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偷 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甫嵩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这一辈子牛逼过、辉煌过、低谷过、落魄过,总之已经走到人生后半段的他,基本上什么都经历过了。


半截身体入土的人了,对于功名利禄已经看的比较洒脱了,现在唯一割舍不下的,就只剩下这张脸。


别的都好说,老脸说啥都不能丢,说什么也要囫囵个的带进棺材里去。


看着皇甫嵩执拗的样子,陶商知道这面大纛旗上的字说什么也得改了。


可惜了自己想破脑袋给皇甫嵩添加的这些高大上的名号。


依照陶商的性格,其实这已经算手下留情了,他刚开始甚至想给皇甫嵩绣一个“齐天大圣”的名头拉出去溜溜来着。


希望落空了,陶商感到很惋惜,他挥了挥手示意扯旗的士卒下去,接着长叹口气,道:“老师,弟子分析,白波军这几天很有可能就会来劫营了。”


皇甫嵩没有任何的诧异,反倒是显得颇为欣慰。


“不错,没枉费这段时间老夫教了你这么多,你能想到白波军近期会来劫寨这一层,可见你平日确实是用了心思、下苦功了。”


陶商很轻柔的笑着,道:“老师,弟子今日除了做这面大纛旗之外,还命人给您打造了一副铠甲,实在是有事相求,希望老师能够应允。”


皇甫嵩‘’哼‘’了一声,道:“一肚子的鬼主意,怎么?打算等白波军劫寨的时候,让老夫现身,替你完成你计策中的另外一环?”


“老师冰雪聪明,弟子远不能及。”


皇甫嵩摸着胡须,长叹口气,感慨言道:“收徒如此,复有何望哉?”


这句话很有深意,既可以理解为“收了你,我的人生还有什么奢望?”也可以理解成“收了你,我人生还有什么指望?“


着实是一语双关,也不知道这话中之意,是赞陶商,还是在隐隐的贬他。


…………


…………


深夜,由黄巾渠帅郭大、副帅韩暹、李乐、胡才等人率领五万精锐白波军士兵,悄悄地由右斜方的谷口出动,奔着徐州军营所在的地方,悄悄的摸索过去,而杨奉则是领命镇守白波谷。


白波谷出口虽多,但自波城右斜谷口却在白波谷右林一处极隐秘处,平常人不知道的,根本就发现不了这处谷口的踪迹。


徐州军和鲍信军,王匡的河内军分为三路犄角之势,将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各依河流与山谷岔口布置营盘,将白波谷拱卫正中,在排兵布局上,隐隐有合围之势。


看着远处幽静的徐州军营,郭大不由伸出了舌头,兴奋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在他看来,徐州营盘中,此刻已是进入了梦想的一万兵马,就是自己的盘中肉,鼎中食!


今日既然是偷营,就要将徐州军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在这个世道里,人命如草芥,在郭大这样的凶贼眼中,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一人是恶杀万人是雄!他出身草莽,若要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让别人怕他,就必须要成为枭雄!而成为枭雄的首要原则,对他来说就是杀人!他要脚踏累累的尸骨一步步上前,腥风血雨踏上巅峰。


郭大的理想很崇高,他不甘于只当个普通的贼首,他的梦想很有可能是“山贼王”。


“老三,你带领一部人马,绕到营寨南面,等待老子在前寨举火,一会便两路夹击杀入徐州军营盘,来他个里应外合!”


“诺!”


“老五,你带着一队人马悄悄的埋伏在徐州营盘的附近成为暗哨,若是看到鲍信或是王匡等人派兵接应,即刻阻击,并以暗号知会于我!”


“诺!”


郭大有条不絮的将战术吩咐了下去,韩暹与胡便分别领命而去。


待两人领兵分别走后,郭大缓缓的转过了头,如豺狼般盯视了不远处的徐州营盘很久之后,方才冷笑着对身旁的李乐说道。


“走吧,老四!跟我杀进那座营盘,让汉军士卒的首级,明日白间全都高高的挂在咱们自波城的城楼和栅门之上!让天下人再不敢轻易来触碰我们白波军的眉头!”


