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攻略男神:轻吻101次 > 05:道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在办公室前,凝望着楼下的小小身影,抱着纸箱在路上走,还被车子溅了一身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莫名的难受。


那感觉就像自己站在路上,被溅了一身泥一样。


太奇怪了。


这个自己太奇怪了。


苏清跃正想着,夏梦趁着苏清跃不注意,趁机钻进了苏清跃的怀中,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苏清跃的扣子。


苏清跃没有像刚刚一样推开她,而是接受了她。


一夜销魂……


第二天早上,夏梦醒来,发现自己并不在家,而是在一张巨大的床上。


米色的被单洋溢着温馨,猛然的坐起身,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而她昨天穿的衣服被整齐码放在床边的沙发上。


“啊?“


“啊!!!!”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s://m.51biquge.com


两声啊。


不同的语调,说明了夏梦不同的心情。


第一声啊,是声调二,表示疑问。


第二声啊,是声调四,表示惊讶和惊慌。


“我的天我现在在哪里,昨天不会给王哲把王八犊子给……”


一想到这里夏梦就恶心反胃干呕,什么不适症状都来了。


床边有个垃圾桶,里面有昨天用的XX用品。


看到这些,夏梦惊恐的睁大了眸子,昨天晚上……


我的妈呀!


我的天啊!


我的地啊!


难不成我一夜风流了?


正在夏梦逃下床胡乱的穿起衣服,想要逃出巨大的陌生房间时,苏清跃从卧室门口进来,穿着黑色毛衣,夏梦一不小心,撞进了苏清跃结实的胸膛之中。


看见苏清跃的脸,夏梦感觉,时间静止了。


难道这是苏清跃的家?


难道她叕穿越了?


左看看又看看,上看看下看看,在原地转一转,将屋子三百六十度大致扫了一遍。


她肯定的点点头,印证了心中的那个想法。


肯定是穿越了,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会住在苏清跃家里。


“苏清跃,我走了哈。”


夏梦傻傻的在苏清跃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香吻,她还以为这是在游戏中呢。


她嘿嘿的笑着出门,却被田振拦在了门口。


当她看见田振的那刻,她立即从梦里清醒了过来。


WTF?


这是在现实中吗?


田振是现实中的人啊!


再转过头,她的瞳孔里映入苏清跃一脸黑线的脸。


她忽然间大脑死机,一片空白。


这…………


现实?


游戏?


现实!


游戏画面和现实画面来回切换,她伸出手想要唤出电子屏,却发现双眼空空,除了墙壁之外什么都没有。


夏梦的大脑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现在是在现实中,没有穿越,她现在的位置,是苏清跃的家里。


深吸一口气,她小心翼翼的装作一副假笑的模样,对着满脸不悦的苏清跃毕恭毕敬的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我为我刚刚的行为对你说抱歉,对不起。苏总如果没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夏梦就想从田振手下开溜,但田振结实的手臂将她老老实实困在房间里,不让她出去,夏梦也乖乖的站在门口,退也不是,出也不是。


她狠狠的咬着嘴唇,在心里对自己怒骂道:“你蠢不蠢啊,两个人差别那么大,你怎么就认不出来呢?他们明明不是一个人啊,完蛋了完蛋了,夏梦,你这轻薄良家妇男的罪名,是肯定要被扣上了。”


夏梦一脸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愚蠢的轻薄苏清跃,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问清楚,光凭借着经验,就把现实定义为游戏。


哎,可是惨剧都已经酿成了,想挽回也没办法了。


“你还记得你昨晚做的坏事吗?”


苏清跃此时已经坐在了沙发之上,盯着夏梦瑟瑟发抖的背影,低吟了一句。


那声音在夏梦听来,宛如地狱的吟唱,随时会把她拖入深渊。


跟着苏清跃的话,夏梦努力回忆昨天晚上事情,终于在努力想了五分钟之后,夏梦想起,是她先动手的。


完了。


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控制住呢?


夏梦闭上了眼睛,不愿回想起那段时光。


随后,她慌乱的说道:“那苏总想怎么样?您不会要告我吧……”


声音微微颤抖,她颤颤微微的转过身,满眼害怕的看着苏清跃,看起来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等待猎人的解剖。


“告你做什么。我只不过要问你几个问题罢了。”


苏清跃一声冷笑,告这种女人,这不是自毁清誉吗?


“什么问题?您问。”


夏梦毕恭毕敬,话里话外用的都是您这个字。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语气依旧冷淡,眼神却是厉色,让她不敢说谎。


她很明白,如果得罪了苏清跃,那么所有的游戏开发商都不敢用她。


为了前途,她也要说真话。


“我第一次见您是在风雪公司的会议室里。第二次见您是在昨天晚上,第三次见您是在今天,我们一共见了三次面。”


夏梦细细道来,越听她说话,苏清跃的神色越差。


他还以为,只有他之前没见过她,没想到她也没见过他。


那,那种该死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好像梦里已经见过了她千百回,拥抱了无数次。


可是他们,明明没有见过呀!


苏清跃的脸色阴沉沉的,像屋外的黑压压的乌云一样沉重。


“嗯,我知道了。你走吧。你之前在公司办过一张工资卡,等一下会有五百万封口费打到你的账户上,离开这座城市吧。我相信五百万足够在你的家乡买一套小房子自己住了。”


苏清跃不再看她。


夏梦心头一愣,心间处转瞬之间揪了起来,犹如针扎。


他竟然认为她可以用钱摆平。


难道在她心中,她就是一个可以用钱买的女人?


