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她为什么要结党营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工部衙门的人现在都转成了围观群众,大家虽然讨厌温熙总是克扣他们的金贴,但是现在也不是说金贴的时候了,他们就等着看聂帧赶紧把温熙给挤走,永除后患。


沈小鱼在工坊里和几位师傅聊了好一会儿,也知道最近衙门是非多,想着这些日子就别来了,万一让温熙看着,指不定她也成了聂帧“结党营私”所结党的人了。


聊完了,沈小鱼也该走人了,结果人还没有走到门口,温熙的狗腿子小厮就过来了。


“沈大人,温大人有请,还得请您移步来一趟。”小厮陪着笑。


胡师傅他们一看这么快就找上了沈小鱼,就低声骂一句:“和咱们倒是一脸的狗屎,碰着厉害的就一脸的谄笑了!”


那小厮仗着背后有温熙撑腰,对衙门里的技师和官员都敢甩脸色,也就遇上沈小鱼这样的人物不敢,真应了狗仗人势的话了。


沈小鱼知道这小厮就是个传话的,就跟着小厮去见了温熙。


到了门口,小厮就留在门外,沈小鱼一进门就看温熙正扶额头疼。


“温大人。”沈小鱼行礼,心里想着这温熙还知道啥叫头疼?


温熙听沈小鱼来了,就抬起头看向沈小鱼。


“沈大人,你也是这衙门的中流砥柱了,今儿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沈大人说。”温熙话音一落,沈小鱼直接哭笑不得了。


“哎呀温大人您可别这么说,我就是个妇道人家,在衙门也就是个技师,哪里就中流砥柱了,温大人您可别闹啊!”沈小鱼可是知道这套路的,摆明了就是戴高帽子忽悠她,她有自知之明,温熙这八成就是先礼后兵,礼过后了就是要让她干什么了。


沈小鱼的话让温熙更头疼了,说道:“沈大人也不用妄自菲薄,在这衙门里,沈大人可是举足轻重,多少技师匠人都唯你马首是瞻!”这衙门的人才沈小鱼要用绝对能请的动,面子可是大大的。现在他在衙门内想要拉拢人,本质上应该就是谁掌握了沈小鱼,就算是掌握了所有的技术人员了。


“温大人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家里还有孩子呢!”沈小鱼说道,这个时候也不想和温熙扯上什么关系。


温熙无奈只能直入主题,说道:“现在聂大人在衙门内结党营私,这事儿你知道吧?”


“啊?什么结党营私?我不知道啊!”沈小鱼赶紧装不知道,这温熙指不定要捅到哪团子马蜂窝上,啥都不掺和,爱咋在地!


温熙看沈小鱼这是摆明了不想和他一条心,就说道:“沈大人,我现在这么和你说绝对是给沈大人留了余地的,难不成沈大人真的要与我为敌!”


沈小鱼赶紧说:“温大人啊,您瞧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呀,我哪能啊,我也不敢啊,您是尚书,我就是个小小的技师,在这衙门您最大,我哪敢和您为敌,您说这话我可不懂啊!”


温熙眼睛一眯,就说:“别以为你为了聂帧拉拢衙门内部官员的事情我不知道!”


“恩?”沈小鱼这次是真的愣了,她什么时候“为了聂帧拉拢衙门内部官员”了?


“温大人,您可不能胡说,结党营私可不是小罪名,我可经不起您这么折腾!”沈小鱼说道,刚才抖机灵还能带着点笑意,这会儿可就半点笑不出来了,这温熙是想冤枉她!


温熙脸色也一愣,既然软的人家沈小鱼不吃,那他就只能来硬的了!


“沈大人,你拉拢那些技师不就是为了和聂帧邀功吗?你给他们送信,无非就是想让他们都站在聂帧那边。我倒是有些好奇了,聂帧到底是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样为她四处奔走!”温熙说道,之前沈小鱼让自己的徒弟偷偷给好几位技师送信的事儿,他可知道了!


沈小鱼直接冷哼一声:“温大人,你要想冤枉我,那就拿出证据来,我送的什么信你知道吗?”简直要笑死人了,她送的就是普通的首饰订单和画好的花样,这算什么结党营私?他们是陷害忠良了还是贪国库的钱了,怎么就陷害忠良了?


温熙一看沈小鱼还这么腰杆硬,还真有点心虚,因为那些信他一直都没有找到,他也让小厮们趁着衙门的技师回家的时候去他们的小屋里搜索过,什么都没有找到!


“沈大人就这么有自信我没找到一封信?”温熙想要诈一下,反正沈小鱼送来那么多封信出去,就不信沈小鱼那么有信心一张都流不出去!


