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攻略男神:轻吻101次 > 93:何思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部剧的男主人公,请来了宋轶。他曾是夏梦的梦中情人,所以,夏梦很重视明天的进组。


许久没见了,不知道宋轶还是不是当年在她心中,光芒万丈的他。


宋轶也是企鹅影视的艺人,当时夏梦在考虑下家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毅然决然的投入企鹅的怀抱。


她想成为,宋轶那样,被万人瞩目的人,也希望,有机会能够与宋轶合作。


在娱乐圈整整六年,她都没有机会和宋轶同台,这件事成了她心中的念想。


如果大功告成,夏梦自然倍感期待。


来到峥深市最好的美容院,她躺在躺椅之上,旁边有专门的人员为她做着皮肤护理。


正当她闭上眼睛,感受着水雾美容之时,听见了陌生的脚步声,随后,听见了一阵尖酸的讽刺:“哟,这不是那个在曙光备受冷落的夏梦吗?怎么接戏都不红的那个,到了企鹅,不还是一样做配角。”


猫猫反驳的声音从她身边传来:“梦姐是踏踏实实拍戏的人,一个人,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不论是配角还是主角,都一样是戏里的重要角色,缺一不可,没有配角的衬托,哪里来的主角光环呢?”


猫猫说话很温柔,眼神坚毅的投向一身红衣的女人。


作为夏梦的助理,她维护自己的夏梦,没有任何不对。


“那她也只是一个终究只能演配角的人,戏红人不红,可惜呀可惜,夏梦啊,你这辈子,也就这个命了”


烈焰红唇的女人披着大波浪,妩媚之中藏着的刻薄,惹的猫猫无比嫌弃这个女人。


夏梦躺在躺椅之上,不能睁眼也不能说话,不然水雾会进入眼睛和口腔。因此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但从音色来判断,很有可能是之前她见过的明星。


“梦姐怎么样和你没关系,何思柳小姐,请您管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好,其他的事情无需多管。“


声音中如寒水一样的冷漠和夹杂的怒意,没有让何思柳感受到尴尬,反而觉得可笑。


大家都是天涯同落人,又何必争辩,她说的本来就是事实,人红戏不红也是大家对夏梦公认的印象,配角专业户不是她先起的名字,而是网友给她起的,她只不过是当着夏梦的面复述了一遍。


而且,夏梦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作为一个艺人,不可能自己不上网不看评论的,她说的这些,夏梦应该早就明白了。


听到何思柳这个名字,夏梦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虎落平阳,还和以前一样看不起人,真当她还是以前的那个夏梦?


闭着眼睛的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那幕。


四年前,YIYI杂志封面拍摄现场。


蓝色旗袍的女人,手上套着白色蕾丝手套,脚穿真丝布鞋,拿着一把画着华国传统山水画的纸扇,在镜头面前,换了不知道多少个姿势。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只为记录下她最美的那瞬间。


夏梦在隔壁的房间里,穿上服装搭配师给她送来的汉服,在化妆间里弄好了发型,等着何思柳拍完。


只有何思柳拍完了,她才能上场。


YIYI杂志是华国知名杂志,这期的封面人物,是当红女星何思柳。


夏梦负责的是杂志的插画,在杂志的里页,会有夏梦出境。


在化妆室里等了两个小时,何思柳才慢慢悠悠的从摄影室里出来。


夏梦知道何思柳离开了摄影室之后,带着白雪从化妆室里出来,因为时间很晚了,夏梦有些困,一不小心撞到了何思柳身上。


对于自己的失误,夏梦没有视而不见,站在原地,恭恭敬敬的道了个歉。


“思柳姐,对不起,不好意思,撞疼你了吗?”


趾高气昂,浑身傲气的何思柳站在她面前,冷眼看着眼前毕恭毕敬的女孩子,用手重重的捏起夏梦的下巴,用力将她的头瞬间抬起,映入夏梦眼帘的,是愤怒无比的一张脸,还有一张纤细的手掌。


啪。


一声响亮的掌声,在走廊里回想起。


深红色的掌落在夏梦的左脸上,何思柳松开了捏住夏梦下巴的手。


在夏梦的下巴上,留下了两个深红色的红色指引。


“是你先撞到我的,所以我还你一巴掌,这等于还清了吧。”


冷笑一声,何思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带着助理慢慢悠悠的从走廊走远。


脸上火辣辣的疼,夏梦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脸,以防止被人看见。


白雪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看见夏梦面无表情,捂着脸沉默的模样,显示愣住,随后才反应过来,梦姐被人欺负了。


“梦姐,有事吗?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


白雪慌乱的关心让夏梦感受到了白雪的温暖,她松开自己的手,把花了妆的脸对着白雪,忍着心中的不甘和哀怨,装作平静的说道:“没事,你先去摄影室告诉摄影师,我等两分钟马上就到,天太热,脸上的妆花了,我要去重新补个妆。”


“好的,梦姐,注意安全。”


白雪叮嘱一番,匆匆忙忙的跑去摄影室。


夏梦的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浸湿,汉服很厚重,一层又一层,即使是在春天,也依然热的夏梦一身汗。


脸上的妆被打花了,她匆匆忙忙的拿起桌子上的化妆品,没有让化妆师动手,开始为自己补妆。


化妆师在一旁,看着她的脸,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了?脸上怎么突然之间红了一块?我给你补妆吧。”


“没什么。”


疼痛渐渐的在脸上散去,留下的只是耻辱。


夏梦的手速很快,一下子就把脸上的妆补好了。


回到摄影室,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却还是笑不出来。


本来这是一幅弘扬名族文化之美的图片,却让夏梦拍出了一种丧礼的感觉。


“夏梦小姐,请努力微笑好吗?如果您今天不拍完,我们都下不了班。”


