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可是砸城墙用的杀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沈小鱼也就只能旁观看着了。


秦怀瑾缓了一口气,他爹也是有太有正事儿……


“今日来带了些补品,希望母亲新年安康。”秦怀沐把带来的东西送上,也想赶紧告辞了。


钱月梅一看,人家送了东西,按理说,她也该给了红包意思一下,不过她也没想到秦怀沐会自己上门,更没有准备回礼的红包了。


沈小鱼一看,就说:“夫人原本也给大公子备了礼。”然后就赶紧把自己刚才回去取的东西给拿上来。


盒子里是她自己做的一套笔墨砚,送人也拿的出手。


钱月梅脸色缓和了一些,就说:“既然来了,就留饭一块吧。”


“不了,书院这时候人手太少,我也不能太长时间离开,这就离开了。”秦怀沐说道,这要在吃饭,估计吃什么都得消化不了。


钱月梅也没有再留,原本也是客套话。


送走了秦怀沐,钱月梅的脸色就不好,秦怀瑾就对沈小鱼说:“一会儿我去劝劝娘,你就别过来了。”免得钱月梅又不高兴,再拿沈小鱼撒气。


沈小鱼点头,说道:“好好安慰一下吧。”这种事情也是很难接受了。


秦怀瑾回了钱月梅那,看着亲娘这个养子,他这个当儿子的也是心疼。可是他作为儿子,也不能贬损自己的爹,就说道:“娘,既然二娘有了身孕,您就更不该来京都城了。”


“不来这,难不成在家看着他们再生个小孽种啊?”钱月梅没有好气,平时可能会回娘家,但是现在她也怕被嗤笑,丈夫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和小妾生了孩子,她这个大老婆,还有什么颜面?


秦怀瑾也是无奈,自己的娘也是受了委屈了。只是他娘这个时候出来,等再回去,府里怕是也没有他娘的地位了。


沈小鱼回了房,就在想,钱月梅也是可怜人,就算秦老爷处处让着,也不是本着对妻子的爱护和尊重,可能更多的是想减少麻烦吧。


红枣过来送茶,看沈小鱼发呆,就说:“姑娘,没事儿吧?”


沈小鱼苦笑一下,说道:“没事,春芬呢?”


“去给夫人送茶了,刚才我看胡叔回来了。”红枣说道。


一听是胡叔回来了,沈小鱼就去厨房,蹭点吃的。


胡叔锅里正蒸着米糕,沈小鱼老远都能闻到香甜味儿。


“胡叔,忙着呢?回来的这么早啊?”沈小鱼嘿嘿笑着。


胡叔点头:“早点回来,也能给家里省点粮食啊!”胡叔笑着。


“叔家里还有什么人啊?那天看的姑娘水灵灵的,真是叔的闺女啊?”沈小鱼问道。


胡叔从岸上拿了一条刚搓好的牛乳糖给沈小鱼,说道:“看着不像啊?”


沈小鱼吃人家的嘴短,就说:“闺女太漂亮,和胡叔还真不咋像!”


胡叔笑着,沈小鱼夸他姑娘漂亮那句他听了就行了。


“随他娘,他娘就水灵,当初嫁给我的时候,丈母娘气得快要上吊,村里人也都觉得一朵鲜花掉了粪坑。”


沈小鱼听着,感觉自己好像也…然后就摇了摇头,她不是粪坑!


“那婶子到底喜欢你啥啊?”沈小鱼问道。


胡叔笑着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啥好,所以这些年啥都干了,想要多赚,让她和孩子都过好日子。我这腿啊,原来也是好腿,后来做工的时候伤得,那时候日子难熬,后来为了生计,就当了厨子,这才有了好转,折腾了大半辈子了,就是不想让她后悔嫁我。”


“婶子一定过的特别幸福!”沈小鱼看着胡叔,胡叔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


胡叔哈哈笑着,又拿了一块桂花糕给沈小鱼:“你起来我这骗吃骗喝来的吧?”不过沈小鱼这话,他乐意听!


