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世上没有如果的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聂帧看装车也快结束了,就对郑源说道:“过几日皇上怕是就要看看这兵人的成果,军中学控制傀儡的几人,也要抓紧,毕竟十人远远还不够。”


郑源抱拳说道:“聂大人请放心,此时我们枭卫营一定会上心的!”此事也不光是和工部有关,他们军部得了这东西要是再使不出威力,怕是跟谁都不好交代,打脸丢人的事儿,他们可不干。


聂帧回了一下抱拳,之后就目送着马车离开。


沈小鱼松了口气,差事办完了,她之后的日子也能轻松不少了。


沈小鱼回了屋,把东西都规整好,之后看没人注意到自己,就直接溜去了铺子,刚到门口,就看到不少客人都在瞧瞧看看,生意很是火爆!


“小鱼来了!今儿的生意可真是好,七夕早都过去了,咱们这帕子半成品的热度还是一点没有减!”孙嫂子很是开心的说道。


沈小鱼笑着,帮着招呼客人,等这一波客人都走了,沈小鱼就歇口气,倒了茶就和孙嫂子一人一杯。


“这东西还挺好卖的,不过估计过几天就会差一些了。”沈小鱼喝了口水缓了口气说道。


孙嫂子放下茶杯问道:“这是为什么啊?怎么会差?我看挺好的啊!”


沈小鱼摇着手指说道:“生意这么少,又不难,只要会画画,线和空帕子都是小意思,估计过几天就有人开始跟风了!”到时候生意很定会分散出去,再加上成本原本就不高,到时候别家卖的价钱底,她这生意肯定也要差了。


被沈小鱼这么一说,孙嫂子就叹气:“怎么总有跟咱们抢生意的呢!”心情也郁闷了。


沈小鱼咋舌:“所以啊,要想不被抢,就得做出别人都比不了的东西,这次这半成品的帕子只能算是小玩意儿,赚些小钱儿罢了!”


孙嫂子也咋舌:“还是你这小脑袋瓜够用啊!”要不咋说沈小鱼能富裕呢!


沈小鱼回忆了一下从前,当年她娘生病的时候她要是能再大上几岁,或许她娘的病还能拖一拖,多活上几年也说不定。可惜,凡事都没有如果,她那个时候的确是没有能力,她娘到底也还是走了。


孙嫂子看沈小鱼发呆,还一脸的感伤,就问道:“小鱼啊,咋了?哪里不舒服吗?”


沈小鱼回神,就叹气说道:“我娘要是晚几年病死,还能享享福了。”可是就算当年没有病死,之后四合村的瘟疫,还有最后的一场大水,估计也都躲不过。


孙嫂子听沈小鱼这么说,就说:“你也是个苦命的人啊……”天底下苦命人有千千万个,各有各的苦法。


沈小鱼觉得这个话题好像有点太沉重了,就赶紧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晚上我想吃驴肉火烧,不知道胡叔能不能做!”


孙嫂子看沈小鱼这样,就说道:“也没有驴肉,怕是找不着,不行就吃点猪肉馅饼啥的吧。”


“也行!”沈小鱼说道。


孙嫂子说道:“那正好你在这看会儿铺子,我买块猪肉送回去,馅料先预备出来!”


“成,你去吧!”沈小鱼说道,然后就一个人坐在铺子里头。


铺子不小,以前也没有时间好好的看看,现在相比以前那屁大点的地方可是要宽敞许多了,只是地方一大,她看着就会觉得寂寞了那么一点点了。


沈小鱼正坐着发呆,门口就有人进来。


“沈老板。”来人叫了一声,沈小鱼就赶紧回头,一看是惠云帆。


“惠公子,稀客啊!”沈小鱼笑着说道,惠家出手,肯定也不是小买卖,她有得赚了。


惠云帆淡笑着,这时候身后就闪出来一个小小的人影,沈小鱼一看,是先前被自己捡过的惠云丞。


“你也在啊!”沈小鱼笑着问了一句,这小子很是别扭,挺好玩的。


惠云丞说道:“原来这就是你家的铺子啊,看着也不怎么样啊!”


“云丞,莫要胡说。”惠云帆说道,阻止了惠云丞在这瞎说大实话!


沈小鱼看自己的铺子被人嘲笑,也不觉得生气,毕竟和惠家的生意铺子比起来,自己这小铺子还真是不够看的。


“不错了,我之前的铺子,你哥见过,就这么大一点!”沈小鱼说着还比划着,惠云丞一看,就很是惊讶,问道:“这么小,我们家的茅厕都比这要大呢!”


惠云帆直接在惠云丞脑袋上敲了一记,说道:“越发的不知道分寸了。”


惠云丞委屈巴巴的捂着脑袋,然后冲着沈小鱼撇着嘴。


沈小鱼笑着,就问惠云帆:“惠公子今日是……?”


