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说好的劝说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小鱼去追人,苏凝的腿脚本来也不是多快,两条半街就把人给追上了。


“苏……公主,别跑了!”沈小鱼把人拦住,主要也不敢拉扯,人家是公主,哪里是她能拉扯的!


苏凝停下脚步,看着沈小鱼,边哭边说:“你咋就是个女人啊!”


沈小鱼也无奈:“公主……苏姑娘别哭了,我就是个女人,姑娘因为我一个女人哭也不值得。我也从来没想过要骗姑娘,姑娘要是生气,就……打我吧。”公主打两下也就算了,这次的祸事也是她闯的。


苏凝在宫里已经哭过好几波了,皇上皇后也来安慰过,可是她就是想不开。


皇上是想为了朝廷笼络一个人才,别管是男是女,这沈小鱼也的确是好用的,苏凝就算是公主,也没办法干涉前面朝廷的事儿。


“我哪里敢打你!”苏凝边哭边说:“你现在得意了!”


沈小鱼叹气:“苏姑娘是不知道的情况,现在我还真的希望,自己生下来就是个男子就好了。”


苏凝看着沈小鱼,明明自己是受害者,怎么好像沈小鱼像是吃了亏的?


“你还希望是男子?那我就和父皇说,女的我也嫁!”苏凝说完就又跑了。


“哎?”沈小鱼这次也没有再追,现在她去安慰,好像也有点不合适了。


沈小鱼回了铺子,程灵思还没走,就说:“你也回家吧。”沈小鱼说着。


“刚那小姑娘是谁啊?哭成那样子,我见犹怜的,不会是你勾引的单纯少女吧?”程灵思这一说,沈小鱼更觉得心里堵挺慌,就说:“是,身份还不低。”


一听还真是被迷的小姑娘,程灵思就哈哈笑起来:“该,让你处处留情!”


“我哪有处处留情?”沈小鱼说道:“我都是保持距离的好不好!”


程灵思咋舌:“就是这样才让人动心呢,你一保持距离,人家还反倒觉得你是谦谦君子,更稀罕你了!要不是早知道你是女的,我爹一开始还要让你当倒插门来着!”


沈小鱼有点懵:“你说我穿个男装,有这么有魅力吗?”


“我是觉得你还是换回女装的好,反正大家也都知道了,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这么一说。”程灵思说道。


沈小鱼想了想,最后就说:“走,去你家。”


“啊?”程灵思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沈小鱼这是要做女装买布料了!


沈小鱼回了家,别的订单也都不着急,在先把自己的衣服弄出来。她既要让人看得出她是个女子,又得做的方便出入工部衙门,这样式就得做的特别一点。


秦怀瑾听说沈小鱼回来了,就过来看看,见沈小鱼正在裁衣片,就问:“又收了订单了?”


“给我自己做的。”沈小鱼说道,她这最不缺的就是衣服,以前自己也不是很注重,就一直穿着书生袍子,都没怎么给自己做啥新衣裳。


秦怀瑾说道:“看你这布料,做女装?”


“恩,女装。”沈小鱼说:“许久没穿,我怕穿了别扭。”她男装习惯了,外穿女装,怕是走路都要五大三粗了。


秦怀瑾看沈小鱼认真做衣裳,就说:“明天朝廷就会派官下来了。”


“恩?这么快?”沈小鱼一听是要派官了,就问:“那我怎么跟着去啊?”


沈小鱼现在也是有事干的,离不开京都城。


秦怀瑾说道:“没事,我自己能照顾自己的。”


“不成,你就算会做饭,可是生活自理还是存在问题的啊。”沈小鱼说道。


秦怀瑾翻了翻白眼:“数你最没有资格这么说我。”好歹他还能做个饭饿不死,沈小鱼是直接能饿死。


沈小鱼叹气:“都这么晚了,你还在我这屋里,夫人知道了,又要找我算账了,你还是先回去吧。”现在她也不去钱月梅那露脸了,基本就是躲个清净。


秦怀瑾说道:“明天一过,咱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块了。”


“恩?你想到什么了?”沈小鱼问道。


秦怀瑾但笑不语,就是不告诉沈小鱼。


从沈小鱼那院子离开,秦怀瑾直接去了钱月梅那。


“娘,我希望娘能答应我和小鱼的婚事。”秦怀瑾很是开门见山。


钱月梅皱着眉,很是不悦,说道:“能不能不要再和我说这些了,我是不会同意的,你怎么说,我也不会同意的。”


秦怀瑾说道:“明日派官的圣旨就下来,我也想在走之前把婚事先定了。”


钱月梅挑眉:“既然如此,娘也自会为你寻找好人家的姑娘,为什么非要是沈小鱼?沈小鱼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汤了?怎么就非她不可了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中了毒,也可能是中了邪,娘怎么想都行,我反正是要娶小鱼。”秦怀瑾说道。


钱月梅脸一黑,就说:“不准,你说破大天也没有用!”


