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诸天大圣人 > 第665章 你有何资格指责?(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子画阴沉着快要滴出水来的面庞,冷傲如霜雪般,江缺不按常理出牌让他感到心惊,“他究竟想做什么,仅仅是为了得到拴天链也不至于说这么多吧。”


他哪里知道这都是江缺看不惯他白子画,想报复呢。


冷冷的眼眸一扬,江缺继续道“堂堂长留掌门居然可以管到另外一派掌门吗,这事倒是稀罕啊,不知其余各派的掌门又作何感想呢。”


将火东引开。


诸派掌门“……”


他们纷纷脸色大变,虽然不愿意承认江缺的话,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令他们感到恐惧。


不等白子画出言,摩严就站了出来冷声道“江缺,你好歹也是蜀山掌门,怎能出言不逊?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这掌门的位置怕是来路不正吧。”


他想在正义上压倒江缺。


可江缺根本不在乎这点,轻描淡写地回应道“本座这各蜀山掌门之位来得正不正你试试就知道,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世尊摩严乃长留之人,怎么也管起我蜀山的事了,莫不是想把手伸进蜀山吗?”


说话间还狠狠地将了摩严一军。


叫你出来乱嚼舌根!


“……”摩严闻言被气得不轻,阴冷着寒目,“蜀山与我长留都属正道,乃是休戚与共的关系,你这来路不正的人自然要接受我长留怀疑,所以……”


“所以你这老匹夫给本座闭嘴吧。”江缺冷着神色冲白子画道“子画兄,管好你长留的狗吧,别怪本座没提醒你,哼!”


他摩严算各什么东西,也配和他江缺说话?


白子画眉头微动,冷淡道“你所来便是只为说这些话吗?此乃我长留仙家福地可经不起你诋毁,我师兄也是修行多年有成的有德仙人,你若来参加仙剑大会我倒是欢迎,可若是有其他目的……”


言语间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了。


“呵呵。”江缺平静一笑,道“本座此来自然不可能仅仅是为了区区一个摩严,而是为你而来。”


“为我?”白子画不解。


但一旁的摩严却是大怒,“孽障,你竟敢口出狂言,看来今日非要给你点教训不可!”


他冷然目光寒若霜雪般,如果目光可以*屏蔽的关键字*的话江缺早就被他杀了千万遍了。


“哦?”这倒是新鲜了,江缺诧异地笑了笑,“本座倒是不怕你教训,只怕伤了你子画兄会有意见啊,毕竟你好歹是他师兄,若是败了他面子上挂不住的。


摩严你怎就如此自私呢,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白子画想一想吧。”


摩严“……”


这话他听着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之前自己对白子画不就说过同样的话吗。


果然因果报应不爽,该来的终究会来。


只是他心里很不满意,你江缺连仙人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他叫嚣?


冷然的目光顿时杀气席卷,摩严对白子画道“子画你也看到了,此人言语侮辱于我,眼里更没有我长留,不如我先杀他一杀?”


也好给其一个深刻且难忘的教训。


他本以为白子画不会答应,毕竟四周诸派的掌门人都在这里,赢了还好,要是输了怕是长留的面子都要被他丢干净。


“行,那师兄你小心点,此人是我游历期间认识的,亦正亦邪做事全凭本心根本无任何约束,我观他身上气息翻涌,想来是比之前更强了。”白子画叮嘱道。


摩严闻言面皮一抽,暗道“绝不能输,我摩严乃是长留三尊之一,要是输了就一点面子都没有,子画说此人很强,但我摩严也不是吃干饭的。”


偶尔也吃吃稀饭。


凝手为掌顿时就拍了过去。


“砰!”


恐怖的力量仿佛要将眼前的人直接拍成灰灰了去一样,让四周的人暗暗惊住面色,轻捂小嘴。


花千骨恰好在不远处,她一颗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江大哥,居然是江大哥,想不到他竟然成为蜀山掌门了,可是他怎么和世尊打起来了?”


要是江缺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如何是好?


她想跑过去找尊上白子画求情,让他们放了江缺,可这般想法还没来得及付出行动,就听江缺道“雕虫小技而已,如果你只有这点实力的话,本座今日可要重伤你了,叫你丢掉面子!”


白子画等人敢给他江某人下马威,现在他就敢报复回去,任你手段滔天强势无双也难逃他掌心之力。


“灭!”


江缺手掌盈盈一握,顿时一把铁剑就出现在手中,轻轻地朝摩严的掌印一劈,刹那间剑光肆意而流出,一时间风云而涌。


不少人都暗暗闭上了眼睛,生怕这一幕把自己的眼睛给刺激到,无上神力微微一卷,势如破竹地劈开摩严的掌印,继续劈开他的防御。


噗嗤!


“你……你这是什么手段?”摩严大惊失色,整个人就骇住,“为何能伤我,为什么?”


他想不通,想不明白为什么。


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蓄养了多年的老血从口中喷出,身前还有一道大大的伤口,让他感到惊恐万状难消。


败了!


只一招就败了。


“嘶,此人是谁啊,这也太厉害了吧。”


“他居然一招就败了世尊摩严,要知道这世尊摩严的实力也不弱啊,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就败了?”


“这也太儿戏了,莫不是这位新任蜀山掌门和摩严联合起来演的一出好戏不成?”


“……”


这倒是有可能。


可当他们看到摩严那喷出来的老血,以及身前的伤口,顿时就明白这不可能是演戏,摩严是真的败了。


顾及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败的。


就这样完了。


自己败了不要紧,偏偏他还给长留丢脸丢面子了,四周那么多各门各派的弟子及掌门看着,这脸都丢得找不回来了。


摩严“我……”


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白子画同样惊诧地望着江缺,道“此事就此揭过吧,你有什么事倒不如直接说出来。”


江缺只觉得好笑,这个白子画转移话题的能力很生硬嘛,看来以前不经常干这种事。


他冷冷地指着摩严道“老东西,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也对,自古以来便成王败寇,如今你算是败了,所以本座倒是想问一句话——你摩严究竟有何资格指责本座这个蜀山掌门的位子来得不正?


你若不服我们再打过就是,相信你会很满意的。”


摩严“……”


他已经被欺成这样了,面子和老脸都丢尽又哪里还敢接江缺的话,只得在心里暗暗骂道“该死的混蛋,分明是偷袭于我!”


他暗暗发誓,定要与江缺不死不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