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巧女喜当家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他连打架都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家围着吃饭,沈小鱼猛然想起,武运好像还……


到厨房捡了一盘月饼,去了墙头爬梯子,看院子里还真的有亮光。


“武运!武运!”沈小鱼喊了两声,门里的武运就出来了,看沈小鱼趴在墙头,就说:“你咋又上去了!”


沈小鱼笑着:“这不是看看你在没在吗?大中秋的,你自己一个人?”


武运仰着头说道:“可不就是我自己,刚搬出来,白日里去舅舅那送了礼,就先回来了。”小厮他也放了一天假,让回家团聚去了,现在就是他一个人。


“瞧你这可怜的,要不来我这过?家里来了不少人!”沈小鱼说道。


武运赶紧点头:“这可不行!”


沈小鱼就知道武运的思想很保守,就把手里的一盘月饼递过去:“胡叔做的,好多馅儿,我也没看,就给你随便挑了点!”


武运笑着去捡过来,不过盘子没收,就说:“行了,多谢你了!”


沈小鱼咋舌:“客气啥,都是同僚,以后在衙门咱们还得继续‘狼狈为奸’呢!”


武运点头:“成,就当提前‘结党营私’了!”


沈小鱼笑呵呵的下了墙头,赶紧回去继续吃。


一个中秋过得很是热闹,经过这件事之后,沈小鱼发现,自己还是喜欢热闹,可是吃过饭,胡叔的一家子就离开了,人一走,她又发现,自己是害怕孤独的。热闹之后的安静,更让人心里难受。


孙嫂子几人收拾着桌子,沈小鱼就说:“要不就放下,明天再说吧。”


春芬说道:“也快,你先回去歇着吧。”然后就继续干活。


沈小鱼没有着急回房,先去了自己的小作坊,吃了那么多东西,总得消消食才睡。


先前惠云帆定的砚台也快收尾了,造型已经做好了,就差打磨了。


手里拿着细砂纸,沈小鱼轻轻的打磨着,沉香木的东西若是不细心,很容易断裂掉渣,就糟践了好东西了。


惠云丞说自己想要竹子的,沈小鱼就做的镂空的竹子的,看着竹子就好像是真的,很是灵动。


打磨好了之后,沈小鱼就把砚台放到盒子里,之后看着剩下的边角料,虽说她已经物尽其用,但是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边角料。沈小鱼想了想,就把这些边角料也打磨成了一颗一颗的珠子,用银线穿成了手串。


“不错!”沈小鱼满意的点点头,剩下的就都是渣子了,沈小鱼用手划拉到一块,找了一只空的香囊,香囊上绣的是佛玲花,男子带着也不娘炮。


全都弄妥当了,沈小鱼就先去睡觉,不过这一晚上就跑了好几趟的厕所。


“螃蟹吃多了……”沈小鱼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嘀咕着,也是她土包子,平时这东西也是买不到,毕竟京都城不怎么临海,河蟹也就这个季节才有点肉,这一个不小心,就吃多了。


一宿跑肚拉稀,第二天沈小鱼就起的晚了,春芬送过来一碗姜汤,说道:“这东西生冷,以后可不能再贪吃了。”


沈小鱼喝了一口姜汤,感觉好多了,不过还是爬起来换衣服。


“要出门?今儿不多歇歇?”春芬问道。


“不了,我得把东西送去惠家了,沉香古木太贵,留在手里也是不放心。”沈小鱼说道,早点脱手早点轻松。


沈小鱼换好了衣服就出了门,惠家也是驾轻就熟就去了,门房也是认识沈小鱼,赶紧就请到前厅去做,沈小鱼喝着茶,就等着惠云帆来。


等了一会儿,惠云帆和惠云丞哥俩儿人就过来了,惠云丞看沈小鱼来了,就问:“已经做好了?”


沈小鱼拍了拍桌上放的盒子说道:“都在这里了。”


惠云丞赶紧过去打开,拿出砚台一看,就喜欢的不得了。


“这真的是你做的?”惠云丞看着沈小鱼,补充道:“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子可都是除了胭脂水粉就是漂亮衣裳!”


沈小鱼笑着说:“那你因为你见的多是世家女子,我还得讨生活呢!不过漂亮衣裳我也会做,她们要是不喜欢,我赚谁的钱去!”


