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在下掌门 > 第一四三章 钓钓鱼、遛遛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酆水渔场,船流如潮。


作为除酆岛外,整个酆水少有的异鱼聚集地,来酆水渔场捕猎水虎鱼的武者,永远都是数不胜数,就像一群群觅食的蚂蚁,密密麻麻遍布整片海域。


“故地重游啊!”


一艘不起眼的单桅帆船上,叶希声头戴圆顶遮阳笠,穿着宽松练功服,以一个懒散的姿势靠坐在甲板船珊外,握竿垂钓,一副悠闲至极的模样。


在他身侧,还摆放着一壶神川老酒,以及一盘魔爪螺干儿。


骄阳当空,海风徐徐。


迎着骄阳海风,品上一口香醇老酒,嚼上一只鲜美螺干儿,放牧四海,悠然垂钓,叶希声只觉得这小日子过的不要太美。


“县衙的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掌门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享乐?”


金妍儿捧着一个硕大的绿椰来到了船珊旁,今日的她也是一身紧窄打扮,高挑的身材、飘逸的长发,再加上胸前足以与绿椰争锋的饱满,霎时吸引了四外船只无数的目光。


金妍儿却浑不在意,指尖锋芒一闪即洞穿了绿椰,随即插上一根细嫩的翠竹,轻弯水蛇一般的腰肢坐在了叶希声身侧,艳唇轻启美美吸了一口椰汁,才朝叶希声道:


“掌门,你昨日吞吞吐吐的,不会就是想约我一起来出海游玩吧?”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厚脸皮跟来的,我师兄才不会约你呢!”


又是一阵芬芳袭来,小婵手持一串菠萝蜜出现在叶希声另一侧,今日她穿的是一件清爽衣裙,愈显身姿娇巧玲珑,俏脸更是红扑扑的,明媚的大眼看向金妍儿时,满是示威之色。


“小婵妹妹,你还是个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


“妍儿姐姐,等我成了你这样的老太婆,就懂了吗?”


看二女针锋相对,即将战火重燃,叶希声赶紧干咳一声:“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清净一会儿,水虎鱼群就在船下,不要惊扰了它们。”


“水虎鱼?!”


二女齐齐一诧,不过待四只美眸先后望向叶希声手中钓竿时,却是齐齐哭笑不得。


“掌门,你真是来钓鱼的吗?”


“师兄,你这鱼竿就是一根青竹,连鱼线鱼钩都没有,又怎么钓鱼?”


“我的鱼线,就是我的双耳。我的鱼钩……”


叶希声轻轻一笑,眸光随即悠然的望向了波涛起伏的海面:“在这海面之下!”


此时,海面之下数丈处。


十二只磨盘大小的龙王蟹,犹如十二个杀神,正在四处围猎着水虎鱼。


水虎鱼是海中的恶狼,龙王蟹是海底的将军,两者之间本没有多少交集,但在叶希声的干涉下,今日,酆水渔场的水虎鱼群却迎来了龙王蟹的侵杀。


水虎鱼凶恶无比,他们的獠牙能咬破中品兵甲,其内的毒素能毒死河鲸海鲨。


可惜,龙王蟹比他们更凶恶,他们的甲壳堪比上品兵甲,他们的前螯后爪更是大杀器,比这个世界上任何的鱼枪还要犀利。


在海底平头哥龙王蟹面前,水虎鱼群连包辣条都不如。


一群又一群的水虎鱼被龙王蟹围追堵截、捕杀分食,犹如一场血腥风暴,以叶希声所在处为中心,不断向四外扩散着……


一时间,海中鱼不聊生。


海面上,叶希声稳坐钓鱼台,以精准的耳力,捕捉着方圆数百丈内水虎鱼群的行踪,然后心念一动,十数只龙王蟹就会替他完成接下来的捕杀工作。


龙王蟹是海族的奇葩,吃的快、消化快、长的快,一条条水虎鱼进入蟹腹,很快就被它们消化为纯粹的天地精华,继而促进自身不断生长,待它们个头变大后又会更加饥饿,需要更多的水虎鱼来进补。


如此恶性循环,犹如一个巨大的吞噬黑洞,在海中扩散蔓延,直至水虎鱼群被捕杀一空,才会停歇。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


半个时辰后,叶希声身侧的金妍儿和小婵正觉索然无趣时,海面上其他的捕者也发觉了海中的异常。


“今日的水虎鱼怎么突然变少了?”


“你们看,那边海上有血迹!”


“怎么回事?”


“不清楚,海下似乎有什么海怪在捕猎水虎鱼,那边几个入水捕鱼的已经很久没有上来了,恐怕……”


恐慌的气氛在众渔船之上蔓延着,一些胆小者已然悄悄驾船离开了渔场,剩下大多武者却依旧不死心,驾驶着船只不断在海面上穿梭。


不过,再无人敢下水一探。


“掌门。”


看到四外武者惶然景象,金妍儿霎时联想到叶希声之前所言,不由美眸微凝:“他们口中的海怪难道就是你的‘鱼钩’?”


“嘘!不要胡说,哪有什么海怪?今天我们只是来钓鱼遛蟹而已。”


叶希声悠闲依旧,伸手抄起一杯神川老酒,美美的抿了一口。


“遛蟹,难道……”


金妍儿恍然大悟,再看叶希声时,不由螓首连摇:“你这招,太狠了!”


小婵此时眸中也满是好奇:“师兄,你捕杀水虎鱼有什么用?”


“捕杀没用,杀绝才有用。”


“为什么?”


看小婵一副好奇宝宝模样,叶希声哈哈一笑:“有人想要用软刀子捅我,我自然也要用钝刀子磨他。”


“什么跟什么?我还是不懂!”小婵被叶希声绕的愈发头晕起来。


“小孩子,不懂就对了。”


金妍儿眸中闪过一丝嘲笑,不无得意道:“掌门要对黑水派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先断了沐江潮的根!”


“老太婆,你是说这片酆水渔场?”


小婵虽气却难掩好奇:“水虎鱼,大家不都是随便捕吗?这和黑水派有什么关系?”


“所以才说你是小孩子!”


金妍儿愈发得意道:“酆水渔场是任由捕猎,但你知道它养活了黑水派多少附庸?酆水渔场是任由捕猎,但你知道它吸引了多少外域武者?这些武者又把多少钱花在了黑水寨?他们辛苦捕猎的水虎鱼,都要通过酆水航线进入各地售卖,这其中又要给黑水派缴纳多少费用?”


“原来如此。”


小婵被问的哑口无言,转头看向了叶希声。


“师兄,清空酆水渔场的确能给黑水派造成重大损失,但是这些依靠捕猎水虎鱼为生的人,他们的损失恐怕要更大吧?”


“所以,我才一直没有对酆水渔场下手。”


叶希声默然点头,良久,方幽幽道:“若非他们逼迫太狠,我也不会把事做绝。他们搬出县衙以势压人,我们无法反抗,但是我们可以和他们比惨……”


“他们让我们损失四千万两,我就要让他们损失十倍百倍,看谁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