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万一人家小心眼儿了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操偶?”萧胥追问道:“你是说那种哄孩子的?”


沈小鱼笑着:“大人也能哄,京都城的戏偶班子也有几个,我看那些夫人小姐的也都爱看。”


萧胥琢磨了一下:“那你也先别走,我就让人找个先回来看看!”


“这不着急,我先多做几个才能看得出来。”沈小鱼说道,现在就这么一个,怕是也试不出什么来。


萧胥点头:“说的也是,你这东西要是需要什么,你也尽管开口,我能使上劲儿的肯定都给你使,这要是真的弄明白了,以后可是要保下不少人命了!”能动是一回事,可是这木头人搭配着弩箭使,还真是大有秒用了。


“成!”沈小鱼笑着说道。


全程聂帧都只能旁观着,看着沈小鱼和军部的人这么熟悉,自己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他这侍郎当的,有没有好像也没有甚的区别啊!


沈小鱼正事说完了,就说道:“天也不早了,我们也得先回去了,有事再吱声。”


萧胥送着沈小鱼出门,聂帧也跟着一块出去,先上了马车。


“东西就先留你这,过几天剩下的我再一块送来。”沈小鱼说完就要先走,不过别萧胥给拉着衣角扯回来了。


沈小鱼有点懵,问道:“萧大人还有事?”


萧胥小声说道:“我说鱼县主,你们这新来的侍郎看着不爱说话,估计是个会玩阴的,你可得小心啊!”


沈小鱼一听,就说:“没事,就算是玩阴的,我也碍不着他什么事,他也没必要和我来劲儿,是不是?”


萧胥看沈小鱼这么没心没肺,就说:“也是有道理,他要是把你哄好了,以后还更有好处,不过也得提防,他这么年轻,能做到这位子,怕也是有垫脚的,小心总没错!”


沈小鱼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然后笑一笑就上了车。


萧胥看着马车走,摇了摇头,沈小鱼没有什么歪心眼儿,但是也难保旁人不是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以后的事情,也是谁都说不准。


沈小鱼和聂帧一路回城,看聂帧不说话,沈小鱼也不出声,马车里气氛也很是低沉。沈小鱼有点犯困,靠着后面的车厢就先闭目养神,这一闭目,就睡过去了。等到地方了,聂帧才上前拍了拍沈小鱼。


“沈大人,到……”结果话没说完,沈小鱼一个“头槌”就顶过来,把他顶的直接坐回去了。


沈小鱼是睡毛了,下意识的一动,自己脑袋磕的生疼,一看聂帧也捂着脑袋,就赶紧问:“聂大人你没事儿吧?”


聂帧感觉鼻子一酸,再一热,之后就看手心有血迹,沈小鱼这一下把他鼻子都撞出血了。


沈小鱼感觉自己真是作死了,上峰才来多久,就被她弄出流血事件了。


“哎呀,出血了,赶紧先堵住!”沈小鱼说着就拿出自己的帕子,二话不说就给捂到了聂帧的鼻子上去。


聂帧自己接过来接着捂,沈小鱼就赶紧下车,说道:“先洗洗吧,要是流血不止,就得找大夫了。”


“不用了,天都要黑了,沈大人就先回家吧。”聂帧摆摆手,鼻子出个血而已,也不是要命的事儿,不至于这么大张旗鼓的。


沈小鱼说道:“那不行,你这还……”


“走吧,我真没事!”聂帧说道,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方静一静……


沈小鱼很是不好意思,只能先回家。聂帧看了看帕子上自己的血,就只能先接着按着,这沈小鱼的脑袋,不是一般的硬……


沈小鱼走到家门口,一进院就问道一股香味儿,喊了一句:“今儿是吃炸酱面吗?”


胡叔这边这上菜,听到沈小鱼的动静了,就说:“是,天儿热了,大家也都没什么胃口,我用凉水过了面条,吃点新鲜的!”


沈小鱼今儿也折腾一大圈,也真是累了,进屋洗洗手就先坐下,孙嫂子过来倒水的时候,就说:“这手上咋还有血呢?你伤哪里了啊?”然后就抓着沈小鱼的手看看。


沈小鱼苦笑:“不是我的血,别人的。”


“谁的啊?”孙嫂子问。


“先吃饭,边吃边说吧。”沈小鱼说道。


红枣成了面,春芬又放了瓜丝配菜,沈小鱼就开始吃饭,胡叔还弄了一些小酱菜,一桌子也很是清新丰富了。


孙嫂子吃了口面,就问:“血是谁的啊?”