摄影室说话很诚恳,今天本来是要给何思柳拍三个小时,给夏梦拍一个小时的,可是没想到,大家都到齐了,何思柳居然说要在家睡美容觉,让整个拍摄组的人,等她两个小时。


摄制组的人虽然很生气,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何思柳是一线大牌明星呢,如果不等她到,主编那边,他们都交不了差。


夏梦按到约定,很早就来了,可没想到的是,比她提前要拍的人,居然没来。


为了节约时间,夏梦找到了摄影组的组长,问他可不可以先拍自己,组长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何思柳说的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这足够夏梦化妆加上拍摄了。于是便答应了夏梦的请求。


没想到,正在夏梦准备拍摄的时候,何思柳来到了这里。


夏梦站在幕布之前,正准备摆第一个POSE的时候,何思柳抱着双臂,站在摄影室旁边,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又转头对组长说:“这小丫头,是想踩在我的位置上吗?”


轻蔑的眼神,嘲讽的语气,让夏梦立马从摄影台上下来,站在她身边,懦弱的道歉:“思柳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他们早点下班……”


声音中带着颤抖和恐惧,她喏喏的站在何思柳面前,浑身都在发抖,每一根神经都在紧绷。


如果得罪了何思柳,那就等同于让娱乐圈封杀自己。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她没办法,即使她没错,也只能道歉。


“何小姐啊,夏梦她真不是故意的,您先换衣服吧,我让夏梦下去,等您拍完了,我再让她来拍,行吗?”


组长在何思柳身旁,摆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对着她毕恭毕敬,轻声问道。同时也给夏梦使了个让她离开的眼色。


碍于节目组里的人都在这里,何思柳不好发飙,只能让夏梦离开。


离开了摄影室里的夏梦,坐在化妆室里,默默的玩着手机,思考人生。


“为什么她这样的人能够红呢?靠着绯闻支撑起的人设,不会崩塌吗?”


“这样凶狠,难道她不怕有一天遭到报应吗?”


“做这一行,不敬业,难道真的能走下去吗?”


一连串的问题在她心头萦绕,那时的她还是不很出名,只是一个演过几部电视剧的配角的小演员。和何思柳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何思柳是红遍大江南北的的人,只要是她代言的商品和杂志,销量都非常的好,所以大家也很愿意请她。


大家的追捧和喜爱把她捧上了天,本来她是一个很平常的女生,结果慢慢变的脾气暴躁,性情乖张暴戾,目中无人起来。


白雪在一旁目睹了所有的事情,她很心疼夏梦,可是没办法,她只是一个小助理,除了安慰夏梦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等到夏梦拍完视频,已经是接近深夜了。


夏梦回到宾馆,洗漱完,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十二点。


倒在床上,夏梦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在梦里,她又梦见了何思柳。


在梦境之中,何思柳抓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剧烈的疼痛让她从梦里醒来,睁开眼睛,盯着白色的天花板,陷入了凌乱和悲伤之中。


眼泪悄无声息的从眼角划过,这一天的耻辱,她永远都记在心里。


在那之后,夏梦一直兢兢业业,虽然没有什么大成就,但好歹也没翻车,还收到了来自网友的好评和一众的粉丝,反而是何思柳,因为插足别人,成为别人婚姻的第三者,一下子从一线变为了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名声一落千丈,加上之前飞扬跋扈惯了,人缘极差,在她落难之时,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力挺她,反而有不少人落井下石,将她以前的嚣张事迹一一爆出,让她的形象跌落谷底。以至于所有的代言都被取消,还面临着天价的违约金。


何思柳从娱乐圈消失之后,就没有人在关心她的踪迹,没有人知道她在干嘛,去了那里。


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峥深市碰见了她。


水雾管理做完,皮肤护理人员将护肤仪器拉开,正当护理人员要进行下一步步骤时,夏梦摆摆手,让护理人员先把手中的活停下,离开这里,她有事要做。


夏梦起身,侧坐在躺椅之上,抱臂冷笑,眼神之中的轻蔑是回报她对她的无礼,此时的何思柳已经不是往昔的何思柳了,即使她不理她,何思柳也没权利打她巴掌了。


“我演配角,总比某些人,没得演好吧。”


夏梦嘲讽的回了话,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


“那我赚的,也比你赚的多的多,即使我没戏演,我也依然能够活的很好。”


何思柳对夏梦的冷嘲完全不在乎,她确实是赔了很多违约金,但是她赚的,远比那些违约金多多了。即使没工作,她也比绝大多数人过的好。


“没戏演的人,还在这里说什么?还以为自己是当年何思柳吗?你现在已经成了被人唾弃的对象了,谁都知道你那点事情。”


夏梦反击了回去,她要为当年的自己报仇雪恨。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还没找她算账呢,何思柳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又怎么样,总比你这个没人要的女人好吧。”


何思柳厌恶的眼神让夏梦非常生气,抬起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这一巴掌,蕴含了她多年的梦魇,她将这些年来所有的怒气都积累在这一次之中,干脆又利落的掌声在房间中响起,瘦弱的何思柳被巨大的力量冲击,轰的一声跌倒在地。


膝盖碰到了地上的瓷砖,钻心的疼让她龇牙咧嘴,花容失色,惊慌不已。


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夏梦,夏梦的脸上却是一副顽皮又不屑的模样。


“怎么了?你打我,我就不能还给你了吗?这可都是你给我的呢。”


看着她倒在地上,夏梦心中积累多年的怨恨瞬间释放,心中快意了不少。


“你!”


何思柳正想回击,却无话可说。


确实,她现在没有戏拍,也没有什么朋友,唯一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她养的一只三花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