李乐舔了舔嘴唇,亦是冷笑地回道:“走吧老大!让兄弟们杀个痛快!”


……


……


陶商坐在自己的帅帐之内,看着皇甫嵩亲自注解的《黄石公三略》,一灯如豆,只是依稀的能够照亮简牍的程度。


依稀间,帅帐的远处隐隐的传来了喊杀之声。


马匹的厮鸣、杂乱的喊叫、甲胄相互撞击的声音、喝骂声、欢呼声、拼死搏杀的声音,全都相互交织在了一起……这是夜战必然会引起的混乱节奏。


陶商将手中的简牍放下,缓缓的从软塌上站起了身,正巧糜芳掀开布帘,走了进来。


“终于来劫营了?”陶商微笑道。


糜芳搓着双手,嘿然道:“总算是来了,不枉咱们设下这么大的阵仗等着他们!白波军若是不来,岂不白白糟蹋了将士们在营盘内挖坑布索的辛苦?”


陶商赞同的点了点头,刚想抬步走出帅帐,似是又想到了什么,慢慢的将迈出的腿收回,又坐了下去,拿起手中的简牍,认真细读简牍上的内容。


糜芳一见陶商这个架势,不由感到奇怪,垂询道:“公子,你日间在营盘内,安排布置了好几个时辰,不就是为了今夜收网打鱼吗?怎么临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是潜身缩在这,不出去了呢?放心吧,我派遣精锐保护于你,定然不会有事!”


陶商继续翻阅了手中的简牍,道:“今夜的战局,我想给老师的一个机会,就让老人家好好表现一下吧,大汉军神在临战场会黄巾余孽……我身为土地就不过去掺和了,让老人家过足瘾……他也得有两三年没上战场了吧。”


糜芳心下对陶商的谦让也颇为感动……不过“现现眼”这个词,糜芳感觉真是越听越别扭。


“大公子,毕竟设计这一连串主意的人是你,你这些天为了这些事忙里忙外的操劳不少,如今到了该扬名的时候,却都教别人弄了去,末将委实替您感到不平。”


陶商随意的耸耸肩,道:“无所谓。该属于我的,早晚必须要属于我……至于声名这个东西,不能不要,但也不能要的太多,不要的话是傻子,要的太多了是累赘……这一点我得把握分寸,糜兄就不要在这跟我耽搁了,你去前阵相助老师便是,今日不仅是皇甫公,糜兄你若是不趁着机会露一把脸,岂不可惜?”


糜芳见陶商心意已决,心中也不由有几分暗叹。


表面上看上去是个谦谨温柔的谦谦君子,内心却狡猾诡诈、放浪出奇……可这会面收网之时,却又偏偏放弃扬名之机,成全皇甫嵩……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糜芳想不通,也就不在多想,拱拱手转身离去。


……


……


此时此刻,徐州军和白波军已经在营寨内交上了手。


对于白波军的偷袭,徐州军于白日间在陶商的指挥一下,已经在营内布置好了充分的安排。


陷坑、绊马索在白波军冲进营寨辕门的前一刻,就立刻发挥了作用!


倒不是这些机关险境会对白波军产生多大的杀伤力,但重要的是,由于徐州的营盘是依山傍水而建,且在陶商的安排下特意建造的进出相对狭隘,因此绊马索和陷坑的作用就是在白波军进入营盘内部之前,对白波军大部头的兵马冲进营寨造成障碍,令他们的冲击遭到阻隔,导致近不能近,退不能退,将战场林列在辕门这一处相对狭隘的地方。


如此一来,两军搏杀的主要地点,就变成了徐州军的营寨辕门与延展开来的栅栏前,双方的关注点也几乎全都集中在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