秦怀瑾这时候说道:“娘若是不答应,明日派官的时候,我就直接称病。”


钱月梅一愣,随即就怒火上头,说道:“你竟然要用自己的前程来威胁为娘吗?”


秦怀瑾直接跪下,也不做声,既然已经下了决心,总得有一件事得办成。钱月梅不喜欢沈小鱼而已,但是沈小鱼会是一个好媳妇好妻子,钱月梅现在一时算不过来账而已,以后会知道沈小鱼的好的。


钱月梅看秦怀瑾这是铁了心的要娶沈小鱼,就直接说道:“好,我倒是不知道,我养出你这么一个痴情的种子!你威胁娘是不是,那我就去问问小鱼,是不是她给你的出的办法!”然后就大喊福安过来,让把沈小鱼给带来。


沈小鱼正在房里穿针引线准备开始缝衣服了,福安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了。


“小鱼姑娘,出大事儿了,夫人叫你过去呢!”福安擦着汗。


沈小鱼意外:“夫人要见我?”钱月梅现在应该看她一眼都糟心,大晚上的怎么会叫她?


“先过去吧,我路上和你说!”福安说道。


一路上沈小鱼听了福安的话,才知道秦怀瑾要用自己的前程来让钱月梅点头,也是心惊。


“这哪里行?拿自己的前程来开玩笑呢么!”沈小鱼皱着眉头说道。


福安点头:“所以这事情还得是小鱼姑娘去劝,你的话,少爷肯听的!”他也跟着秦怀瑾多年,秦怀瑾这人看着乐呵呵的,但是脾气还是很固执的,若是自己认准了,八头牛都拉不动,现在只能指望沈小鱼去劝动秦怀瑾,让他少做傻事!


沈小鱼一到,进了门就看到秦怀瑾正跪着,脸上全都是坚毅之色,钱月梅正头疼扶额。


见沈小鱼来了,钱月梅就直接说道:“沈小鱼,当日你们父女眼看就要饿死,是我们秦家给你们粮食,后来你们村又是瘟疫又是大水,你又是靠着秦家才能活命,你怎么还能在今日恩将仇报呢?”


沈小鱼听着钱月梅的话,一开始好像听着是这么回事,仔细一想,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夫人,我没有恩将仇报。”沈小鱼说道。


“你没有恩将仇报,你怎么撺掇怀瑾用自己的前程来要挟我,要我同意你们的婚事?”钱月梅说道:“我儿寒窗,难道你也要看着他就这么竹篮打水一场空?”


沈小鱼说道:“夫人,少爷做的决定,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撺掇他。”


钱月梅一脸的怒意,可好歹也是有气度在,不会动不动就歇斯底里,最后说道:“那你现在是想怎样?就看着他这么一直跪着?”


福安这时候冲着沈小鱼使眼神,秦怀瑾从小到大也没有罚跪过,哪里受的住?


沈小鱼看着秦怀瑾还是没有动摇,就直接说道:“我和他一块跪!”然后也跟着跪下了。


福安一愣,说好的劝说呢?


钱月梅看着一个两个都这样,就说:“你还说不是你撺掇的!”


“我真的没有撺掇,但是少爷为了我,做到了这样的地步,那我就和他一块,我不会拦着他!”沈小鱼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一开始想的那些让钱月梅同意的美好愿望已经不可能达到了,秦怀瑾都已经用了强硬的办法,那她就和秦怀瑾站一块,秦怀瑾干啥她都支持!


钱月梅一听,就说:“你是真的要看他毁了前程吗?”


沈小鱼咬了咬牙就说:“毁就毁,他要毁,我也拦不住!”


“你!”钱月梅算是忍不了了,就说:“行,你们要跪是吧?跪吧,跪断了腿,我也不会点头的!”


钱月梅刚要走,沈小鱼就连忙高声喊道:“少爷,秦家还有一个大公子也中了榜,少爷以后做不了官,我养少爷,我好歹也是正七品呢!”


钱月梅一听,气得都要吐血,指着沈小鱼的鼻子半天一句话说不出来。


沈小鱼挺着摇杆,就算跪,也跪的直直的!


钱月梅给气走了,福安就说:“哎呦我说两位祖宗啊,让我说什么好啊!”然后也无奈的走了。


秦怀瑾看向沈小鱼,脸上也都带着笑意,只要沈小鱼和他站在一块,他就有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