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医妃惊华:王爷休想逃 > 第2378章 人可能还活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昱麟却想到,父皇母后依旧还是没有半点踪影。


要是等到回了南麟之后还是这样,只怕南麟的天,就得换了。


可他也还是个小孩子,还没逍遥够呢。


一想到以后,冷昱麟那点奇怪的小心思很快就烟消云散,换成了淡淡的惆怅。


没能及时捕捉到他的小郁闷,下首的小橙子一听不仅他带回来的诺儿以后有了着落,自己也能重新回到主子身边,眼睛睁得老大,瞳孔里满满都是惊喜。


下一瞬反应迅速地将身后的小丫头拉了出来,一手干脆利落地按在了她的脑袋上。


“快,给殿下磕头。他以后就是你的主子了!”


另外一边的戊戌城,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


就差掘地三尺,直接将冷君遨跟赵婉兮掉下去的那条地下河给抽干。


可惜,依旧还是一无所获。


花疏影亲自留下监工找人,一开始信心满满,直到半个月后……心神俱疲心灰意冷。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不就是两个人?你们这么多人居然都没有收获,到底干什么吃的?!”


架不住心底的煎熬,好脾气的翩翩公子也烦躁焦虑。


顶住他的怒火,有人小心翼翼地上前。


“您别生气,太子殿下……有信送过来。”


“麟儿的信?”


将呈上来的信件拿在手上展开看了几眼,花疏影的怒气被古怪所取代。


“楚琉璃?人到哪儿了?”


当日楚琉璃在西岐皇宫身受重伤差点殒命,是黄奇跟欧阳简宁在关键时刻救了她一命。


后来为了安全期间,她更是跟着一道回去了他们的府邸养伤。


那段时间,对楚琉璃来说,算得上是此生最难熬,也最清醒的一段时光。


纵然明知楚琉璃曾对自己有敌意,欧阳简宁也不在意,事事亲自照料。


黄奇也不例外。


算起来,那得是楚琉璃这一生中,跟黄奇相处最多的时光。


但她并没有觉着庆幸。


反而,看多了他跟欧阳简宁之间的相处模式之后,她倒真真正正地释然了。


没有感情的两个人却时常心有灵犀,彼此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她还有什么不甘心的?


所以,从欧阳简宁的府邸伤好离开的那一刻,也成为了楚琉璃真正的新生。


眼下找到主子,才是她唯一要做的事情。


告别了冷昱麟并拒绝了他提出要派人护送的提议离开西岐帝都,楚琉璃不做任何停留,一路南下。


路上觉察不对,仔细留意,果然发现有人跟踪。


她自己本来就是暗卫出身,想要找出那些人避开,并不是什么难事。很快,楚琉璃就甩到了好几拨跟踪的人马。


直到觉着没有什么不妥了,才继续前行。


结果让人往前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没进戊戌城,而是绕城而过。


向着戊戌城下游的青山镇而去。


所有人都知道冷君遨跟赵婉兮是从戊戌城的地下祭坛掉入地下河失踪的。


作为赵婉兮的贴身丫鬟,楚琉璃前去找人,却压根不入戊戌城。


更别说是什么花疏影正在较劲的地下河了。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冷昱麟高兴的一宿没睡着,第二天一大早派人告知了黄奇,便同样带着人匆匆南下。


保险起见,身在戊戌城的花疏影亲自上阵,和冷昱麟安排的那张王牌一起,也暗戳戳地跟在了楚琉璃的身后。


随着她一道穿过青山镇,入了深山密林,结果没想到一个不注意,楚琉璃大变活人,居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给消失的无影无踪。


花疏影不敢怠慢,立刻着人进密林搜查,最后发现一间十分简陋的茅草屋。


里头遗留着赵婉兮的发簪。


既然她的发簪在这里,那就很有可能……人根本没死,还活着的!


及时赶来得知这个消息的冷昱麟握着发簪,一双小手激动的瑟瑟发抖。


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什么,又恨的咬牙切齿。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


赵婉兮睡了冗长而痛苦的一觉。


在梦里,她不仅走完了上官婉兮的一生,同样也重温了赵婉兮的前半生。


看着那个穿着一身白大褂站在手术台前的女孩子,她差点没认出来那是自己。


真正的恍如隔世啊。


梦里的她,正在神情认真地做手术,而躺在手术台的人,同样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赵婉兮恍然上前,做手术的自己突然抬头,直直地看着她。


“你想活吗?”


废话,她当然想啊!


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怎么舍得去死?


冷昱麟,冷紫彤,小包子,都在南麟皇宫等着她回去。


还跟公主小姑子约好一起去逛街,也没实现过。


最后的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俊美非凡的脸。


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一双眼睛血红。


带着无尽的眷恋,赵婉兮突然就绷不住了,眼泪一个劲儿地往外流。


“你倒是,赶紧救我啊!我……”


不想死。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晚上。


头顶星光闪闪,十分好看。


在最后一刻被捅了个透心凉,差不多已经妥妥要挂的赵婉兮捂着胸口挣扎着坐起身,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身边的冷君遨。


双眼紧闭,俊颜棱角分明,沾染了几分月光的缘故,看着十分柔和。


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手感也不是一般的好。


好诱人呐,可真让人舍不得。


身后树林有簌簌声响起,赵婉兮警惕后望,看到来着,两人面面相觑。


“夫人你醒了?”


“宁瞬?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


让人尴尬的僵硬跟沉默。


半响过后,宁瞬终于幽幽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其实没死。”


“当日我和爷一道,随着夜凤尘跳进未央宫跟地下河道相连的荷花池,原本就是孤注一掷死里求生。


没想到,还真就找到了一条生路。”


“结果那夜凤尘发现我们尾随之后,立马出手算计。”


“当时我跟爷原本就遭到爆炸的波及,都受了不轻的内伤。加上对底下河道不熟悉,根本避不开夜凤尘设下的陷阱。”


“原本我的确是没法活命的,是爷在关键时刻拼力救我一命,这才……结果没想到,他却被夜凤尘活捉。以至于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