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都市至尊杀神 > 第81章 酒席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结亲车队走后,李震天回到别墅,笑着与几位友人说了两句,便径自上楼,同时吩咐王婶要好好招待宾客。


一人上了二楼,李震天的面容已带着种萧瑟,推开李大年母亲的房门,李震天眼角泪光闪烁。


“红英,今天是咱们大闺女出嫁的日子,你高不高兴?”


李震天走到桌前,伸手抚摸着李大年母亲的遗像,目中流露出无限眷恋。


“还记得刚生下菲玲时,你说将来一定要她嫁个好男人。扬帆那孩子我瞧过了,为人正直颇重情谊,你尽管放心好了。”


李震天将遗像捧入怀中,回头走到床前坐下,又道,“这些年你不在,我都没个说知心话的人了。红英,你当年若不是与我私奔,与欧阳家闹翻,你的病也不至于没办法。”


J首(发0


“你走的那天,我去林家求要过龙血灵芝,可是他们提出的条件我没法满足,就误了你的命,说实话,我好恨自己没有本事,遍寻天下,都找不到治好你的良方。”


“大年这孩子已经长大了,原谅我没有听你的话,让他进入了武道。这孩子天赋很高,人又聪明,不学武实在是浪费了。”


“说来也好笑,大年这孩子跟你一样倔,因为你走的事情,竟再也没有叫过爹。”


“还有冰然,去找萧家那孩子了,你当初也挺喜欢启航,不是吗?”


这么一直自语了很久,才听门外王婶敲门道,“老爷,就快开席了,宾客们都等您呢!”


“知道了王婶,我马上下去!”


李震天起身将遗像放回原处,整了整衣衫,擦了擦眼泪,又满面笑容的走了出去。


浩浩荡荡极为醒目的结亲车队在十一点到达京都市区,这一路上孙齐天倒是没闲着,不断跟李大年讲这些年他在江海做的荒唐事,脸上充满自豪。


李大年却无心听他炫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赏着窗外的风景。


京都的繁华自是江海比不上的,到处是百米高的高楼大厦,如同进入了水泥森林中。


从今天早起到现在,大姐的婚礼还算顺利,可到了京都,李大年的心情便不自觉沉了下来。


许扬帆去接亲时虽未明言,但在临上车前,却紧紧握了一下他的手。


李大年由此便知,这边的事情肯定有问题。


果不其然,整个车队到办酒席的高档酒楼前时,竟只有许扬帆的母亲与三两个亲戚在等着,完全不符合大户人家的排场。


孙齐天不由叫道,“京都许家就这点人吗,算是怎么回事?”


李大年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下车!”


从车上下来,李大年便找到管事的,示意让送亲队伍先别下车,然后带着孙齐天来到头车前,打开车门问许扬帆,“你那些亲戚当真一点面子都不给吗?”


许扬帆面露赧色,“我二叔三叔的人品,我这个后辈实在不好评价!”


穿着婚纱的李菲玲道,“大年,出什么问题了吗?”


李大年阴沉着脸道,“新娘子没人迎接,怎么下车?咱江海李家,不能丢这个份儿!”


李菲玲却是笑了笑道,“大年,没关系的,我不在乎!”


李大年摇了摇头,“大姐,你安心在车上坐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说完关上车门,冲身旁孙齐天使了个眼色,“你不是想扬名吗?机会来了!”


孙齐天挺兴奋,急忙问道,“大年,你打算怎么闹?”


“一会你就知道了!”


李大年绕过车队,径直来到酒楼门口,见到许扬帆母亲,便道,“阿姨,我是李菲玲的亲弟弟李大年,能问问您这是怎么回事吗?新娘子到了,京都不让放炮就不说了,可为什么没人出来迎接?”


许扬帆母亲也就五十多岁,皮肤保养的极好,穿着一件水蓝旗袍,整个人看上去雍容华贵,只是此刻却一脸愁容,看来并不开心。


一听李大年身份,许扬帆母亲便握住他的手,面露委屈道,“孩子,这事我也没办法,本来我们在这摆酒席,亲戚该来的,谁知道他的二叔三叔联合起来,以扬帆的名义在另一家酒楼摆了席,我们孤儿寡母的,做不了许家的主,亲戚朋友也碍于面子,所以都去了那边!”


李大年禁不住冷笑,“娘西皮的,他们倒是会算计,以京都许家的地位,礼钱收个两三亿想来是没问题。”


许扬帆母亲叹了口气道,“自从扬帆父亲走后,他二叔三叔就一直欺负我们母子两,以前是有我公公在后边撑着,他们不敢太过,可如今公公出了事,他们就肆无忌惮了。孩子,你可千万不要怨扬帆啊!”


李大年笑道,“阿姨放心,冤有头债有主,这事赖不到姐夫头上。这么地,您先给这家酒楼支应一声,让他们把酒席撤了,该出的钱咱们给就行了。”


许扬帆母亲道,“撤了不合适吧,扬帆的朋友来了不少,就算没亲戚来,婚礼也是要举行的呀!对了,有个很漂亮的姑娘刚才也来了,她说是你二姐。”


李大年之前已跟李冰然通过电话,早已知道此事,也没多问,只道,“亲戚在哪儿,大姐和姐夫就应该在哪举行婚礼,您叫上姐夫的朋友,叫他们上车,咱们一并去他二叔三叔那边。”


许扬帆母亲担心道,“可他二叔三叔没一个省油的灯,若是这么过去,这婚礼怕是不会顺利。”


李大年轻笑一声,“婚礼这种事情,我就不信他们敢闹的太过火,阿姨,您就听我的,我指定不会坑我大姐。”


许扬帆母亲以前与李震天见过面,知道李家在江海也是大户,当初说好的彩礼没兑现,结果李家反到给了十个亿的嫁妆,她和扬帆本就理亏,今天婚礼又闹出这样的局面,说到底也不合适。


此刻见李大年一脸自信,也就不再坚持,说了句孩子你稍等,完后与两三亲戚一起进了酒楼。


大概过了几分钟,已经来到此处的人便随着许扬帆母亲一起走了出来,只是每个人面上都有些不解,显然婚礼撤酒席这种事,他们也是头一回遇到。


李冰然也在其中,见到李大年与孙齐天,便走了过来,相视一笑,问道,“大年,怎么回事?”


“等会上车说!”


李大年又冲众人拱手一笑,“对不住了各位,我是许扬帆的小舅子,现在酒席上边出了点状况,我们决定换家酒楼,还请诸位多多包涵,前边有车队等着,大家上车就好!”


众人倒也没有不满,便在李大年的引领下,都坐上了车。


李大年又引着许扬帆母亲来到头车,把她送了上去,然后道,“阿姨,您带路,咱们就去他二叔三叔订下的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