“我不要你这笔钱。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苏先生,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的。您不用担心我会毁了你的名誉。”


说话间,夏梦的心痛如刀绞,望着苏清跃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复杂。


有不舍,有悲伤,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诀别。


他……终究不是她手下的那个他。


正在她准备离去的时候,苏清跃的头痛病又犯了,田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抽屉里的药拿了出来。


在他的房间里摆了一瓶矿泉水,夏梦见苏清跃生病,便随着田振的步伐,拿了矿泉水递给他。


现在的苏清跃,也管不上什么颜面不颜面的事情了,接过了夏梦手中的水。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他的手接触到夏梦的那刻,头不痛了。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凝视着一脸懵的夏梦,又看了看她平淡无奇的手,心中充满了困惑。


“你到底是谁?”


苏清跃站起身来,黑色的影子将夏梦笼罩,在黑色的阴影下,夏梦颤抖着身子说道:“我?我是夏梦啊……”


说着,她犹豫了起来。


据闻苏清跃喜怒无常,还真是喜怒无常,一会生气,一会让她走,一会冷漠,一会对她好的,让她搞不懂他想干嘛?


苏清跃摆摆手,让田振出去,说完,就将夏梦搂在怀中。


夏梦猝不及防的被宽厚的臂膀搂住,目瞪口呆。


嗯,是的。


心中的感觉渐渐清晰起来,刚刚发病的时候,他的头痛的快要裂开了,但他碰到夏梦的皮肤,那些疼痛在一瞬间消失。


当他把她搂进怀里的时候,身体反而进入了一种舒适不能再舒适的感觉。


好像全身紧张的肌肉被放松,所有的劳累都被消灭。


像躺在按摩椅上,感受着舒适的按摩。


这女人难道是一颗治疗头痛的药?


苏清跃顾不得了,他对着夏梦冷淡的说道:“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


“啊?”


夏梦搞不懂苏清跃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刚刚不还说要让她离开这座城市吗?怎么现在又要和她谈恋爱了?


和一个喜怒无常还有癫痫的人谈恋爱,这不是她的风格啊!


万一哪天苏清跃发疯了把她关在地下室,一天一夜不给她吃喝,怎么办?


她惊讶的啊了一声,却惹来了苏清跃的不满。


“啊什么,我说你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你昨天晚上,不是主动要上我的床吗?”


“我……”


夏梦被怼的哑口无言。


确实,她昨天晚上稀里糊涂的上了苏清跃的床,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和他搅在一起。


但是已经和他搅在一起了,这就没有办法了。


生米煮成熟饭,她已经是他案板上的鱼肉,怎么跑也跑不掉了。


“你刚刚不还说,你要让我离开吗?”


夏梦的脸紧紧贴着他的衣衫,他的力量让她说话都有些困难。


“你别以为我喜欢你,我对女人没有兴趣。我只是觉得,家里缺个佣人,房间里打扫的不干净罢了。”


“要佣人你可以去家政公司里找一个啊,你干嘛拉着我!”


夏梦努力挣扎,想脱离他的怀抱,却发现苏清跃的力气实在太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而且她越挣扎,苏清跃抱她的力量就越大。


“她们……又不是我的女人。可你不一样,你是。生米煮成熟饭,你难道想背负一个浪荡女性人的名头?”


苏清跃说话之间的冰冷宛如南极的冰山,话中,夏梦听出了胁迫的意味。


如果不答应苏清跃的要求,很有可能会因为各种“名头”被拉进游戏界黑名单,到时候她就只能扫大街了。


反正以前和他也在一起过,虽然是假的,但是总的看来,苏清跃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那……约法三章?


“我当然不想背负这种莫须有的罪名,但你说我成为你的女人,这总的有个理由吧。”


夏梦放弃了挣扎,苏清跃听夏梦话里的意思,可以谈条件,放开了她。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谈条件。


“理由我刚说过了,家里缺个佣人罢了。”


苏清跃的语气和表情都恢复了淡漠,又变得和昨天早上一样高冷难以靠近。


“当佣人可以啊,那我有一些条件,你得答应,还有,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你。你得回答我。”


经历过霸道总裁模式,夏梦已经不害怕了。


因为她发现,苏清跃是个名门之子,就算他喜怒无常,也还是讲道理的。


“你先说,我再考虑要不要答应你。”


见事情有了转机,夏梦开始一一说出心中的困惑。


“我今天为什么会在你家?”


这是夏梦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夏梦最想问的问题。


“昨天晚上,我正巧要去相约酒吧,然后在路上,看见你被一个男人灌了药,于是就把你带回来了,我还给你请了私人医生,医生说你没事,等到你药效过了,就能活蹦乱跳了。”


苏清跃撒了个谎。


听完苏清跃的解释,她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


MD。


可恶的王哲。


老娘要把他千刀万剐!


因为被下了Y,所以昨天晚上才会情不自禁……


夏梦对王哲恨的咬牙切齿,也恨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身体的欲望,狠狠的用拳头砸向了自己,想用疼痛让自己清醒。


“那还有第二个问题,昨天晚上……是我……”


说着,夏梦脸红不已。


她想确定,昨天晚上的人是不是他。


“不是你还能是谁?”


苏清跃双眼失去了光泽。


被女人吃豆腐,这辈子还是头一回。


关键的是,这个女人,睡觉还喜欢黏着他,让他一晚上都没睡好。黑眼圈重的很。


“哦……好吧,对不起。”


夏梦和他道歉,现在两个人的情况,是苏清跃被吃了豆腐很不爽,夏梦不停的和他道歉。


EMMM……这种情况下,不是男的和女的道歉吗?


为什么她一个女生,还要和一个男人,因为这种事情道歉?


难道……吃亏的人是他?


夏梦想来想去都觉得奇怪,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就成了她的错。


他要是不想,哪怕夏梦把菜刀架在他脖子上,也完不成这项任务啊。


“你还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苏清跃有些不耐烦了,他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根本不值得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一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女人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