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都市至尊杀神 > 第282章 冥冥中自有定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枯瘦如柴的高僧有着一双夸张拖肩的大耳垂,使不圆润饱满的脸庞有了佛相。


看着高僧鸠摩罗缓步而来,李大年心思迷惘,仍觉的这是在做梦。


“施主,可否让老僧探探你的经脉?”鸠摩罗笑问道。


李大年眨眨眼,下意识伸出胳膊。


鸠摩罗便伸手探住他脉门,摸了一会,忽然开口道:“很奇怪,施主的经脉竟如此狭窄,还不如一个普通武者。”


李大年万分不解。


“莫不是练了某种急于求成的法门,基础还未打好便突破境界,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老和尚又道。


李大年一撇嘴,抽回了手,他对鸠摩罗的言词实在有点不忿。


进入武道这么多年,别的他不敢说,论起基础扎实,当世没有人能跟他相提并论。


李大年不知吃了多少苦,糟了多少罪,才有了如今的成就,却被鸠摩罗几句话就贬成了普通武者,哪能受得了?


当下眯眼一笑,走到少年僧人鸠摩海面前道:“敢让我探探你的经脉吗?我就不信你能比我强多少!”


鸠摩海颇为不屑的笑了笑,伸出胳膊道:“要探便探,别吓着你!”


李大年冷哼一声,伸手扣在少年脉门上,略微探了一会,眼珠子忽然一瞪。


鸠摩海的经脉竟比他粗大了十倍不止!


这怎么可能?


李大年如坠五里云雾,懵比了!


高僧鸠摩罗笑道:“施主,鸠摩海天赋普通,他的经脉也就比普通武者强一些,你探出来也没什么意思!老僧倒是对你这种速成的修炼法门颇感兴趣,你是怎么做到将境界强冲到古武道的?”


李大年收回手,黑脸一红,暗道:这老和尚莫不是诚心讥笑于我?你问我怎么回事,我踏马还不知道问谁呢!


鸠摩罗似是瞧出李大年尴尬,便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追究,问道:“施主,看你之前的穿着打扮,不似汉国人,不知是从何而来?”


李大年想了想,便道:“跟你说你也不知道。”


少年鸠摩海立刻道:“师父好心问你,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用这般语气回答!”


“不得无礼!”


鸠摩罗斜了徒弟一眼,后者当即噤若寒蝉。


李大年垂头丧气的长舒了一口气,白了一眼小和尚道:“不是不想跟你们说,而是我说了你们也不会信。”


鸠摩罗颇有兴趣的笑道:“不妨说说,老僧走遍千山万水,奇人异士自忖见过不少,不论施主说什么,也不会当做笑谈!”


李大年摊了摊手道:“那我就说了,其实……其实我来自一千多年以后。”


噗!


少年鸠摩海忍不住笑了出来,指着李大年前俯后仰道:“你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李大年没好气道:“你再这么笑,信不信我把你的牙给一颗一颗抠出来?”


少年僧人完全不惧道:“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吓唬谁?”


高僧鸠摩罗忽然开口道:“施主所言实在太过玄奇,不过老僧还是愿意相信,既然施主来自千年之后,那又是通过何种途径来此?又为何来此?”


李大年叹了口气道:“通过何种途径恕我无法说清,但为何来此?自是因为受了这个小屁孩的指引,前来学习大无相功!”


“哈哈哈!真会吹牛!”


鸠摩海又不厚道笑出声来,只觉李大年说的是天方夜谭,忍不住道:“我怎么不知道指引过你,再说我也不认识你,想拜师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李大年撇嘴道:“一千年以后你都是一具骸骨了,你能知道什么?”


小和尚顿时无语。


老和尚又开口道:“几日前,老僧夜观天像,曾见佛光天降,后来施主便来了大岩寺,想是我佛显灵,冥冥中自有定数。施主,你既然想学《大无相功》,老僧便教你!鸠摩海,随后你先将功法口诀传授于他,等他背熟之后,再进行修炼。”


“师父,这……”小和尚目瞪口呆,直不敢相信,莫不是师父真信了这个身份古怪的家伙?


鸠摩罗却已双手合十,转身而走。


李大年抢上一步,挡住老僧去路道:“大师,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不妨直言!”


“你千万别在大岩寺开坛宣法,否则的话,整个汉国的僧人都会来此刁难,大师也有可能因此丧命!”


鸠摩罗老脸微微一颤,沉思片刻,斜睨李大年道:“一切皆是因果,一切皆已缘定。老僧既来汉国宣扬佛法,便不能半途舍弃,若真如施主所说,老僧会因此丧命,那便是定数。”


说完便信步离去,仿佛将生死置之度外。


李大年不得不佩服这高僧的胸怀,回过头,见那小屁孩神情古怪的盯着自己,不由道:“看什么看,我脸上长花了?”


少年僧人伸手摸了摸光滑的脑袋,一脸不信道:“师父真的会死吗?”


李大年不置可否道:“我都是听你说的,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


少年僧人颇为恼怒道:“我才不希望师父死呢,这个世界谁死了,师父都不能死。”


小屁孩气愤离开,不一会抱着一本书回来,扔给李大年道:“这就是大无相功的心法口诀了,你先背熟了。”


李大年拿起书,随便翻了几页,发现这大无相功还挺厚,好在里边的文字是繁体,并不难认,也就没说什么。


转身回到屋中,独自坐下,李大年便开始从秘籍的第一页背诵。


他现在也不去想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只觉得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怎样,先把功法学了再说。


至于如何回去,现在再想也没用。


大无相功口诀尽是些佛家禅言,读起来颇为拗口,不过这对记忆力惊人的夜帝来说不算什么。


大概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他便走马观花的背了三十多页。


不一会,小和尚鸠摩海进来送饭,见李大年看的相当快,不禁道:“大无相功很厉害的,别人想学都学不到,你有了这等机缘,为何不认真些?”


“谁不认真了?”


李大年放下秘籍,瞪着小和尚,怎么也没法把这个少年与那具骸骨重叠到一起。


小和尚放下饭菜,只有一碗白米与一碟青菜,相当寡淡,随即道:“认真的话,你就该一页一页的背诵,而不是这么囫囵吞枣的观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