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攻略男神:轻吻101次 > 108:外界的质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他还是气不过,一把打掉苏清跃摁着肩膀的手,含着怨气的质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现在这样被针对,难道要一直忍下去吗?”


“公司已经给出了解决方案,节目组也出了相应的证明,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能总是沉浸在过去的事情之中,要看向前方啊!”


苏清跃没有生气的与他对话,而是用一种温柔的方式,提醒他不要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就不要再去计较了。


实际上,在李博文坐在板凳上看手机的那刻,苏清跃就知道,他看到了网上那些不好的言论。


因为他也在看微博,发现了这件事情。


虽然自己的名声也受到了牵连,但好在他的粉丝力量强大,把舆论压了回去,他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李博文就不一样了,他的粉丝没有苏清跃多,声音也自然小的多,受到的损失也比他大。


周新和节目组虽然做出了应急公关,平息了事情,但已经慢了一步,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影响。


李博文知道自己被诬陷,不可能不生气。


他冲去出的时候,苏清跃知道他要找华越算账,所以从寝室里冲出来,把他带走。


苏清跃不想看到一起作战的队友因为不遵守规定而被开除。


“但是我的名声怎么办?难道我就这样一直背着抄袭的罪名吗?”


无奈又悲愤,无奈的是他无法挽回损失,悲愤的是被别人不相信,不尊重。颠倒黑白。


“听我的,问心无愧最重要,网络上纷纷扰扰,那么多声音,你不可能一一接受,也不可能做所有人心中的完美偶像,生而为人都有缺点和优点,学着接受外界的谣言,不要去理会它,你越是在乎它,越是容易对自己产生影响。”


苏清跃开始了安慰起李博文,李博文其实都明白,可是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但实际上,事情已经造成,他无法接受,也必须接受。


时光无法回溯,只能展望未来。


李博文坐在湖边长凳上,吹着湖风,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愿想。


苏清跃跟着李博文坐了下来,也同他望着微有波澜的湖面,放空自己。


这些时间的训练让他们除了寝室,就是训练室,都没好好逛过这个影视基地。


企鹅影视基地很大很大,这里有仿制前朝宫殿的“秦王宫”,还有仿造民国时期的“仿古街”,他们面前的小湖泊是一个人工湖,湖里种了荷花,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供人观赏了。


湖里的锦鲤在水下快速窜动,在湖面上露出一个个红色的影子,别人都说锦鲤能吃掉不好的运气,李博文现在恨不得钻进水里,让锦鲤在他身边游动,给他带来好运。


他明白这样的想法是迷信,却依然在脑海中想着这一幕。


他太需要好运气了,也太需要成功了。


家人期待的目光,使他必须往前跑,跑不动了,爬也要爬到终点。


他必须要成功。


“我想成功,苏清跃,你能不能告诉我,成功的方法是什么。”


安静许久的李博文突然之间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让坐在旁边放空的苏清跃一愣。


“成功的方法?我也不知道,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喜欢我,给我投票。难道是因为我的帅气吗?但你长的也不差啊。”


苏清跃对自己的成功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受欢迎。


发布第一个视频的时候,就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功,许多人观看他的视频,成为了他的粉丝。


出来参加节目,也和发视频时一样,一下子就在娱乐圈掀起惊天波浪。


“呵呵。”


李博文冷笑了两声,长相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才华。


他其实想知道的是,苏清跃为什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那么多种舞蹈。


从民族舞到街舞,流行舞到爵士,几乎每一种舞蹈他都了如指掌,信手拈来。


“我想知道,你学习的秘诀,你学习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人惊叹。”


李博文不再和苏清跃兜圈子,直接将问题问了出来。


“学习的秘诀?你说学舞蹈吗?就是看一段视频,然后把舞蹈动作一步步分解,再一点点学会,之后拼接在一起,就可以了啊。”


苏清跃觉得很迷惑,李博文学习舞蹈十年了,不可能连怎么学习这件事情都不知道。


在学习这件事情上,没有捷径。只有努力。


“你学习舞蹈,学了多久了。”


这样的问法,很明显是李博文想要探苏清跃的底。他不相信苏清跃只学了几个月的舞蹈,因为他的技术,正常人没有个十年八年,是练不出来的。


“小时候学过几年,后来没学了,刚好趁着公司培训,捡回来了不少。”


苏清跃撒了谎,他不能告诉别人,他的真实身份。


“那你小时候的舞蹈底子,应该不错。”


李博文将信将疑,不过这种事情无从证明,不论是小时候练过,还是长大之后的惊艳,都只能证明一个问题。


苏清跃在学习上,展现了无穷的天赋。


钻研厨艺,他就会成为厨艺大师。钻研舞蹈,就会成为舞蹈大师。


俗话说,不怕和你一样的人比你努力,只怕有天赋的人,比你更努力。


苏清跃明显属于后者。


搞清楚了事情原因之后,两人随口聊了聊最近的事情,便回了寝室,准备下一场比赛。


这次的聊天,让李博文更加了解苏清跃,苏清跃告诉他,真正的成功,不是打败别人,而是打败自己,跳出舒适圈。


他和李博文说了他做美食博主的事情,让李博文知道,他也有过迷茫,有过失败。


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不放弃。


解开心结的李博文踏着坚定的步伐,以初心站在寝室门前,开门之前,左右望去,空空荡荡的床铺写满了离别,也代表着他的实力越来越强,能够站在顶峰处,眺望远方的风景。


充满了全新力量的李博文打开寝室的门,程礼正一脸苦相的坐在桌边。


桌上的手机被翻了过来,那是程礼的手机。


旁边的余浩新在不停的安慰程礼:“没事的,你能有这个成绩,是你努力得来的,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这只是个比赛节目,不要太往心里去。”