结果沈小鱼当场就说:“要是找到了就拿出来,要是找不到,明日我弹劾的折子就送到皇上面前去,温大人这样平白诬赖我,我就让皇上来给我评理!”


沈小鱼自然是有信心她送出去的信封全都回来了,毕竟信封里的都是订单和人家买家订好的花样,等人家取货的时候全都要拿出来用的!众位技师平时帮忙做首饰也都是回家以后才做,在衙门里从来不干自己的私活,所以平时都把单子带身上,回家的时候也是一块拿回去用的,温熙要能找到一份都算她沈小鱼输!


沈小鱼说完扭头就走,也不管温熙说什么,现在是温熙要撕破脸,也不是她沈小鱼做了什么错事,谁怕谁?她自认为不是一个无理也要辨三分的人,但是人家都把屎盆子扣到她头上了,那她也不能真的连个屁都不放!


温熙有点慌了,现在他的确是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沈小鱼帮着聂帧结党营私,再加上秦怀瑾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估计弹劾的折子都不用经别人的手就直接放到了皇上面前去了。


沈小鱼出了衙门,回头撇了撇嘴,上奏折这事儿她刚才也就是吓唬温熙的,秦怀瑾今晚上回不回来都是一回事儿呢,谁帮她递折子!


回了家,沈小鱼就先洗了洗澡,大热的天和温熙扯皮也是费了点力气。


洗澡过后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后厨那胡叔就准了点酸梅汤,准备晚饭开餐钱让沈小鱼先开开胃。


沈小鱼直接喝了一碗,春芬就劝说:“少奶奶慢点喝,凉。”


“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在衙门和那个‘瘟鸡’说得我口干舌燥不说,还惹得一肚子气!”沈小鱼说完就又喝了两杯茶,这才感觉缓过来点。


天色也不早了,红枣就让人上菜,沈小鱼一看都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就问:“少爷没回来嘛?”


红枣摇头:“还没有。”


春芬就说:“少奶奶先吃饭,边吃边等。”


沈小鱼笑着,那就边吃边等吧,也不知道人什么时候才回来。


到了晚上,沈小鱼看月上中天了人还没回来,就知道今晚是回不来了,城门也关了,城中还宵禁,估计最早也是明天了。


沈小鱼睡得不踏实,以前就算秦怀瑾不回来,也会告诉他人在哪,要么在宫里伴驾,要么就是衙门忙着,这次人走了不知道去哪里就夜不归家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


第二天一早沈小鱼就醒了,睡不踏实躺着也难受。天色才刚刚擦亮,红枣和春芬也都没起,她趁着这会儿天还不热,就在院子里坐一会儿。


秦怀瑾是赶在城门刚开门的时候回来的,大门一晚没锁,他就直接回了院,然后就看着沈小鱼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


“怎么醒得这么早?”秦怀瑾出声问了一句。


沈小鱼一听是秦怀瑾的声音,原本还呆滞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一抬头就看是秦怀瑾回来了。


“你回来啦!”沈小鱼开心了,之前所有的惴惴不安和五脊六兽在见到秦怀瑾这一刻就一扫而光了。


秦怀瑾上前来,说道:“穿的这么少就在这吹风,有晨露的!”


沈小鱼摇头:“没事啦!”然后就拉着秦怀瑾先进屋。


秦怀瑾身上风尘仆仆的,沈小鱼就问:“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昨天本想在关城门之前回来的,结果到了城门口眼看着人家城门就关了,我就在城外住了一夜的马车!”秦怀瑾苦笑道:“有点风,有点风灰尘,就弄成这样了。”


沈小鱼心疼,拧了个帕子让秦怀瑾擦擦脸,把外衫先脱掉。


“等一会儿家里人都醒了就能洗个澡了,你累不累,先睡一会儿吧,洗澡什么时候都能洗!”沈小鱼说道,这天色,什么都不干光喘气儿都能出汗,趁着这会儿还没上来热气,赶紧睡。


秦怀瑾点头,在马车上也睡得不好,哪里都不如家里睡得让他安心。


看着秦怀瑾睡去了,沈小鱼就先去了门口,把脏衣服先拿出来。


红枣和春芬端着水盆这会儿也来了,看沈小鱼醒了,红枣刚要说话,就被沈小鱼一个噤声的动手给阻止了。


“小点声,人回来了,正睡着呢!”沈小鱼小声的说,然后把脏衣服交给红枣:“等人醒了就洗澡,让后厨烧两锅水。”天就算热,也不能直接用凉水洗,对身体不好。也许是早前就对秦怀瑾的小身板没有什么信心,现在沈小鱼在秦怀瑾的健康问题上可是拿捏的死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