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攻略男神:轻吻101次 > 后花园(2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新来的丫头片子,才来几天,就将皇上迷成那副模样。


皇上可从来没对她那么笑过。


那么亲热的握着她的手,真是恶心。


英贵人走的火急火燎,身后的宫女尽了全身的力,才能勉强的追上娘娘。


身边的丫鬟知道英贵人看见皇上和梦嫔亲热,正在气头上,连大气都不敢出,只默默的跟在身后,追着英贵人的脚步走。


怒火中烧的英贵人恨得牙痒痒,凭什么她为了他生了孩子,却从未得到过那样的笑颜?


那个丫头片子凭什么能够得到皇上的恩宠?!


回到屋中,英贵人坐在桌子旁边,对着桌上的铜镜,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十九岁进宫,二十岁生子,现在的她已经二十一了。


皮肤不再如十八岁般娇嫩白皙,眼角下也出现了细细的纹路。


虽然她在宫中精心保养,每日进补的食材吃了不少,可依然阻止不了年龄带来的衰老。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摸着有些泛黄的脸蛋,英贵人有些惆怅。


没有女人不希望自己永远十八,可时间是无法阻止的,即使精心保养,也不会永远是当初的模样。


况且,后宫本来就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地方。


凉亭中的两个人不知道英贵人的怨气,只知道如新婚夫妇一般恩爱,说着绵耳的情话。


“这段时间,梦嫔没有见朕,有没有想朕?”


皇上望着梦嫔似秋水似的眼,温柔的问道。


一句恋人之间的问题,问的梦嫔有些懵,随后反应过来,她回复道:“臣妾这两日在清风苑,有月儿陪着,春芽陪着,不空闲,也不孤寂,每日空余时间不多,至于挂念皇上,那是自然的,皇上乃一国之君,怎么能有不挂念之理?”


“那梦嫔的意思是,想是想的,只是想的少罢了。”


皇上的嘴角有些耷拉了下来,言语之中有些失望。


梦嫔看到皇上的心情变差,立即哄了他:“梦嫔想皇上,可想了呢。才没想的少了。”


“就知道梦嫔心里,还是舍不得皇上的。”


皇上将梦嫔拥入怀中,忽然之间,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从夏梦心中冉冉升起。


这种感觉很温暖,像被人捧在了掌心,用心呵护着。


被珍重,被重视,被人放在心里。


这是……爱情的感觉吗?


夏梦幡然醒悟,推开皇上。


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她皱着眉,望向皇上。


皇上不知道梦嫔为何突然之间推开了他,张开的双手还在原地,脸上充斥着疑惑。


“臣妾有事,先告退了。”


夏梦急匆匆的行了礼告了退,脸上红的厉害,额头热的滚烫,似发烧了一般。


还没等皇上说话,夏梦就带着月儿回去了。只剩下不知发生何事的皇上呆在凉亭之中,刘公公见梦嫔走了,走到蒙住的皇上身边,轻柔的说道:“皇上,您是继续待在这里,还是回青云殿。”


皇上一脸懵,不知道梦嫔为什么突然之间匆匆告了辞,难道在她的心里,朕是魔鬼,会将她啃的连骨头都不剩吗?


“刘公公,去清风苑。”


没有迟疑,当机立断。


这种时候,他要找梦嫔问个清楚。


皇上大步流星的往前走,速度极快,梦嫔前脚刚到,皇上后脚就追来了。


“梦嫔,你刚刚为何做出那种举动?是朕哪里做错了吗?”


面对夏梦的无礼,皇上没有生气,反而倍带温柔的同梦嫔说话。


梦嫔满脸通红,面对皇上羞愧的低下了头。


刚刚的那种幸福的感觉冲昏了她的头脑,一时发了热,她知道自己是动了情,于是心中生出了慌乱,落荒而逃。


“皇上没有做错,是臣妾做错了,刚刚沉浸在皇上的怀抱之中,本想多呆一会,可一想那里是御花园,人来人往,被人看到有伤风化,所以臣妾告辞,不想闹出笑话。”


夏梦低着头,跪在地上,想要取得皇上的原谅,她刚刚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只得回来,方可安心。


皇上听完之后,只是笑了笑,将梦嫔扶起,拥在怀中,紧紧的抱着她。并说出了一番话。


“从前,都是别人尊敬朕,爱护朕,将朕视作猛虎,后宫中的嫔妃,只想着让朕多留几夜,只有梦嫔,是第一个拒绝朕的人,并且也只有梦嫔,说要和朕当真正的夫妻。那时候,朕才明白,梦嫔那晚为何拒绝朕了,既然梦嫔想要寻常百姓家的夫妻之情,那朕就和梦嫔学一回寻常夫妻。”


听完,夏梦不知道为何,从眼眶中流出了眼泪。


本以为,君王不懂情,可实际上,他将梦嫔的话,放在了心上,从没忘记过。


“梦嫔怎么哭了?”


皇上温暖的手掌拂过夏梦的脸庞,替她拂去脸上的泪水。


梦嫔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她不敢相信,眼前的君王,竟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他真的理解她的意思了。


“梦嫔只是感动,皇上能把臣妾的话放在心上。”


“梦儿的话,清跃自然放在心上。”


这句话,触动到了夏梦的内心深处。


她以温暖的怀抱回着皇上的爱。


英贵人来到了刘美人这里,和刘美人说着今天御花园里见到的事情。


“刘美人,你知道吗,那个新来的嫔,今天和皇上在御花园里,亲热的很。”


阴阳怪调的语气从英贵人的口中蹦出,刘美人则在一旁,平静的很。


知道英贵人来,刘美人让奶妈带着樱之公主出去玩。


听完英贵人的话,刘美人淡淡的道:“这后宫之中,本来就是只见新人笑的地方,我们这种旧人,哪里配的皇上宠爱,若不是因为樱之在我这里,皇上怕是半年才会来一次。现在皇上到我这里来,也不过是来看看樱之罢了。”


刘美人心中惆怅,同时也庆幸,母凭子贵,虽然樱之是一个公主,但总比没有孩子好。


“你好歹还有樱之,我的庆元……”


庆元已经走了,可英贵人说起庆元时,眼眶还是会红。


“如果庆元还在,也应该在牙牙学语了。”


英贵人喃喃自语,曾经,庆元是她的一切,可现在,都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