眼里的光熄灭了,程礼的眼睛里看不见当时的清澈,剩下乌云般的黑和说不出来的沉重。


李博文刚好一些的心情,被压抑的气氛搅乱了。


苏清跃坐在床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装作倒头睡觉的模样,将时光回溯,在过去的影像中,知道程礼因为网络的流言,倍感压力。


他只有几个月的练习时间,不论是舞蹈,还是唱歌,都做不到顶尖水平,这样的人,却得到了前六名的成绩,让网络上的一部分人,觉得很不爽。于是便攻击程礼,说他只是一个花瓶,长得好看而已,没有实力,和别人比起来,就是一坨S,虽然许多人维护程礼,但不和谐的声音还是陆陆续续出现。


程礼看到了这些,本来就不够自信的他,心里压力陡然倍增。


看到这些消息,顿时失去了笑容。脸上出现了阴郁。


余浩新的留言下面,都是让他加油,使他很欣慰,自己收获了一群小可爱们。


真准备和程礼报喜讯呢,一抬头便看到了程礼阴郁的脸。


余浩新不解,问程礼怎么了,程礼说没事,余浩新觉得不对劲,就在微博上搜索程礼的名字,发现程礼的评论区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人身攻击。


那些“程礼就是个空壳子”“花瓶而已,出道了也没什么用,还是回老家种地去吧”的言论充斥在程礼的脑袋中,怎么弄都弄不走,让他非常难过。低着头,不吭声。


他的沉闷告诉余浩新,他很难受,为了缓解他的情绪,余浩新安慰起来,这一幕刚好被进来的苏清跃和李博文撞见。


知道了前因后果,苏清跃让时间回到了现在。


他坐起身来,观察着几人的动作。


程礼淡淡的感谢余浩新之后,回到了床上,开始落泪。


这么久以来,他在镜头面前,没有流过一滴泪,却在一个人的时候,躲在被子里哭。


压力太大了,真的太大了。


余浩新则叹息了一口气,走到健身室,开始锻炼身体,只有运动,才能忘却一切。


李博文跟着余浩新,一起去了健身室,他去健身室的理由,是锻炼身体,增加身体的爆发力,这样跳起舞来,才有更好的力量感。


房间里只剩下了苏清跃和程礼两个人。


他们两人,都是处在高处的人。


苏清跃没有打扰他,他知道,这时的程礼,更希望一个人呆着。


没有人希望自己脆弱的一面被别人看见。


苏清跃默默的离开的离开寝室,悄悄的把门带上,他的手脚很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寝室里只剩程礼一人的时候,苏清跃在门外,听见门内的哭声。


哭吧。


哭出来就好了。


终日的练习,不知道未来的明天,随时被淘汰的赛制,众人的议论,都是压力的来源。


只有学会释放压力,才能面对压力。


去健身之前,余浩新和李博文将手机交给了宿管,他们放下的不仅仅是手机,还有对自己的执念。


做顶尖是好的,但比做顶尖更好的事情,是一次次的打破自己,获得新生。


跑步机设定的时间是半个小时,速度到了顶峰。


两个人在跑步机上不知疲倦的奔跑着,大汗淋漓。


苏清跃倒是没有选择和他们一样的跑步,而是选择了自行车,坐在上面,他没用最强的力量蹬着,而是选择匀速。


他是来放松心情的。


最近发生的事情如同一座座大山压在他的心上,抄袭风波,程礼遭受人身攻击,朴星差点离去,在他的微博下虽然都是温馨的留言,但在超话之中,也看见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看见那些酸不溜秋的留言时,苏清跃笑了。


在地球生活的日子中,他知道有些人是好人,但有些人,总不是那么完美,总喜欢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这些声音如同蚊蝇一般让人讨厌。


身上的汗渐渐的躲了起来,苏清跃没有选择回去,而是继续锻炼,让自己陷入一种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念的状态。


跑完步的李博文和余浩新也同样满身大汗,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一拧都能拧出水珠。


健身房里的人除了他们三个,还有邓鸿飞。


邓鸿飞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这次的排名,他的位置也不在前列,很有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境地。


其实,前三十名算不得什么,按照现在的淘汰速率,很容易在下一次考核中被刷掉。


现在的节目人数,只剩下五十人,下一次刷掉一半,只剩二十五人。


也就是说,排名在前二十五人的人,才能参与下下一次的舞台。


现在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


苏清跃走到邓鸿飞身边,他朝着邓鸿飞,带着亲和的微笑,问道:“bro,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好。”


为了表示亲切,他还特地用了一个他从来不说的词语,想要拉近他们的距离。


“没什么。我记得你这次还是第一吧,恭喜你啊。”


邓鸿飞埋着头打拳击,实际上,这间运动室,除了跑步机,自行车和直立沙袋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运动设备了。


砰砰的声音传来,从声音的响声来看,邓鸿飞每一拳出的都很用力。


沙包上的坑印一个接着一个,没有断过。


他没有看苏清跃,只是盯着沙包,连续出拳打击,把身体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拳头上,想要发泄心中的怨气和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以后的路还长呢,谁也不知道以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今天站在高处,说不定明天就在低谷。”


苏清跃慢条斯理说话间,邓鸿飞依然没看他一眼。


他不想看见苏清跃,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想听到。


对他来说,苏清跃就是一道永远迈不过去的大山,怎么努力,都超越不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