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嫡女京华,医行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挖了坑等她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说什么?”


“圣上已经歇息了,如今还在宴饮的都是大臣和契丹人……”何忠平头埋的很低。


叶贵妃眯了眯眼,兀自摇头,“不可能啊?是喜公公过来吩咐,说圣上命臣妾跳舞……”


“今夜发生了些意外……”


“什么意外!”叶贵妃声音又尖又急,她发觉自己失态,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在坐榻上端坐下来,勉强笑道,“给何都尉赐坐。”


“多谢娘娘。”何忠平并不敢坐。


他心里清楚,宫里的女人争宠,那是血淋淋的厮杀,有时候细想起来,比战场还要残酷。


他把今晚的事儿一说,叶贵妃的心情必定不明快。


他还是别坐了,赶紧说完了就跑吧!


“今晚魏家那小姑娘献上了一只紫麒麟,被契丹族称之为神兽。契丹世子当即向圣上求娶魏家小姐,愿以千匹良驹,岁岁朝贡为聘。”


话没说完,叶贵妃就猛吸了一口气。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s://m.51biquge.com


何忠平决定长话短说,“寇七也出来说有婚约。圣上问那小姑娘的意思。谁知小姑娘断发明志,不愿嫁人,只愿效忠圣上。”


“松漠郡王原本要把县主嫁给寇七郎,换得世子娶魏小姐。”


“魏小姐这么一拒绝,弄得气氛也有点儿僵……松漠郡王就把县主,献给圣上了。”


“那县主也会功夫,能舞剑。她已经为圣上舞剑,博得喝彩了……所以就……”


所以就不能再让叶贵妃上去舞剑了。


不论她舞的好于不好,在面子上都不好看。跟故意给契丹郡王难堪似得。


叶贵妃的手指猛地抓住手边长剑,指甲刮着剑柄,发出呲呲啦啦的噪音。


何忠平当即就告退要撤……他可不想无辜被贵妃的怒火波及。


“站住!”叶贵妃哪能给他机会,“你说圣上已经安歇了,是……是那契丹县主,入帐伺候?”


何忠平吸了口气,闭紧了嘴,不敢说话。


这多明显的呀……契丹县主年轻貌美,腰肢柔软,只怕是什么高难度的姿势,她都能来。


圣上的眼睛都黏在她纤细柔韧的腰肢上了……


“呵,六妹妹说,魏家的小姑娘与我叶家气场不合,相冲相克的时候,我还不信。”叶贵妃冷笑一声,“我只当她胡言乱语!如今看来,事实果真如此!倒是我冤枉六妹了!”


提及叶林芳,何忠平立即抬起头来,眼底都亮了一亮。


叶林芳是他的表妹,两人不说青梅竹马,也是从十来岁,叶林芳从边境回京以后,就认识了的。


何忠平第一回看见这个性子娇蛮,不似京都女子那么矫情,洒脱又豪爽的表妹时,他就喜欢上了。


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娶进门来!可至今还未如愿。


“六妹被打了耳光,又被禁在自己帐中,不能见人,不能说话。想来她心里必定苦极了。”叶贵妃轻哼道,“若是这时候,何都尉能去见见她,再安抚一番,在她心里,何都尉的情分岂是一般人能比的?”


是啊!这不是雪中送炭的好机会?


说不定他去安慰,叶林芳一哭,就扑进他怀里来……


何忠平想到这儿,浑身都燥热起来,“不知贵妃娘娘有何吩咐?臣愿为娘娘分忧!”


叶贵妃轻抚着她的剑柄,脸上的神色比剑还冷,“她不是拒绝了寇家的婚约,也拒绝了契丹世子了么?这样不顾全大局,傲慢无礼的小丫头,留着也会坏事!”


噌楞一声,她猛地拔出宝剑,寒光一闪。


她又把剑按回鞘中,“明白了吗?”


何忠平身子一软……刚刚被激起的燥热,瞬间就冷了下去。


“娘娘有所不知……如今她被封了绣衣使者,身带御赐金腰牌,可出入皇宫,直接面圣。”何忠平紧张道,“还能号令府兵,她营帐门前已经派去了禁军把守,营帐里还有两只巨型獒犬……”


叫他去杀那魏家小姑娘?不如直接叫他去死比较简单……


“哼!我看你对我家六妹根本没有真心!这点事情,你何都尉就没有办法了吗?”叶贵妃冷哼道,“寇七与契丹世子,被她扫了面子,岂能不恨她?谁叫你自己动手了?难道不会动脑子吗?”


