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新的兴趣所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姚成到底找自己什么事,沈小鱼在路上的时候也问了武运,可是武运也不知道,只说姚成找的挺着急的。


沈小鱼到了工部衙门,就直接去了姚成那。


姚成见沈小鱼来了,就说道:“你终于来了,不过今儿打扮的终于有个姑娘样子了,挺好!”看着沈小鱼这样好看的样子,姚成看着也觉得顺眼。


沈小鱼笑着,自己以前的男装样子到底是有多么的被嫌弃啊!


“大人是有什么急事?”沈小鱼问了一句,看姚成的样子,好像还不是什么火烧上房的急事,倒像是……开心激动的样子!


果然,姚成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沈小鱼挑眉,问道:“什么好消息?”只要是好消息就行,总比坏消息强。


姚成说道:“皇上要调我去内阁了。”


“啊?”沈小鱼惊讶,问道:“为啥是去内阁啊?”工部的人除了尚书大人有一个固定的位子,其他的也都是文官学士一类的居多,这姚成还只是侍郎,难不成是……


“难不成大人是要当尚书了?”沈小鱼好奇的问道。


姚成笑着摇头:“哪有,咱们吴大人身体还英朗,再干几年都不成问题,我要接班还早呢!”


沈小鱼就问:“那是……?”


“是去做内阁的议官。”姚成说道。


沈小鱼一听,就眼睛睁大了,说道:“真的啊?不过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啊?”


内阁议官这个职位也不是轻易能当的,必须是学识渊博的人才当得,讨论的也都是国家大事,还有就是宰相这一位置也多有议官出身的人。


“你还不信,圣旨还没下而已!”姚成说道。


沈小鱼笑着,就说道:“大人啊,你说咱们这要是吏部或者是户部嘛……,出个议官倒也再正常不过,可是这工部……我总觉得不太像真的呢?”沈小鱼说道这还笑着问:“大人啊,几个菜啊,咋喝得这么多呢!”都醉成啥样了,她就算是女子,有些门道还是知道的,工部出议官?不太可能……


被沈小鱼这么说,姚成也不生气,说道:“你说你这孩子,还拿我开玩笑,你看我像是喝大了的样子吗?”


沈小鱼也知道姚成很少喝了酒还来衙门,就说:“真的?”


“真的!若是以前或许是不太可能,不过如今周边小国还有临近的国都不太安分,皇上也开始重军了!”姚成说道,他也不用多说,这里面的关窍只要一点,沈小鱼这小脑袋瓜肯定也能想明白了。


沈小鱼琢磨着,现在军部的确是被皇上重视了,就算是给军部的拨款也比往年多了些,军部一重视,工部这样提供武器的后勤部门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还真是能被重用了!


“那可真得恭喜大人了,这圣旨一下,大人可得好好的摆一桌,这在咱们工部,可是算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了啊!”沈小鱼说道,如果姚成真的能入内阁做议官,那以后工部也能跟着借光,有什么好事,也有人能多为工部说话了!


姚成笑着,就说:“这也是拖了你的福啊!”


“我?嗨,大人是不是还说那批弩箭的事儿呢?我这不是也捞到了好处了么!”沈小鱼笑着说道,老被姚成夸,自己也该骄傲了!


姚成很是感慨,说道:“我在这工部多少年了,如今也是因为你才能有所突破,当年读书入仕途也是为了能够报效国家,只是占不到高位,很多事情也只能无奈。你说我是工部里第一个当议官的人,我也觉得你是工部这么多年来,头一个能让这一池死水能荡起波纹的人。”在他眼里,沈小鱼真的就是特殊的存在,一个丫头能做到那么多男人都做不到的事儿,他心里也是佩服的。只是可惜了,若是沈小鱼是个男子,以后在仕途怕是也能翻出天,一个丫头,投错了性别,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沈小鱼说道:“一开始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走到这一步的,摆个小买卖,只想糊口度日,可是什么都不想,以后的日子还能怎么过?人生还有那么长,我也不像是短命相,就算只能活到五十岁,我余下的三十四年又该怎么浑浑噩噩呢?所以大人也不用觉得是因为我,在我看来,大人能成功,也是因为大人没有放弃。”


被沈小鱼这么一个小丫头这么安慰了,姚成苦笑:“你这孩子,真是……”然后就吻沈小鱼:“以后若是有事,就去找我,别人我也不一定管得了,你要是有事,我还是能照拂点的。”以后就要离开了工部,官场的事情复杂,有些事情他也无奈,可是沈小鱼这样简简单单的丫头,也惹不出什么事。


沈小鱼点头:“成,有大人这样的大腿在,我怎么能不抱呢!”


