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我有神位要继承 > 第217章 这才刚开始铺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梅瞪着眼睛,不甘心道:“你,真,卑鄙。”


顾鹤之不为所动,反而浅笑了一下,“看,这就是世人常做的选择,贪念占据着理智。我给了你活命的机会,但你妄想着杀了我后占有这里,那就只有死路。”


他说过,手上沾染的血,只是为了灼儿才会,其他人还没有那个资格。


因为当贪念占据大脑的时候,摆在眼前的只有生门和死门,他们都会想铤而走险,妄想占据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他动手。


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只是说了将宝藏放在深处,连影子都没有看到,也会有人不断前仆后继而来。


刘梅已经无法说话了,她瞪大眼睛盯着顾鹤之几秒时候,头一歪,彻底死了过去。


而在她死了之后,在心脏位置的金莲花瓣又散开,重新汇聚成为了一朵盛开的花,飞回到了水池上亭亭绽放,刘梅的尸体也化为烟尘,消失在天地间。


顾鹤之垂眸看了一会儿,他转身回到玉琴前边,随后盘腿坐下,手上动了动琴弦。


本来之前被刘梅怎么拨弄都被发不出声音的琴弦,此刻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汇成一首曲子,而曲中人早已不在身边,昔日的种种渐渐历历在目,曲子也由高雅之风转变成了沉重,闻者都能识得一股哀伤。


顾鹤之闭上眼睛,心中杂乱的思绪令他分了神,不小心被琴弦弹到指腹,发出一声铮,有些刺耳。


而原本在盛开的金莲全部都闭合,纷纷退到两边,露出里面清澈见底的池水里闭目盘旋在下方的黑龙,它被一把黑色冒火焰的宝剑刺穿逆鳞心脏位置,而从心脏处开始有红色符文在龙脉处蔓延到全部龙身。


如果不是那微弱到难以察觉到的鼻息,还以为早已死去了。


围绕黑龙旁边还有几个乌龟,它们安安静静趴着。


得知是顾鹤之来,其中最年长的乌龟突然消失后出现在池水外面的地面上,随后变成了一位手手执拐杖的老者,头发全部花白,留着快要拖地的白须,面容慈祥和蔼。


见到顾鹤之,它恭敬行礼,苍老的声音很有腔调道:“老龟见过尊者。”


顾鹤之将手压在琴弦上,抬眸看向老龟,轻声道:“万年,近来封印可有异常。”


万年如实禀报:“殿下身上的封印近来并没有任何异常,但是那把灭神剑似乎有异动。”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老龟由此猜测,那人是不是要从禁地出来了。”


说到这个,他微微叹口气。


当年仙界人人都在说要将殿下除掉,说是邪龙降临,将来会扰乱仙秩序。


可后来,他们还不是靠着殿下来拯救。


想到这个,万年心中就是无限恨意,痛恨着那些道貌岸然的仙人,就连天帝和帝后也被他划入了敌对阶级,为什么要因为流言蜚语就在殿下很小的时候囚禁流放,让大家更加的信以为真。


后来他虽然知道了这是天帝和帝后的用心良苦,但两人却再也回不来了,如今的仙界···不提也罢。


顾鹤之站起来,绕过玉琴和万年旁边,走到水池前,垂眸看着气息薄弱的黑龙,轻声道:“对,它确实要出来了。”


万年急得转身,它握紧手上的拐杖,担忧道:“那殿下怎么办,如果被发现,殿下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们试了好几世,终于在这世能让殿下的残魂复活。现在正是关键头上,如果被破坏,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也许殿下都不能再有复活的机会了。


灭神灭神,被一剑刺入心脏,伤害可想而知。


“放心,灼儿是安全的。”顾鹤之肯定道,但心中的疼惜宛如湖水荡漾,一圈一圈转开。


灼儿是有多傻,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挽救那些曾经侮辱过她的人。


明明曾经说过“宁负天下人,也不会让天下人负我”的怒言,可是在关键头上,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拯救了整个仙界。


渐渐在他们笙歌曼舞在庆祝的时候,曾经救过他们的英雄,却被遗忘在脚落。


顾鹤之眸色渐深:“他们是灼儿曾经用生命保护的存在,却被当成理所当然。”


他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些人的肮脏鲜血,还不配他去沾染。


既然如此想要所谓的仙界,那他就创造一个全新的仙界给灼儿,毁了他们那个脏脏的地方。


“殿下,殿下自小就过得太苦了。也许最恣意快乐的时光,就是被遣送到西方世界,尊者的身边了。”万年老了,心里更容易伤感,想起殿下以前的艰辛,他就是忍不住落泪,又赶紧抬手去擦。


顾鹤之没有说话,但眼底的怜惜愈发深。


静站了一会儿,他道:“万年,你亲自去,把放出的牵引线全部都收回来,将痕迹全部都消灭干净,不要留一点尾巴。”


万年稳定好情绪,又不太知道尊者这样的做法了:“这不是刚开始得很好吗,为什么突然要收回来?”


可能是人老了,实在跟不上年轻人的思路。


他们才刚将路给铺好,现在又突然收回来,那前面的事情不就白做了吗。


顾鹤之:“你错了,路现在才刚开始铺。”


万年不懂:“那之前我们所做的···”


顾鹤之不答反问:“你觉得灼儿她笨吗。”


“殿下怎么可能会笨!”万年想也没想的就反驳,尔后也反应过来了,他恍然大悟道:“您的意思是,我们在前面做的,只是为了用垫脚石让殿下的魂魄凝固起来,也让她知道该做的是什么,该争的是什么。”


“对。”顾鹤之道,“有些事,我们只能画出框架给她,但是往里面填满什么,就只能靠她自己。”


比起直接给,他更想让灼儿在一步步去继承这个新生的“神位”路上,培养自己的人,不是孤立无援。


而这份成功,除了灼儿她自己,没人能帮得了。


万年点头表示理解,“那老龟现在就去。”


它抬手告退,随后身影就消失在了禁地里。


没有了包袱,殿下这次定能成为威震四方的神龙,而不是他们口中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