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狂野十八少年时 > 第八十一章 细柳四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崖小县城里确实没什么值得可看的地方,万帆陪着赵永泉等人在县城最繁华的新开路上转悠了一下午,晚上在云山宾馆尽了自己东道主的义务。


第二天,万帆带着他们到了红崖最有名的风景区冰峪沟去游玩了一天。


九十年代的冰峪沟并没有多少人工开发的地方,一切都是原始的生态美。


虽然红崖小城没给赵永泉留下什么印象,但是冰峪沟却让他连连赞美。


“想不到你们这小地方竟然还有这样的风景,这可比京城的一些风景强多了。”


京城那是沾了首都的光,除了长城故宫这些和历史有关的景区,万帆真心没觉得京城有什么好看的。


就香山红叶在北方很多地方都有,根本没啥看头。


“这个风景区将来某一天就是我的,到时候你们再来玩。”万帆大言不惭。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上一世冰峪沟风景区好像在九十年代末期经营权就承包给红崖一个开木器厂的人了。


但这一世万帆如果想承包经营权的话,他认为自己能得到。


后世那个承包冰峪沟的人两年前还在家具厂烧锅炉呢,现在估计也才开始个体经营。


万帆认为自己不会输给他。


从冰峪沟回来,万帆就合计去细柳的事情。


既然赵永泉和细柳的贺朝有联系,万帆没理由不加以利用。


二十九号晚上万帆花了二百元买了很多礼品去了一趟谭元笑家。


这段时间他老耽误工,车间主任是必须要打点打点的。


搞定了车间主任后,第二天万帆就和赵永泉四人坐客车去细柳。


这个时期红崖还没有专门跑细柳的客车,那些到细柳进货的人首先要做客车到垓县,然后在垓县倒车去海城,中途在细柳下车。


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服装交易市场,细柳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经过十年左右的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了东北地区最大一个带有综合性性质的民间交易市场。


虽然市场里主要还是以布匹和服装交易为主,但已经开始向多元发展,出现了鞋帽小百和一些小电子商品。


尽管细柳市场已经开始向多元发展,但九一年的细柳市场依然还是有点破破烂烂的。


新建的大市场还没有竣工使用,老市场还像农村集市一样。


以前这里是一块农田,经过多年的发展虽然已经看不出农田的样子,但依然一副农村集市的景象。


万帆和赵永泉等人几乎等于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来到细柳,到细柳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


赵永泉说他来过好几次细柳万帆这回是信了,因为他在停车场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贺朝。


细柳四虎在这一代是名声显赫,贺朝则是细柳四虎之首。


九一年的贺朝已经不干拿锤子砸客车玻璃的事情了,前呼后拥的俨然一个老板的派头。


其实几年前他不过就是细柳街上一个小混混。


在附近很多人因为倒腾布匹和服装开始发家后,当时他的心也痒痒了。


但他既不倒腾布匹也不倒腾衣服,而是从住宿入手。


他把自己家的院子都改成了旅店饭店。


可是并没有什么顾客上门。


光有旅店没有顾客也不行。


当时的细柳虽然没有很正规的旅店,但是不少人家都把自己家的房子腾出来供应给外地来的客户住。


所以每个到细柳的客车几乎都有自己熟悉的家庭旅店,他一个新开店的和谁都不熟悉当然没人来了。


贺朝做的非常的霸气,手里拎着个锤子带着几个小伙伴挨个客车让车主到他家去驻店。


车主说不去他就抡锤子砸客车玻璃。


这一招非常的狠。


夏天客车没玻璃还凑合能跑,但是冬天没玻璃就要了命了。


你报警吧,当地警察来了就是把他带走了,过不了三天他就又出来了继续抡锤子砸玻璃,后期警察都不管了。


这还是比较温柔的玩法,猛烈点的不但砸玻璃还砸人,没事儿就找你点茬修理你。


细柳四条龙的起家史就是这样来的。


现在他们有旅店有饭店,而且规模已经不小了,据说这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有上百万的身家了。


现在的贺朝当然不用敲客车玻璃,他已经有了多达几十辆客车的固定客源,住宿一晚三元,一辆客车通常有七十个左右的客源,这样一辆外地来细柳拉货的客车能给他带来二百多元的收入。


几十辆车一天就是几千元的收入,再加上饭店的收入,说他现在每天收入过万并不夸张。


赵永泉和贺朝的相识先是业务上的往来,有了旅店等固定客源后贺朝扩大业务经营就在京城大红门进货到细柳进行批发。


赵永泉贸易公司在大红门有摊位,双方就这么认识了。


在了解了一些赵永泉的背景后,赵永泉自然就成了贺朝巴结的对象。


当晚,贺朝在细柳最高级的酒店设宴款待赵永泉,赵永泉顺势就把万帆介绍给了贺朝认识。


贺朝没有细问万帆是干什么的,但赵永泉的背景他是知道一些的,能被赵永泉看重的人自然不会是等闲之人。


吃完饭,贺朝带着赵永泉一行人到娱乐场所去潇洒。


当时的娱乐场所如果不做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没啥娱乐的。


用卡拉OK录像带唱歌,打桌球电子游戏什么的。


万帆没有跟赵永泉去做那些男人爱做的事情,他和白笙在一个茶座一边喝茶一边东拉西扯。


“喂!我说兄弟!你和我妹妹没有什么关系吧?”


万帆斜了白笙一眼:“我说你是不是喝多了?怎么会冒出这么个问题?”


“嘿嘿!我感觉我妹妹从你走了以后老有点魂不守舍的,老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


“她魂不守舍的你就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你这家伙良心大大滴坏了。”


“我总觉得你和我妹妹有点什么。”


“别老你觉得,你觉得的东西说不定都是错的,说说现在你们赚了多少钱?”


“钱还行,虽然不算太多,但是乐队维持下去不是问题,卖录音带乐队一人分了一万多。酒吧点歌我们一晚上一人能分二三百元。”


这还是乐队太多,如果就他们一个乐队在火鸟驻唱,一个人一晚上分一千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