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原本不愿的突然就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怀瑾这几日在家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沈小鱼知道秦怀瑾虽然人在家,但是心思还在宫里,现在就等着顾思言的消息传回来,盼着三皇子赶紧醒。


“别担心了,皇上不是傻子,看着好像老好人一样,其实心里明镜着呢!”沈小鱼说道,她和皇上也打过几回交到了,皇上心里有数。


秦怀瑾笑着:“你倒是了解皇上了,君王面孔可不止一样呢!”


沈小鱼也知道自己想法天真,不过还是说:“那就算咱们往坏了想,皇上老谋深算老狐狸,那也比傻子强,不至于人云亦云。”


秦怀瑾摸了摸沈小鱼的头,就说道:“知道了,你倒是比我还操心了!”


沈小鱼笑着问:“那咱们吃饭吧。”这几天就因为这些事情秦怀瑾都没有什么食欲了,胡叔天天在厨房琢磨换些什么菜式。


没几天,沈小鱼的三大弟子出师了,聂帧直接派到京外去搞水利,临走的时候沈小鱼也不忘送点东西,好歹师徒一场呢。


“这一套绘尺你们留着用吧,出门在外也不比在家,给朝廷办事也是要时刻小心着,千万不能糊弄了事,不论是建水车还是建堤坝,都和老百姓的命挂钩着呢,咱们一定要用心,要不然对不起咱们这身官服呢!”沈小鱼嘱咐着,以前也没想过带徒弟,但是既然有了徒弟,有些事情也要说明白,不能靠着手艺当了官却不干好事!


三个徒弟全都点头,沈小鱼其实是他们的目标,一个女子可以研究出最好的武器,他们都很羡慕沈小鱼的才能。


送走了三个徒弟,沈小鱼也松了口气,之后就被聂帧叫回去了。


“你这三个徒弟带得怎么样?还能继续带吗?”聂帧说道,沈小鱼本来就实力不俗,她带出来的徒弟肯定也不能弱了!


沈小鱼苦笑:“还带啊?”


聂帧也笑着说道:“要是觉得累,就隔段时间再带吧,现在工部的确是缺少新人。”现在正处于百废待兴的时候,地方上也是缺少有真本事的人。


沈小鱼其实也不是多累,就说道:“也好,我缓几天,过几天就能继续带人。”既然是吃着工部这碗饭的,这时候有事也不能说推掉就推掉。


聂帧点头,也算是难为了沈小鱼,毕竟已经成婚,生活的重心总归是家里。


沈小鱼乐呵呵的走了,这几天又能划水了,聂帧则看着沈小鱼的背影叹了气。


没几天,沈小鱼就收到了聂帧的喜帖,聂帧要成婚了。


“聂大人才成婚吗?”沈小鱼问了一句,关于聂帧除了知道是右相的侄子这件事以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武运消息灵通耳朵长,就说道:“聂大人这都是第二次成婚了,算是续弦,头一个命苦,没了。”


沈小鱼唏嘘,没想到聂帧还有这样的过往。


“那送点啥好呢?”沈小鱼说道,这些日子光随份子都随出好多东西了,不说钱多钱少,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啥可送的了。


武运说道:“刚才我从工坊过来的,他们想着给聂大人打一张鸳鸯床,我琢磨要不也去加入一下。”


“那能不能也算我一个?”沈小鱼说道,聂帧是她的上峰,总要表示一下的,可是送得好了差了,也容易落人口舌,送的不好,聂帧嫌弃她小器,送的太好,同僚又要怀疑她是拍马屁,虽说她拍马屁也没有什么意义。


武运笑着说道:“怕是不行了,加入的人不少了,你再去,这也说不过去了。”大家都是图着省心省事。


沈小鱼苦笑,最后说:“那我就做一个妆匣吧。”


“这倒也行,很符合你的风格,你这手艺一出手,估计新娘子能挺高兴的。”武运说道。


沈小鱼点头,也不用做的多大,聊表心意也就算了。


…………


相府


聂远怀最近很是欣慰,侄儿一直都不想续弦的事儿都快成了他的心病了,之前还不能提,一提聂帧就直接住在衙门,家都不回了,这回好了,前几日夫人又提起了自己的那个外甥女的事儿,这次聂帧倒是答应了,夫人原本准备的那些话一句都没派上用场。


“老爷,我总觉得这桩婚事不太妥。”聂夫人嘀咕了一句,心里有些不踏实。


聂远怀疑惑:“怎么不妥了?当初不是你极力撮合的吗?怎么人家答应了你又觉得不妥呢?”


