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381章 推卸责任的本事难分高下的难兄难弟(求订阅求票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三哥哥,给我看看……”李明达努力地伸出自己那白藕一样的小手。


程处弼将这块兔形香皂伸了过去,李明达两只手捧到了眼前,突然两眼一亮。


“哇……好漂亮好可爱,还好香啊,程三哥哥,我可以吃它吗?”


“???”程处弼看着那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已经越发显得圆润,呈现出婴儿肥状态的可爱小公主。


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那个殿下莫吃,这不是吃的,这是拿来用的,就跟胰子差不多。”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脸色有些发黑地看着这位垂涎欲滴的心头肉,这小祖宗可真是……啥时候变得这么馋了?


“这么香,居然不是吃的……”李明达不禁有些失望,但还是紧紧地捏着这只可爱又香喷喷的玉兔在那里闻着。


“但我还是好喜欢,谢谢程三哥哥……”


这话听得程处弼心中一暖,不愧是情商智商都高于一般人的晋阳公主,这么小的年纪说起好听话来一套一套的。


李世民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此物,那奶白色令人觉得类似于羊脂的质地,还散发着奶香味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是胰子做的?”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叔叔英明,跟胰子算是同一种东西,只不过经过了小侄改良罢了……”


程处弼看到了一向温婉娴静的长孙皇后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块香喷喷的免形香皂,赶紧又拿出了两个漆盒恭敬地向碰上长孙皇后递上。


“娘娘,这两盒是给你的,还有这两盒是给叔叔你的,至于剩下这两盒则是准备送来上皇的。”


长孙皇后接过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先打开了其中一个漆盒,就看到了揭开的油纸中央。


摆着着一块浑圆,但是上面,却有着十分漂亮的花瓣纹路的香皂。


长孙皇后小心翼翼地拿在了手中,放到鼻前轻嗅,果然,能够闻到那种令人心情愉悦,甚至有些诱人的奶香味。


“这真是胰子?这么好看……”


程处弼看着这整整齐齐的一家三口,不由得乐道。“当然是胰子,作为礼物,当然要做得好看一点。”


“对了,用这东西清洁皮肤之后,然后再配上这个润肤油,更能够令皮肤不论寒暑,都能够保持水份……”


程处弼一边说着,一面又从食盒的第二层,拿出了两个不大的小瓷瓶,打开了其中一只的瓶塞。


稍微倒也了一点在手心,然后双手那么一抹以作示范。


然后往长孙皇后伸来的素手掌心也倒了些许,长孙皇后的双手搓揉了一下之后。


又忍不住凑到了鼻子前轻嗅了嗅,不禁两眼一亮。


“咦,感觉手好像不那么的干,而且居然还是奶香味?”


#####


李世民已然坐回了案几跟前,身边的长孙皇后,还有闺女,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正在那里啧啧称奇,满脸欣喜地互相感受着彼此的皮肤。


看到娘子难得如此的轻松快活的模样,李世民对程处弼的印象略微改观了那么一点点。


“你小子这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成日鼓捣这些奇奇怪怪……的好东西。”


李世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自己脸上,瞬间改口。


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这些都是小侄研发药物的副产品,不值一提。”


程处弼秉承着程家人一干扎实肯干,低调做人的原则谦虚地答道。


听闻是程三郎研发药物的副产品,李世民差点就想要问研发的是什么药物。


突然想到了这货前两天才刚刚给自己的大舅哥治了便泌,莫非……


李世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边的娘子还有闺女,此刻她们的心情是那样的快活。


算了,不问,真要问出来。万一这个嘴上没把门的小子又胡说八道,啧啧……


李世民也拿起了打开了程处弼送给自己的香皂盒子,揭开了油纸,只是,在看到了那块椭圆形的香皂上。


那拓印得十分明显的菊花纹路时,李世民的脸色直接黑了至少八个色号。


“???”菊花!又见菊花!


“程老三,你是不是想要故意报复老夫?嗯?!”


看到面黑如锅的李叔叔额角青筋直跳,冲自己扬了扬手中的香皂。


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着那花纹。“叔叔你这话啥意思?我报复你干嘛?”


“那这上面的花纹是怎么回事?”李世民鼻孔开始有冒烟的趋势。


“……”程处弼瞬间秒懂,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说明啥,只能说明皇帝大佬小肚鸡肠。


“叔叔你能不能别多想,这香皂上面如果不印花纹,肯定就没有这么漂亮。


但是若是给大佬爷们上面印多牡丹花,要么月季花,你觉得你能乐意要?


毕竟菊花这是文人雅士最爱,小侄这也是为了顺应您和上皇的需求……”


李世民看到程处弼满脸委屈,很是悲愤的表情,在那里赤急白脸的解释。


仔细一想也对。大佬爷们,弄着牡丹花香皂,那也太不爷们了点。


花里边,最适合君子,或者是文人雅士的,还真就是菊花这种花。


心里边狐疑尽去,略微有了那么一丝丝内疚感的李世民总算是转怒为喜,朝着程处弼道。


“行了行了,老夫就只是跟你开句玩笑,瞧你那样,还当真了不成?”


“对了,那个丁老六的腿伤你治疗得如何了?”


“叔叔放心,愈合良好,不过为了安全第一,我估摸着怎么也还得有两个月才能让他下地。”


“为了让他长好骨骼,小侄也真是费尽了心思,光是每天都给那家伙带上一斤奶。


那家伙自己都说,他这辈子吃得最好的时候,就是在太医署里蹲病房。”


李世民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小子虽然喜欢胡说八道若人讨嫌,可好歹办事的确靠谱得紧。


“对了,这东西制作难不难?”李世民打量着手中的菊花羊奶香皂,罢罢罢,菊花就菊花罢,总比牡丹花强。


听到了李世民这话,程处弼深有感触地摇了摇头吐槽道。


“难倒是不难,可问题是咱们大唐的油料没人种,用香油、茶油太贵。


小侄只能用动物油来做,花了不少的功夫,才养出足够膘肥体壮的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