沈小鱼笑着,每个人冷不丁一看都很平凡,可是平凡背后又有不一样的经历,哪怕只是小人物,他们也做些自己家人的英雄。


沈小鱼吃饱喝得了,就回了房,闲着也是闲着,就算了算过去一年的盈余。


一开始她的本钱就只有钱月梅给的不多的生活费,虽说后来钱月梅也让人再送钱来,也都被秦怀瑾退回去,如今赚到的,也不少。


金鱼坊现在也小有名气,她手里的钱也够大一点的铺子,等年后了,她就也把换铺子的事情提上日程。


正月初三的时候,沈小鱼去工部衙门看了看。衙门里从来都是有人,沈小鱼到了,正好看到武运拿了木料,就凑过去了。


“你来的好早啊!”沈小鱼说道,一般年后最早就是初六才开工。


武运说道:“我老家也不是京都城的,过年在哪也一样。”他是要成为技师的人,要珍惜时间才行,明明沈小鱼比他还小那么几岁,却比自己更厉害,他也着急。


沈小鱼笑着,然后说:“姚大人来了没有?”她今儿带了自己的草图来的,让姚大人给瞧一瞧先。


“来了!”武运快说完就先忙自己的。


沈小鱼去找姚成,姚成看沈小鱼来这么早,也是很意外。


“姚大人,我画了个草图,大人给瞧瞧?”沈小鱼笑嘻嘻的说道。


姚成一听,就说:“这么快就出草图了?”


沈小鱼点头:“我也没别的事儿,这几日就想让姚大人给看看。”


“那敢情好,来,我瞅瞅!”姚成笑着说道,沈小鱼来工部才一月不到,就算是草图,也应该只是个大概而已。


沈小鱼把背后的竹筒拿下来,拿出了里面卷着的图纸,找了张还算平整的桌子,就把图纸给铺上了。


姚成起身过来,仔细一看,眼睛一亮,问道:“你画的?”


“恩,还不太好,工部这边的东西也都很正规,我研究了几天,只能画的大约看懂,和那些图纸比,不是一个级别的。”沈小鱼说道,她现在的图纸和那些工部大师画的,还是有差距的。


姚成挑着眉,工部已有的大师无一不是三十年往上的老师傅,这沈小鱼才来几天,就已经能画成这样,已经足够让他惊讶了。


图纸上该有的标注也都标了,有的文字符号也是工部专用的标记,沈小鱼上手的速度还真是不慢!


“大人?咋样?”沈小鱼满眼的期待,是希望自己这最初搞能方向对,这样她也能继续往下继续完善。


姚成愣神之后就赶紧回神,只看画图还不算什么,图的内容才算是主要的。


姚成细细的看这图,沈小鱼也不着急,袖子里拿出前日胡叔给的半条牛乳糖,嘎崩嘎蹦的嚼着。


姚成越看越皱眉,这看完了图纸,就看了看沈小鱼。


沈小鱼看姚成看自己了,就笑一笑,还要把手里的牛乳糖往前还递一下:“姚大人要吃?”


姚成摇头,继续看图纸,心里一阵恶寒。


投石机虽然只是一个器具,但是也是战场上的重要物件,不是等闲之物。从构架的结实程度,再到功能的流畅,再到可以承受的石块重量,还有射程,沈小鱼这图纸上,都有一个预测。


“小鱼啊,你这预测有实验过吗?”姚成问道。


沈小鱼噗一笑:“哪能实验?这投石机这么大,我自己一个人,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哪能做的来?”


姚成也是糊涂了,竟然问这么笨的问题。


沈小鱼说:“对了,忘了个东西了,我回家拿一下!”说着就匆匆跑回去,独留姚成一人。


姚成看着图纸,就琢磨,这工部以后也是后继有人了,这投石机一做成,这沈小鱼怕是能直接做个技师,封个像样的官也不差的!


沈小鱼匆匆回家,拿了块布把自己之前做的袖珍的模型一蒙,就给带走了。


到了工部,姚成已经把图纸都看完了,很是心满意足。早前也知道沈小鱼在京都城开一个杂货铺一眼的小铺子,也没太往心里去,毕竟是靠着一手书画闻名的,和他们工部也不怎么搭边。


“姚大人,这是我做的模型。”沈小鱼把东西一放,就掀开了蒙着的布。


姚成一眼,眼睛一亮,虽说只是一个只有一尺高的模型,但是各个零部件也都弄得很是像样。


“小鱼啊,你这个……不得了啊!”姚成说了一声,就拿起模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全都看一遍。


都是内行,看的地方也都是关键位置,最后姚成说道:“这东西可不能让别人看着啊,你来的时候是蒙着布来的哈,除了这张图纸,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图纸了?”


“家里有一张,不过乱糟糟的,剩下的都在这了!”沈小鱼指了指窗边的桌子,她一直都在那研究来着。


姚成赶紧过去,把那些图稿都拿起来看了看,最后说道:“就留这一张,剩下的都烧掉,你家里的也烧掉!”这东西要是流出去了,可就是大事儿了!


沈小鱼还挺意外,说道:“这么厉害吗?”


姚成咋舌:“这可是攻城用的,城墙都砸的碎,人?沾着就死!”


沈小鱼脑子一下子空白了,她以为她做的就是一件东西,现在才知道,这东西,是杀人用得!心情更一下就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