惠云帆说道:“云丞要去京师学堂了,所以来你这定一块沉香古木的砚台。


沈小鱼一听是沉香木的,就说:“手工倒是可以,不过这沉香木,我是没有。”一寸沉香可是比一寸金还要贵,她哪里有。


惠云帆说道:“这个不用沈老板担心,用料我们家自己出,沈老板只要出个手艺就行了。”沈小鱼的手艺他也是信得过的。


沈小鱼点头:“那敢情好,剩下的边角料我也做成香囊!”这东西贵,就算是点渣子,她也不好意思占便宜。


惠云丞这时候说道:“我想要竹子花样的!”


沈小鱼说道:“这又有什么难的!”书生用的无非也就那几样,梅兰竹菊翻来覆去的。


惠云帆说道:“过后会有人把东西送来,沈老板直接把报价告诉来人就行了。”反正惠家也不在乎钱,只要东西好就行了。


“没问题。”沈小鱼说道。


惠云帆说完了话就要告辞,惠云丞此时忽然就问沈小鱼:“你今年多大了?”


沈小鱼一愣,就说:“问这个干啥?”


“你就说多大就行了啊!”惠云丞有些不太好意思,惠云帆就说:“你真是越发的没有规矩了,回去定要罚你抄十遍法华经,让你好好的静静心!”


惠云丞说道:“抄就抄,我也不能白抄,总得把该问的问了啊!”


沈小鱼笑着,就说:“我十六,咋了?”这惠云丞好像的确是有点……皮。


惠云丞问出了沈小鱼的年龄,就摆弄的手指头,就说道:“你十六,我才八岁,我十六的时候,你都二十四了,这个……跨度是不是有点大……?”


惠云帆一巴掌就又拍到了惠云丞的后脑勺上,然后就扭着惠云丞的耳朵拖着人就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说:“告辞了沈老板。”


沈小鱼点头,送客送到门口,看着惠云丞的耳朵被揪着,人还龇牙咧嘴的样子,还咯咯的笑起来了。


惠云丞是惠云帆的族弟,不是一个爹一个妈的,但是感情还这么好,她都有点羡慕有兄弟姐妹的人了。


谈下这么一笔买卖,沈小鱼就找了纸比划着,既然是要竹子的,也不能千篇一律的样子,沉香古木那么珍贵的东西,总得好好的拾掇,若是弄得瞎了,怕是惠家以后再也不会来光顾她的铺子了。


孙嫂子回来的时候,就见沈小鱼还画花呢,就说道:“别画了,反正过几天也卖不上价了,你也歇会儿!”


沈小鱼说道:“这不是帕子用的,惠家来定了砚台。”


“惠家?世家的那个惠家?”孙嫂子问了一句。


沈小鱼抬头,笑道:”嫂子知道世家?”


孙嫂子得意的说道:“在这看买卖也时间不短了,我咋也听说点了。不过这个惠家,之前也来过。”


“也来过?”沈小鱼问道。


孙嫂子点头,说道:“一个姓惠的公子,穿着气度都不错,不过来了两次,一看你不在,就走了。”


沈小鱼一愣,说道:“走了?为啥?”


“可能是要找你,也可能是定的东西难,怕我在中间转述不清楚,所以就走了。”孙嫂子说道,然后就问沈小鱼:“他定了什么了?”


沈小鱼说道:“是沉香古木的砚台,的确是东西金贵。”直接找她的确是妥当一些。


孙嫂子咋舌:“真是有钱人啊!”她也知道沉香木贵。


沈小鱼继续花着手里的花,说道:“世家虽然出手大方,但是要求肯定也高,要不然凭啥花钱呢!”


俩人一直等到了天快黑了才关了铺子回家,一到家,沈小鱼就闻到了肉饼的味儿,赶紧就小跑过去。


“这小肉饼看着就流口水啊!”沈小鱼说着就要上去拿,结果被红枣给拦住:“先洗洗手,要不一会儿要跑茅厕了!”


沈小鱼笑着赶紧去洗手,和孙嫂子洗了手就坐到了桌子后面去。


胡叔这时候端上来一大盆羊杂汤,沈小鱼盛了一碗,放上麻辣油,就开餐了。


吃完之后,沈小鱼就说道:“秦怀瑾做羊杂汤也是一绝,可惜,现在喝不着!”与其想念汤,她实际上想人了,这七月都过去了大半了,也不知道秦怀瑾那靠谱不靠谱。


与此同时,远在晏州的秦怀瑾看着满车的水地瓜,很是欣慰,梁秋收今年鼓励大家在自家院子里种水地瓜,今年雨水大,这水地瓜倒是长得不错。


“这两车全都送到京都城,就说是今年晏州这边的上贡,剩下的就找车队,拉到外地去卖!”秦怀瑾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