姚成一直也觉得沈小鱼很讨喜,看着就洗清,他一把年纪也就只有儿子,没有闺女,倒是和沈小鱼生出了点父女之间的相处模式了。


不过姚成也听说沈小鱼是大学者俞平先生的干闺女了,自己这身份还真是不太够看,也就不去凑热闹了。


姚成开心了一通之后,就先去忙自己的,沈小鱼看自己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听姚成分享一下成功的喜悦,也是哭笑不得。不过来都来了,索性就留在这看看图纸打法时间吧。


沈小鱼已经把工部的图纸看的差不多,还剩下四分之一都是很久以前的,最远的还有前朝遗落的,她琢磨时间那么久远,东西应该也很落后了,就琢磨要不就跳过不看了。


武运这会儿也在找图纸,看沈小鱼来了,就别别扭扭的问道:“你那个……未婚夫是不是要回来了?”


“恩?没有啊?他什么时候他自己还都不知道呢!最快也得过了秋天才行,不过你为啥为他啊?”沈小鱼问道,觉得有些奇怪。


武运说道:“既然不回来,你打扮的这么好看是要干嘛?”


沈小鱼翻了翻白眼:“谁说我打扮的好看就是给男人看的啊?我自己看着我青春靓丽美貌动人的开心不行啊?”沈小鱼说完就低谷:“你们男人啊,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觉得女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们男人!”


武运撇着嘴,他就这么问一句,怎么引来沈小鱼这么多话?不过看着沈小鱼看着那堆老图纸,武运就问道:“这些都是一些民间的野史了,没有什么参考的价值了!”


沈小鱼一听,还来了兴趣,拿了一本说道:“说实话我还真就喜欢看这些野史,有意思有滋味!”她还真就喜欢看这些杂书野史的。


武运无语,不过谁让沈小鱼现在是县主了呢,他也惹不起。


“走吧,一块去看看。”武运也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然后就和沈小鱼到桌案那去看。


沈小鱼看着手里的野书,还真是看的津津有味的,武运一抬头,就看沈小鱼正捂着嘴乐,就问:“要笑就笑,这憋着笑更影响我!”


沈小鱼直接松开手笑,说道:“这个野史也太好笑了,说是一个书生喜欢上了一个千金小姐,每日都偷偷去墙下面偷看那小姐,每天都能看到那小姐在亭子里的倩影,可是三个月之后发现,他一直看的竟然是个木头人,只是那木头人雕刻精巧,手脚会动,眼睛会动。那书生知道之后,就觉得自己被骗了,最后还投河了!”沈小鱼讲完之后又接着笑,想着这书生得多傻,是人是木头都分不清吗?


武运听了,倒是咋舌:“那这书生还真是很专情啊,为了个木头人都能跳河!”


“恩?关键是这个吗?”沈小鱼也不笑了,倒是从没发现武运那么情圣呢!


武运就说道:“不过我以前也看过一本类似的,我估计是那木头人的机括真的很厉害,不过咱们工部那么多的书,我还没有看完,暂时看的这些也没有见到过类似这种东西的图纸,要是有,做一做也不错啊!”


沈小鱼一听,也点点头,能动的木头人,听着的确是不错。不过应该也只能存在传说里罢了,看看热闹也就算了。


沈小鱼又找了几本书,倒是找到一张图纸。


“哎?快来快来!”沈小鱼招唤武运过去,她还真找到了一张,不过做的是牛马的!


武运过去一看,就说:“这图纸,看着很是简单啊!”牛马也是指画了机括,不过图纸旁边也标注了,这图纸是失败品。


沈小鱼看了看,就说:“研究研究啊?”


“不是吧?我觉得意义不大,不过你可以,反正你时间多!”武运说道,沈小鱼是自由的,他不一样,他现在忙的要死,上面也任务不少。


沈小鱼咋舌,就说:“那我自己瞧。”


武运说道:“我是真羡慕你啊!”衙门里的人也都知道沈小鱼的身份,如今是县主了,那些没啥大事的任务更是不会派给沈小鱼,可是他一边要干衙门的活,另一头还琢磨做点东西去沈小鱼的金鱼坊寄卖,实在是分身乏术了。


沈小鱼拿了图纸,就回了自己的小屋研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