沈小鱼说道:“这不是工部衙门新派来一个侍郎嘛,他的。”


“刚来就受伤了?这么完蛋呢!”胡叔在旁边附和着说道。


沈小鱼笑着,说道:“这……我给弄得……”


“啊?”大家都有点惊讶,沈小鱼这……人家刚来就弄出血,以后还不得给沈小鱼穿小鞋啊?


沈小鱼也无奈啊,睡个觉也能弄出流血事件,她也是没地方说理。


“爱咋咋地吧……”沈小鱼说道。


胡叔这时候说道:“要不明天早上我去菜市场买块猪肝,熬点汤你给带去,意思意思也行啊,别真因为这事儿,他再记了你的仇!”


“记仇?这就记仇?不能吧?”沈小鱼琢磨好歹也是个大男人,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


红枣就说道:“京都城矫情人太多,指不定屁大点儿个事儿人家就真往心里去!”


沈小鱼想了想,反正送个猪肝汤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就说:“那也行,熬汤吧。”反则会给你就是个猪肝汤,也不是什么太值钱的,送了她也亏不多少。


第二天一大早,胡叔就拎着食盒过来,里面是已经煲好的猪肝汤,沈小鱼一闻,就说道:“真香,还有没?”


“有,一大锅,早上够咱们吃的了!”胡叔说着还端上一盘子发面烙饼,沈小鱼登时口水就留下来了。


呼噜呼噜吃了一肚子,沈小鱼就准备出门了,琢磨聂帧就算真的小心眼,看在胡叔这汤这么好喝的份儿上,也该消气了。


一路到了衙门,沈小鱼就去找聂帧,正好聂帧也在。


“聂大人,正吃着呢?”沈小鱼问道,此时聂帧手里正捏着个馒头,旁边还放着茶水。


“早上就吃这个?”沈小鱼问了一句,好歹也是个侍郎啊,要不要这么艰苦?


聂帧说道:“昨夜里在这衙门过夜的,随便吃一口就行了。”


沈小鱼赶紧把食盒放上来,说道:“昨天把大人鼻子都撞出血了,大人虽然宽容,但是我也挺过意不去的,这汤就当是给大人赔罪的!”说着就把汤盅和饼子都端出来了,今儿这时机还不错,正赶上聂帧艰苦的时候!


聂帧一看,就说:“这可使不得,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沈小鱼就说:“大人,喝吧,要不我心里不踏实!”


聂帧一笑,也知道沈小鱼是怕他记仇,要是不喝,沈小鱼肯定是怕他穿小鞋。


“行啊,放着吧,以后可别送了,让人看了也不好。”聂帧说道,虽然说算是同僚,沈小鱼却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让人看了,恐生闲话。


沈小鱼看聂帧收了,也就放心了,说道:“行,我知道了。”等下回她再惹祸了估计还得送……


沈小鱼一走,聂帧就看着桌上的汤和饼,这味儿是真不错,当即也不客气,该吃吃,该喝喝!


沈小鱼回了自己的屋,就开始做木头人,这次的木头人她就直接做成男人的样子,军部用的话,弄个女人模样的也不适合。


连着好几天,沈小鱼又在屋里忙着,外面的事儿她也不怎么过问,等再出门的时候,才知道,衙门里少了不少人。


“你说袁师傅回家了?”沈小鱼听了武运的话,就说:“为什么啊?”


武运很是不满,说话的时候都是撇着嘴的。


“还能是为什么,新来的侍郎大人官威爆发,说袁师傅年纪大了,回家养老才对!”武运说道,语气里也带着不服不忿。


沈小鱼皱着眉头,袁师傅也算是她半个师傅,说实话衙门里新来的技师有事请教也都是找袁师傅的。


袁师傅算是衙门返聘回来得,就是为了年轻的技师有难处和可以找个人问一问指点迷津,就算是年岁大了,就这样让人家走,也的确是不合适,就跟被撵走的一样。


“这位新来的大人……真是不好琢磨啊!”沈小鱼说道,然后就说:“袁师傅家在哪你知道吗?”


“知道啊,你要干啥啊?”武运问道。


沈小鱼说道:“去探望一下啊,好歹也教了我不少东西呢,不能真的人走茶就凉吧。”


武运说道:“那一块去吧,我也去。”他也是受人照顾的,去一趟也应该。


两人熬到了傍晚,沈小鱼和武运就往袁师傅家走。


“也不能空着手去吧?”沈小鱼问道。


“那我买点什么吧!”武运说道。


沈小鱼点头,就说:“那我回家取,一会儿在家就在胡同口集合。”然后也先回家了。


刚拐到家门口,就看门口有俩人,沈小鱼一看,就没有了好脸。


“你们要干啥?孙嫂子都躲这来了,你们咋还要上门闹事啊?”


来的赫然就是孙嫂子的的公公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