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在下掌门 > 第六十九章 一朝贪念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彻底甩开金府采药队伍,星河派众人在趟出一条道路之后,就不着痕迹的变换方向,一头扎入了暗林深处。


在夜幕降临之时,找到了一处还算干燥开阔的地方扎下营来。


按照左千仇的说法,无论僵蟞、大王蛭,还是三头蝾都喜欢阴暗潮湿的环境,选在干燥之地扎营,能够尽量规避这些恐怖的毒虫,而且这个地方林木较为稀疏,视野比较开阔,就算遇到凶险,众人也能提前警觉。


数万只猛蚁飞上了树冠,在高处拉起了一道警戒线。


星河派众人又在四外杂草丛中撒下了一些驱虫粉,双重防护下,叶希声和星河派众人才安下心来,围坐在大树周围调息休整起来。


“这一路,吃的、喝的、用的,都在金府掌控之中,如今离开他们,我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看众人只能枯坐度夜,范大头不由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向叶希声建议道:“掌门,您老人家身子虚,可不能饿着,我们身边除了这些猛蚁,也没有什么别的食材,要不,我给您做一道猛蚁爬山?”


“爬你个头,我对吃虫子可没有任何兴趣。”


叶希声闻言不由眸光一瞪,吓的范大头赶紧缩了回去,讪讪道:“可是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除了虫子还能吃什么?”


“吃药!”


叶希声说罢,就吩咐小婵将龙王淬体丹发了下去,二师兄、欧冶锋和小婵每人三颗,其他人则是一人一颗。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掌门,这可是中品龙王淬体丹!”


手捧丹药的星河派众人,尽皆愕然望向了叶希声。


“这些丹药本来是留作门派发展之用,不过,如今除了刘二能和几个重伤的,大家都上了岛,前途生死难料,再珍贵的丹药留着也要有命享用。大家服用后抓紧修炼吧,在这酆岛之上,你们的修为多提高一分,就会多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叶希声话音一落,众人顿时惊喜交加,龙王淬体丹的效用他们比谁都清楚,忙不迭的服下了丹药,纷纷运转心诀修炼起来。


“武者……”


看到众人专注修炼,左千仇眼中闪过一丝羡慕,黯然摇了摇头,再次将心思放在了众人的处境之上,朝叶希声道:“掌门,我感觉今晚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我也有这种感觉!”


叶希声点了点头,一招手,一只猛蚁旋即从洞外飞到了他的掌心。


在叶希声眸光注视下,狰狞凶恶好似一只小怪兽的猛蚁表现的异常服帖,温顺的匍匐在叶希声掌心一动不动,就如虔诚的信徒面对至高的神明一般。


“高品的御师,尤其是蛊师,在整个神川都难得一见,也不知我的大宏之念与其相比到底孰强孰弱?”


感受着与猛蚁之间的心灵相通,叶希声缓缓闭上了眼睛,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对猛蚁的控制正在逐渐削弱,估计数日之后,大宏之念的效用就会彻底消失。


不过,这对叶希声来说不算什么。


只要过了今夜,他体内的血露就会再次凝结,大宏之念亦可再次施展。


大宏之念的缺憾很多,心智高的无法掌控,作用范围又有限制,作用时间也不能做到一劳永逸。


但是,其聚弱击强的特点,却完全能够抵消这些缺憾,是叶希声在酆岛之上最大的底牌。


时间一点点流逝。


叶希声全副心神都沉浸在研究大宏之念中,不知不觉间,夜幕已悄然退去,天色即将启明。


这一夜,竟是安然无事。


“男人的直觉果然是天下最不靠谱的!”


清爽晨风吹过,小婵娇慵的伸了个懒腰,有些嗔怪的瞥了瞥左千仇。


这一夜,她都在担惊受怕的守护着叶希声,连修炼都没有顾及,结果却是白白紧张了一宿,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哈,小婵姑娘,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左千仇一脸的尴尬。


“哼!”