聂夫人就说道:“原来怎么都不肯松口的事儿,这次一下就点头了,我连劝都没有劝这孩子就答应了,总觉得他还是有心事。”


聂远怀现在哪里还管得了聂帧是不是有心事了,哪怕聂帧说现在想缺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他都同意了。


“原来以为这孩子不想再娶是在乎外界说他克妻的话,我感觉咱们也都想错了,他可能是心里有了别人了。”聂夫人说道,女人的心思总归是细腻,只是她明白的太晚了。


聂远怀纳闷:“就算是心有所属,他想娶谁直接说出来,咱们去提亲就是了,以咱们家这门第,估计就是世家嫡女也娶得来的,他又何必……”


聂夫人咋舌:“老爷,我都要怀疑你到底是怎么能在朝中为官这么多年的,那孩子不提,肯定是有原因的,那女子估计不是有了亲事就是已经成婚,聂帧这孩子从小就心事重,有违礼法的事情,他也断然不会做的。”


聂远怀这次算是搞明白了,那这次答应续弦,怕是……自己的心上人以后也没有了指望,那娶谁也就都一样了。


聂夫人有点后悔了,说道:“老爷,你说我是不是办了件错事啊,我那外甥女是新寡,聂帧不在乎这些是好,可是成婚以后,怕是对我这外甥女也不会太好的。”毕竟不喜欢,硬拉扯到一根红线上去,夫妻到最后成了仇,这可怎么办?


聂远怀摆手:“那不能,聂帧的品行端正,绝对不会苛刻妻子的!”这点他是有信心的,日子嘛,都是慢慢过的,时间一长也就有了感情了!


聂夫人想着这事情也只能等着自己的外甥女自己来解决了,留不留得住男人的心,就看自己有没有本事了。


聂远怀叹气,他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宫里的事情还乱的一团遭,太子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东宫的情形真的是风雨飘摇了。


几天后,顾思言终于传出消息来,三皇子终于醒来了,秦怀瑾得了消息之后,也终于松了口气。


“你要入宫去吗?”沈小鱼问道,现在三皇子醒了,秦怀瑾肯定放不下的。


秦怀瑾点头:“要去看看,而且现在情况也要让三皇子都知道,要不然,怕是之后还会出事,太子现在还没醒,弄不好,怕是太子的命真的保不住了。”在太子和三皇子中间,他自然是觉得三皇子更适合当皇上,但是三皇子没有谋反的心,太子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不然就算三皇子成为了储君,怕是后世也要多有猜测,名不正言不顺了。


秦怀瑾匆匆的离开了宅子,沈小鱼就叹气,红枣这时候端茶进来,看沈小鱼唉声叹气的就问:“少爷走了,你咋这么不高兴?”


沈小鱼苦笑,说实话,她都怀疑秦怀瑾是不是和三皇子有一腿了!


晚上沈小鱼看都月上柳梢头了,也不见秦怀瑾回来,有些担心,结果秦怀瑾一晚上都没有回来,弄得她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奔着宫门口去了,实在是坐不住了。


之前也入宫去过,主要是打听顾思言的消息,现在终于能理解陆蝴蝶这几天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可是沈小鱼一到宫门口,却被侍卫给拦住了,说什么都不让入宫了。


“为啥不让进宫去啊?”沈小鱼问道:“要不能不能帮我给渔阳公主传个话?”


侍卫摇头,面孔也是沈小鱼不认识的生面孔,这让沈小鱼更加不安,但是现在进不去,宫门口的值岗也都变成了重兵把守,她也只能回家去了。


沈小鱼一到家,发现陆蝴蝶也来了,见沈小鱼回来了,就说:“我早上去宫门口看过了,已经不许进出了。”她是觉得事情不好,才来找沈小鱼,结果沈小鱼这个有特权的都不能进了,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稳住,这个时候不能胡思乱想!”沈小鱼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也没有踏实到哪里去。


两人等到了中午,红枣饭菜都摆上了桌,两人全都没有食欲,就那么坐等着。


结果到了下午的时候,秦怀瑾才回来了,一脸的疲惫,看到沈小鱼的时候,才露出一个疲惫的笑。


“你可回来了!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沈小鱼上前问道。


陆蝴蝶也急了,就问:“我们家顾思言呢?出来了没有?”


“出来了,我们前后脚!”秦怀瑾刚说完,陆蝴蝶就一溜烟的跑回去,赶紧回家看看顾思言!


秦怀瑾揉了揉头,就说:“先让我睡一会儿吧。”


“睡!”沈小鱼赶紧给秦怀瑾去铺床,这宫里的两天一夜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就算再好奇,也不急于这一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