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家有二郎 > 17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师父拦着我的去路,闷声不响了半天也不说话,最后还是闫绝想办法撬开他的嘴,才知道你们来榭城的原因。”和自己的女儿把该说的说清楚了,樊易天重新回到正题。“听你师父说,当时你们的重点是两件事:一个是我为什么要找和朝廷有关的令牌碎片,另一个是远在戎城的邢右荇为什么会中佛口无心。”


“既然师父对樊门主坦白到这个地步,那我也就不多做隐瞒了。我确实对此深感好奇,但真正让我在意的是,邢叔在我家待了一辈子,我从没见他有做侮辱朝廷或是侮辱铁骑军的事,为什么阁下会跟师父说他并非善类?”


虽然之后发生的种种,都证明不管是邢右荇还是家中长辈,对他也几乎就没说过一句真话,可他们找碎片那会儿一切都还没发生,樊易天凭什么认定邢叔有问题?还是说在他开始查真相之前,邢叔其实已经做过什么事,刚好被这位樊门主察觉,亦或是有人好心告诉他,所以他才会一早就开始参与到所有的事里来。


“此事有些说来话长。那时岳父带我第一次见朝廷密使,对方穿着夜行衣,脸上蒙了块黑布,根本看不清长相,唯一能分辨身份的,就是他腰际右侧戴着的令牌。因为朝廷每次派来找他们办事的人都蒙着面,实在没法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所以皇帝就以这块令牌为信物,不管来人长得什么样子,只要他戴着这块令牌,他们就必须完成他的委托。


“他告诉我们当年朝廷曾派一影卫潜入铁骑军,之后铁骑将军因叛国之罪伏诛,军中众人则各自回了自己的家乡生活,唯有此人仿若从没出现过一样,始终无法探知其行踪。然而就在这几日,潜伏在各处的影卫突然传回消息,说已经查实那人在那件事之后,将自己伪装成某将士侍从,并跟随对方回家乡定居至今。


“虽然已经几十年时间过去,记得铁骑军的百姓也所剩无几,但朝廷担心仍有人对朝廷处置铁骑将军一事心中不满,所以不方便继续调查下去。想到唐门在江湖上的名号,跟朝廷也算得上是姻亲,两边也已经合作多次,所以派他来传达皇帝旨意:务必查出隐藏在民间的那个影卫的下落。”


“影卫很多地方都在模仿朝廷,安排人员层级分布各处,任何人探查得到的消息,都只能报给比自己高一级的人,之后再层层往上汇报,直到消息传回京城。这种方法有利有弊,好的是只要人手足够多,几乎没有任何事可以瞒得了皇帝,但反过来说上头得到的消息越多,越难分辨消息具体出自哪里。”


瑜王爷独自办事后不久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向自己的父皇提及过此事,但对方表示这个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一两日可以解决的。况且对朝廷来说此法虽然获得的消息极为杂乱,但那总比无法获取所有事情要好上许多。如果他能想出更好的方法代替,那么换其他方法收集消息也可以,不然只能用此法获知朝廷无法得知的消息。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父皇说的是对的,朝廷虽能以法管治天下,却无法保证每个人都愿意守此法好好做人,更无法保证是否会有人借礼法为己谋私。借由影卫之手查到的消息,想要追查其源头确实有点难度,但知道有这样的事存在,总比一直蒙在鼓里要好。至少现在朝廷可以安排信任的人过去调查,查出真相后该谁担责任就谁担,没一个能逃得了。


“正如瑜王爷所说,影卫提供的线索极少,加上整件事年代久远,就算知道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我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查出对方的名字叫邢右荇,但他在哪里就怎么都查不出了。之后唐门发生了各种事,朝廷那边也没派人来催,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直到几年前意外遇到你师父,而他也愿意助我一起调查,事情才得以继续下去。


“但让整件事真正有进展,还是因为你们那次去唐门,而方公子你又已告诉他,邢右荇同你家曾有往来的事。荰垣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家住在哪里,于是我们就顺着这个线索一路找去你家,却发现那边只剩下一座空宅。不仅院子里杂草丛生,桌椅上更是积了厚厚一层灰,就好像这里已经有十数年无人居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