。”


段柔焦急道,“杨钊之前是知道我在暗地跟你的,现在三天不见我,京都分坛又被灭了门,若我再不回复他消息,他一定就知道你是夜帝了!”


李大年摊了摊手,“你以为我还需要东躲西臧?实话告诉你,凭我现在的实力,京都杨家知道我是夜帝也没用!我出去以后他们安安稳稳的也就罢了,若还是不知好歹,与神武门作对,我分分钟灭了他们!”


得意的一弯嘴角,李大年潇洒的冲段柔挥了挥手,“姨姨,咱们走,就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等一等!”


回身刚迈出几步,段柔突然用力喊了一句,“李大年,我知道杀我父亲的不是你!给你种下魔蛊的人也不是我!你想知道他的身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