惠云帆看了看,那砚台不大不小,又雕刻的很是精致,里面还有一串手串,珠子也都是细细打磨过的,看着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剩下的木料我也带回来了,其他的太细碎的我都放在香囊里了。”沈小鱼说道,做生意就是要讲究一个诚信。


惠云帆点头,然后就说:“多谢。”


沈小鱼拿出货单,说道:“那咱们就签一下单子吧。”签过了单子,她就可以拿着单子去惠家任一铺面领剩下的尾款了。


惠云帆给签了单子,沈小鱼就好像听到了钱的动静,说道:“那我就告辞了!”说完就看向正拿着东西欢天喜地的惠云丞:“读书也要用功啊!”然后就离开了。


惠云丞看着沈小鱼走了,就说:“她可真厉害,好像啥都会!”神情还很是认真,带着崇拜和感慨。


惠云帆摸着惠云丞的小脑袋,就说:“人家一个女子都活的这么精彩,你也不能落后了。”惠家条件还是不错,培养族内的子弟也是不遗余力,但是世家也正因为条件好,也出了不少混吃等死的,到最后能不能成材,也是看自己怎么个修行。


惠云丞点头,就说:“这手串也不错。”说着就拿起来戴在自己的手上,大小还正合适。


惠云帆拿起了香囊,深蓝色的香囊上绣着紫白的佛玲花,看着很是精致,他就直接绑在了自己的腰上。


惠云丞看见了,就说:“大哥,这个不是我的吗?”


“哪里写了你的名字?砚台和手串都是你的,分我个香囊还要这么抠门吗?”惠云帆说道:“要不给你这香囊,砚台和手串给我好了。”


惠云丞自然是不肯的,明日这砚台拿去学堂肯定能拉风,他哪里能舍得换?


“我先走了,大哥你自己玩吧。”惠云丞说着就抱着砚台跑了。


惠云帆笑着,到底还是小孩子,很容易就被套路。


沈小鱼离了惠家就去了衙门,衙门口正好来了送信的,刚好还有沈小鱼的信。


沈小鱼接了信就先进去,等到了自己的小屋才安安静静的看着。


秦怀瑾还是报平安,说自己有望回去,沈小鱼开心,这都过了中秋了,估计很快就有动静了。


可惜,沈小鱼日盼夜盼,皇上一道圣旨,秦怀瑾就又被分去了别的地方。


“什么?你说又去了别的地方?”沈小鱼听着萧庭送来的消息,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


“晏州是好了,不过还有别的地方。”萧庭说道:“毕竟天下还是大,随便挑出来一个地方,说有问题,问题也不小。”


沈小鱼脸黑了,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关门,不干了,我要去找他去!”沈小鱼说道,孙嫂子一愣,问道:“不开了?”


沈小鱼糟心的很:“不开了,反正在哪都能开,我去找他去,他在哪,我就去哪!”


萧庭赶紧说:“你可是在工部有挂职的!”


“不干了,反正也看不起女人,我在这有啥可耗的,宅子我也不要了!”沈小鱼是真的生气了,当初和秦怀瑾一批出去的人,早就回来了,难不成就是因为秦怀瑾没有官场背景,就一个劲儿的使唤?


萧庭觉得这事情不好,就说:“你先别激动,皇上这样做,也是有意想要锻炼秦怀瑾!”


“有啥可锻炼的?那些个世家子弟和大臣家的子弟,怎么就不用锻炼了?”沈小鱼讽刺的说道。


萧庭就说:“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应该听皇上的安排!”


沈小鱼看向萧庭:“啥意思?”


消停解释道:“秦家虽然也算是一方豪商,但是在官场上实在没有什么背景,和旁人不一样,要想出头,就要做的比所有人都好,让那些朝臣高官也看到秦怀瑾的优秀,这样皇上再想重用,也就没有人会提出反对,要不然以秦怀瑾这样的年纪,如果得到了皇上青睐有加,很容易就被打成佞臣一派,这样的路,可是不好走!”


沈小鱼手上的动作停了,这说的还真是有道理。


“那我去找他又怎么了?”沈小鱼问道:“我早晚也要嫁人的,嫁人之后也要离开朝堂的,只是早晚的事儿!”


“那你也先沉住气,他反正早晚是要衣锦归来的,你怕什么?”萧庭说道,沈小鱼要是走了,还真是不好办,毕竟她在工部随便干点什么都能立个功,这种“立功体质”也正是皇上需要的,就盼着沈小鱼再研究出点什么东西来增强国力呢!


沈小鱼冷静下来了,又把铺子门打开,孙嫂子也是虚惊一场,说道:“这孩子真是听风就是雨的!”


沈小鱼叹气:“不走了,继续开,谁和钱有仇!”她其实也是舍不得皇上赐下来的宅子的。


萧庭擦了擦汗,说道:“这次是去了前线。”


沈小鱼一听,就又站起来了,说道:“前线?那不是要没命吗?他从小到大估计打架都没有打过,直接扔去前线,这能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