何忠平吸了口气,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娘娘是叫臣去挑唆,增加仇恨……”


后宫里的女人,果然是爱玩儿阴的呀!这女人出招,比他这男人还损……


“传太医——快传太医——”


帐外突然传来惊呼之声。


把大帐里的叶贵妃与何忠平都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叶贵妃垂眸嘀咕,“传太医……可是圣上他?”


话没说完,她已经惊得跳了起来,顾不得换衣服,便疾步出了营帐。


“何事惊慌?”她含住一小太监,喝问道。


小太监躬了躬身,面色焦急,“回娘娘话,是契丹世子,不知怎的,突发急病,神志不清……”


叶贵妃挥了挥手,叫那小太监走了。


她寒着脸,转身又进了营帐,“契丹世子突发急病?他是真病,还是装病呢?”


何忠平歪了歪脑袋,“白日里看着他马上骑射,倒是功夫厉害,身体康健,看不出什么病态。”


叶贵妃勾了勾嘴角,白皙姣美的脸上,绽放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来。


“对了,我怎么记得六妹说过,那魏家小姐是在乡下养大的?她的养父还是个郎中?”


何忠平一怔,这事儿他知道,叶林芳还是叫他去打听的呢。


“是巨鹿,她养父刘氏,算不得什么郎中,就是个赤脚大夫,会几个土方子而已。”


叶贵妃却是咯咯笑出了声。


笑的何忠平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娘娘……”


“会几个土方子就成……这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咱们怎么能不接着呢?”叶贵妃笑盈盈的压低了声音,“契丹世子病的这样急,你赶紧回去,告诉契丹郡王,说魏家小姐自幼学医,医术高明!必定能医治世子急病。”


“啊?这……”何忠平有些怕。


万一魏京华直接站出来说,她从来不会医术,没学过……他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叶贵妃这是坑他呢!


“你放心,契丹世子多半不是真病了,他是憋着气,想找回面子呢!”叶贵妃冷笑一声,“不管那女孩子究竟会不会医术,能不能治病,这火,烧不到你头上!”


叶贵妃软硬兼施的怂恿了几句,终于说服了何忠平。


何忠平急匆匆赶回到宴席之上。


契丹世子已经被人抬进大帐,契丹郡王正在帐内大发雷霆,喝骂太医,“一群庸医!若救不醒我儿,我要你们的命!”


何忠平这么一听,更是确信了叶贵妃的话,那契丹世子多半是装病!


他们被一个小女子拒了婚,又献了貌美无比的县主给圣上……可不是憋着一口气儿呢么!


“郡王!禀郡王知道,我军中有一位神医!必定能医治好世子爷的急病!”何忠平疾步上前,站在帐门口喊道。


“既有神医,还不快传!”帐内的耶律松石怒喝道。


何忠平却在帐外脸面为难,“只是、只是这人她不是大夫,且还是个女孩子……怕是未必肯来呢。”


唰的一下,帐帘被人从里头愤怒掀开,“管他是不是大夫,既然有医术在身,就该江湖救急!若不肯来,绑也要绑来……等等,你说是女孩子?”


耶律松石眯起眼睛,狐疑的看着何忠平。


何忠平当即拱手道,“不敢欺瞒郡王,就是今日请来紫麒麟的那位姑娘!传说她医术不俗!”


耶律松石的表情十分玄妙,他沉吟片刻,对大帐一旁的契丹勇士道,“亲自去请,要客气。”


此时,恰逢太子殿下,与晋王爷都听闻契丹世子突发疾病,匆匆赶来。


太子见状,上前关切询问,“要请哪位大夫来?我父皇所带太医,皆是太医院的医中圣手……”


“恳请太子答应,”耶律松石忽然躬身行大礼,语气沉甸甸的,“若是魏家小姐不肯相助,还请太子命她前来,她虽不是大夫,但论起救人,也该鼎力出手。”


殷岩柏闻言,不由瞪大眼睛。


太子还没开口,他就忍不住豁然上前,“你说谁?”


“回王爷,听闻魏家小姐,医术神奇。”耶律松石沉声说道。


“谁告诉你的?”殷岩柏不由大急,“简直胡说八道!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且年纪不大,她从哪儿来的医术?”


殷岩柏急声否认,心里却微微慌乱。


那个女孩子,似乎不太愿意让人知道她身怀医术。


而且即便她不介意让人知道,也不该是在这个时候啊!


她才刚刚拒绝了契丹的求娶,就要为契丹世子治病……这治好了尚且好说。


万一治不好,前仇旧恨加在一起,契丹郡王岂不要了她的命吗?


这明显是旁人为她挖好的坑——等她来跳啊!


“是谁?”殷岩柏心中大怒,脸色都变了,“谁说她会医术的?这话也是敢扯谎的吗?”


太子在一旁,看着晋王爷的反应,目光不由变得颇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