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在下掌门 > 第一零八章 重磅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数日之后,一个由岛外传来的消息,让星河派再次成为了千竹岛武道界的焦点。


“听说了吗?恶蛟帮四大堂口之一的血杀堂被星河派给灭了,巴天恶的脑袋都被切了下来!”


“当然听说了,我刚才还见到了星河派的人。”


“他们怎么说?”


“的确是他们干的,太凶残了!不过杀的好,这一次府主爷孙总算能够瞑目了。”


“何止府主能够瞑目,血杀堂可是恶蛟帮四大堂口之首,巴天恶更是纵横酆水武道界几十年的血榜高手,这些年,他们造了多少杀孽?被他们屠戮的村庄就有上百个,死在巴天恶手上的武者更是不计其数,这些人的家人亲属都要感谢星河派!这才是真正的斩奸除恶、替天行道!”


“是啊,你没看到这两天上岛的外地人很多吗?这些人都是冲着星河派来的。”


“星河派这是要大火的节奏啊!”


千竹岛上很多武者都和恶蛟帮有怨,随着血杀堂被灭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播,很快整个岛屿都为之轰动。


有亲人死在血杀堂手上的,甚至燃起了烟花爆竹大肆庆贺。


星河派驻地之外更是门庭若市,很多外岛来的人都苦候在门外,渴望见到星河派众人,以表达感激之情。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我们要见叶掌门!我们要见金大侠!!”


即使星河派大门紧闭,但是阵阵激昂的吼叫,依旧传入了星河派内院。


“金大侠?”


叶希声此时正在凉亭内看书,听到远处隐隐传来的叫声,不由一阵莫名其妙。


“这个……”


左千仇方无奈的朝叶希声道:“酆岛一战,外面的版本很多,但总的来说没有偏离我们既定的方向,万蛊门御师帮助恶蛟帮杀了金无换祖孙后飘然而去,随后我们遇到了血杀堂,死战之下他们被我们全歼。”


“不过,在巴天恶这里却出了点儿差错。外面都在盛传巴天恶先被金月来击成重伤,才被掌门捡了便宜率众斩杀。恩,这个过程实在太精彩,说上一天也说不完,我就不详细说了。总之,金月来才是此战关键,更是我星河派的中流砥柱,现在别人都尊称他为金大侠!”


“咳~”


左千仇说罢,又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忍着笑补充道:“还有,在这些版本中,掌门你还是一个病怏怏的小书生,若非金大侠义薄云天、舍命相救,你早就被巴天恶一掌击毙了。”


“噗嗤~”


看到叶希声表情瞬间晴转多云,左千仇忍住了笑,小婵却来不及掩口娇笑出声,伸出青葱般的手指朝叶希声打趣道:“师兄,这一次你可失算了。”


“哈!小小一个巴天恶而已,这点儿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叶希声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眸光闪烁,旋即嘴角微微一翘,朝左千仇吩咐道:“出去告诉他们,他们的金大侠由于在酆岛表现突出,已经被我破格提拔为……内门弟子!”


“还有,金大侠是我外门弟子的榜样,想要追随他们的金大侠脚步者,我们星河派外门随时欢迎他们加入,恩,就这样。”


叶希声轻飘飘说罢,就再次捧起了手中的剑诀,神情悠闲的品读起来,浑然不再理会任何身外之事。


“掌门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是高明!”


对于叶希声的应变之能,左千仇也不得不赞叹,将金月来树为外门弟子的标杆,的确是让星河派利益最大化的一步妙棋。


金月来把自己吹的越神,星河派外门的吸引力也就越大。


以后谁在质疑外门待遇不好,星河派大可拿金月来说事。


金大侠都甘之如饴,你们就受不了?


多好的挡箭牌!


