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步步为饵 > 第623章 陷害,姐妹情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年目似星河,笑容灿烂,不细看还好,一细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


石蹇虽一副呆若木鸡状,但潜意识里还是顾全到了大局,他从后面碰了碰君主,眼神盯在那画上抽不开,“陛下?陛下?”


顿时,那画轴被掩上,少年的轮廓在褶皱中消失。


无痕手举画轴,偏头问她:“画上的男子,是何人?”


气氛安静得可怕,石蹇低头看了看一直不敢发言的翾妃娘娘,又抬头看了看君主,眼睛不禁眨了眨……脑海里忽然映出了少年的轮廓,他寻思着,那画中人,怎么和君主长得有几分相似呢?


“臣妾,不敢说!”


石蹇回过神,低头看了眼忽然跪到地上的翾妃。


“你有何不敢?”无痕冷声问。


白饵酝酿了两下,蓦然抬眸,对上了那道质问的眼神,说:“是陛下!”


这样的声音,顿时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个时候,石蹇心中的怀疑像是被证实了一半,他瞥着被君主举着的画轴,恨不得抢过来,再重新比对一下。


相比之下,当事人要显得冷静许多,眼神一动不动,说不上来是惊讶,还是恼怒。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翾妃娘娘您说什么!?”


是如妃失声叫了出来,仿佛在刻意强调什么,“您说那画上的花郎是陛下!!?”


白饵直接忽略身后那些声音,继续说:“陛下潜龙之时,臣妾曾有幸遇见过陛下。是陛下,不记得了而已。”


无痕眼底的光默然一闪,眼神从她神情上移开。


如妃暗中等待,想象着下一瞬龙颜大怒,岂料,那沉默了一下的身影,忽然抬眸,望向了宫墙下那树红枫……


“可幸,你还记得。”


无痕通过鸾镜将手中的画轴物归原主,随后便离开了。


主仆二人跪送罢,不约而同抬起头,相视了一眼,仿佛在说:“是否有些不对劲?”


化险为夷后的白饵,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从容。


那句“可幸你还记得”远没有她预料中那样--透着惊讶、甚至是感动。


反倒,更多的是,“不在乎”、“无关紧要”,就好像,在他眼里,就算她记起了有关李愚的一切、记得李愚的一切,好像,也不重要了?


她心中顿时漏跳一拍,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漠沧无痕,他真的,不爱了吗?


白饵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问题。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摆脱这种挫败感。


但除了这种挫败感,似乎还有什么,恐惧,胆颤……她怕自己再也操控不住他的心?


她不知道,不可名状了。


在鸾镜的搀扶下,主仆二人双双起身,在如妃这出伎俩上,他们早已有了计策。


“宫女小瓶,所犯偷盗,杖责三十,打出宫去!管事嬷嬷不问是非,便急于滥刑,是为失职,自个到量刑司,登记造册,记过去吧!”


鸾镜话音初落,便有一群奴才上前将宫女拖走,管事嬷嬷顿时一副悔不该当初的样子爬到翾妃脚下磕头乞饶,白饵嫌她们太吵,示意鸾镜亲自处理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如妃冷眼旁观着一切,眼眶犹如针刺,就在她怀着一颗极强的报复心,决计扭头离场之时,白饵叫住了她。


不是花美人,也不是汝膤,而是那句“如--妃”。


白饵走过去,不徐不疾,毕竟,偌大的花苑,就只剩了她两个人,现在,她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解决以前那些没时间、没有空间解决的事情。


“小瓶是你安排的,嬷嬷也是你安排的,花苑外面那条路,是漠沧无痕从万寿宫出来返回风华殿常走的路,你之所以选在此处,无非是想吸引他的注意,”


如妃没有回头,甚至没有抬头,直到她一步一步,出现在她面前,亭亭立着,风吹不走,刮不散。


只要她的眼睛是睁着的,她就摆脱不了她。


“吸引他的注意,让他看到那副画。漠沧无痕看到了那副画,就会疑心我,误会我,觉得我朝三暮四,心恋别的男子,我刚才冷宫出来不久,这件事,我只要说不清、道不明,我们两之间的感情,就是雪上加霜。即便我这回说清了,漠沧无痕心里难免膈应,等到日后我又做错了什么,这件事,自然也会在无形之中,将我与他的感情摧毁。这招,叫作“诛心”。”


如妃笑着抬起了眼睛,目光却是阴冷的,“恕妾身愚钝,不能听懂翾妃娘娘的话。”


说罢,如妃作揖的动作,如蜻蜓点水,身影从她眼皮子底下,狠狠地擦过去了。


白饵哂笑,眼神不动:“我受困于冷宫的时候,是你安排的人,在吃食中下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