小婵娇哼一声,正欲接着嘲讽左千仇两句,忽而,一直在打坐调息的欧冶锋猛然睁开了眼睛,朝众人道:“远处有人靠近!”


“什么?!”


星河派众人顿时齐齐惊醒,欧冶锋修炼的是下品心诀,以他的耳力都能听到动静,那就说明来者已然不远。


众人纷纷刀兵出鞘。


以武者的行进速度,对方目标如果是星河派,此时躲避已经毫无意义,战斗无法避免。


“不必惊慌,大家随我去看看。”


此时,叶希声也睁开了困乏的双眼,在小婵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一挥手,率领众人朝声音来向迎去。


“是金无换的人!”


由于众人露宿之地比较开阔,远远的,叶希声等人就看到一群武者向这边奔行而来。


大约三十余人,其中有数个金府护卫,剩下的都是招募来的小门派武者,观其身形,这些武者修为普遍在三重天以上,其中甚至还有数个五重天武者,实力远超星河派众人。


“是金无换派来寻我们的?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有些狼狈啊。”


随着武者愈行愈近,叶希声不由微微一愕,对方这三十余人竟然个个灰头土脸、精神不振,而且许多人身上都有伤,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狼狈逃窜至此。


“是星河派!”


看到远方人影闪现,这三十余个武者表现的惊恐无比,不过待看到是星河派时,顿时个个长吁口气,尽皆面露喜色,飞快的奔了过来。


“叶掌门,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为首一个金府护卫来到叶希声面前,看到星河派众人失踪一夜却安然无恙,他的脸上不禁露出惊疑之色。


这个护卫叶希声倒是认识,姓王,擅使一柄鬼头刀,五重天修为,在金府护卫中也算是强者。


“昨晚迷失了方向,只能在此露宿一晚,倒是王兄你们,为何会如此狼狈?”


对于王姓护卫的问题,叶希声只是含糊了一句,就岔开了话题。


“嘿,迷失了方向?”


没等王姓护卫回答,一声刺耳的冷笑传来,叶希声顺着笑声看去,只见一个尖嘴猴腮,如同一只大马猴般的老者,正目光不善的盯着叶希声,尖声道:


“恐怕你是得到了消息,知道恶蛟帮会夜袭我们,才会找借口提前撇开我们吧。要不然,府主让你们去探路时,你一个不入武域的病鬼,怎会走的那么痛快?”


这个老者正是昨日带头坑了星河派一把的飞猿门主候金贯。


飞猿门是金府招募的死士中实力最强的门派,本想借此次酆岛之行,在金无换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博取一个大好前途,没成想却被叶希声抢光了风头,所以侯金贯才会处处针对叶希声。


“恶蛟帮夜袭?!难道……”


对于侯金贯这种跳梁小丑,叶希声根本没有在意,他更关心的是恶蛟帮,以酆岛之广袤,恶蛟帮竟然能在第一天就找到采药队伍,这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是采药队伍中有内鬼,还是对方御师手段神通广大?


叶希声的无视,让侯金贯倍觉恼羞,再次尖声冷笑道:“病书生,你不要再装模作样了!昨日夜袭,所有门派皆损失惨重,唯有你星河派安然无恙,你们的嫌疑最大!”


“叶掌门,你如何解释?”


王姓护卫闻言面色也是一沉,这件事的确反常,侯金贯虽有针对叶希声之嫌,但所言却不无道理。


“王兄,事情反常必为妖,还听他解释做甚?”


侯金贯见状顿时更加得意,轻蔑的眸光扫过对他怒目而视的星河派众人,脸上不由现出一抹恶毒。


“王兄、诸位,吾等武者行事从来都是有杀错、没放过!不管是不是星河派所为,我们想要回到酆水都要擒下病书生,更何况他还身怀巨款,以及御鱼秘法,如今我们不夺,难道还要便宜别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