只是不知金月来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作何感想,不过不论他作何感想,也是黄泥掉裤裆,无法撇清关系了。


左千仇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再次小心的朝叶希声道:“掌门,还有一件事情,金妍儿派夜刀过来找我,想要我们给恶蛟帮添点儿堵……”


“她怕了?”叶希声眸光微凝,头也不抬道。


“如今传言满天飞,恶蛟帮必然是要查证的。一旦证实了传言,尉迟龙和安玉阳自然不会放过我们,这是我们与恶蛟帮之间的恩怨,本与她金府无关,但是就像之前所说,恶蛟帮损失如此之大,金府已经成了他们必须得到的目标。”


左千仇微微颔首,分析道:“而能够歼灭血杀堂的我们,则成了她金妍儿的救命稻草,所以,她愿意出价五百万两,希望我们能够再次打击恶蛟帮,让尉迟龙和安玉阳暂时无力顾及于她。”


叶希声不由眉毛一扬。


“五百万两?她哪来的钱,不会是要拿丹药抵数吧?”


左千仇点头道:“正是,以金府的家底,拿出几百颗中品丹药不成问题,而我们门派规模必然会在短期内扩大,也确实需要这批丹药,若非我们急需积攒金钱开发酆岛,这批丹药对我们来说比金钱还要重要!”


“这要看机会,有命赚,也要有命花才行。”


叶希声终于放下了剑诀,长长吐出口气,方接着道:“这次我派欧冶锋他们去神川,一是要抚慰战死门人家属,第二,则是让他们带我一位故人前来,或许他那里,会有我们需要的消息。”


“故人?”


左千仇还是第一次听叶希声提及自身往事,虽然他已经有了隐隐猜测,但对此还是异常好奇。


“小时候的朋友吧,多年不见,也不知他还会不会卖我面子。”


叶希声却是含糊其辞,一带而过,旋即沉声道:“我们有酆岛异虫在手,恶蛟帮若攻打千竹岛也不可能倾巢而出,所以对于恶蛟帮,我们稳守有余。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要练好内功、积累实力,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我们有了足够实力,恶蛟帮根本不足为惧。”


“千仇明白。”


左千仇正色道:“这件事我会想办法推诿几天,看看情况再说。另外,外门日益扩大,这几天,我会留意看是否有好苗子,若是有,我会尽量给他一些表现的机会,让其尽快补充到内门。”


“恩。”


叶希声微微颔首,待左千仇走后,他再次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品读武诀之上。


通过这几天的研究,叶希声在博览众长之余,也对自身所掌握的心剑有了更深的理解,运用剑意的思路也越来越开阔。


心剑是心灵的宣泄、思想的放飞,随着叶希声掌握的武诀越来越多,他发现自己的剑与自己的心结合的愈发紧密,他的剑受他的情绪影响也越来越大。


心高则剑无尽,心清则剑无暇,心冷则剑无回!


这就是叶希声连续数日磨练心剑之所得,也是叶希声对穿越以来心路历程的总结。


心高则剑无尽!


说的是叶希声刚刚穿越之时,成为天河少主,苦练银河刀诀,败尽神川少年高手,这时的叶希声心是无比高傲的,引申至剑意也是无穷无尽、无始无终,可谓攻势。


心清则剑无暇!


说的是叶希声被幽禁的五年,这五年,他不断反思自己,苦练无名剑诀,时刻防备宇文鹰,终于成就完美无瑕的一剑,这时的叶希声心是清明的,引申至剑意则是完美无缺、无懈可击,可谓守势。


心冷则剑无回!


说的是叶希声练成无名剑诀至领悟剑意的那段时间,那时的他为了活命,只能靠手中剑杀出一条血路,不论对手是宇文鹰那样的绝顶高手,还是爻氏三凶那样的弱鸡,在叶希声面前都没有任何区别,他都会倾尽全力挥出最强的一剑,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那时的叶希声心是冷酷的,引申至剑意则是剑出无回、剑出无悔,可谓拼势。


“心剑,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心态自然不同,这三剑是我穿越以来心态的体现,也是我所独有的心剑体系。”


“磨练剑心,接触的剑诀越广,我对剑的理解就越深,长此以往,或许用不了多久,我的心剑还会再生变化。”


“而我最大的依仗,血树,也是一种精神力量,若是能够将其与剑意相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