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拐个仙界男神当老公 > 第32章 正式拜入绕芳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走到五楼,花易和流尘奋笔疾书,实则紧张的手抖,写出来的字奇丑无比。


苏羡云走到花易面前,停下来认真看着她写字。花易内心崩溃,表面假装淡定,甚至还把门规念出声。


“不准私斗,团结同门……”


苏羡云默默接话道:“你倒是这一条念的清楚。”


花易准备继续抄写的时候,苏羡云道:“为何藏书阁里面书本都移动了位置,藏书阁当中还有不少煞气?”


流尘闻言,一下子站起来扑到苏羡云面前,认错道:“师尊,方才我与花易师妹在藏书阁当中消灭一乱窜的煞气,才会不小心弄乱了藏书。”


花易心中暗骂流尘沉不住气,也只得跟着认罪。


苏羡云冰冷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一圈后,叹了口气道:“罢了,你们二人不用抄写门规了。”


二人同时眼睛闪亮抬起眼睛,就听到苏羡云继续道:“在藏书阁禁闭五天后,去登华殿当着众仙徒面口述检讨。”说完,一甩袖子离开。


花易和流尘面面相觑,半晌流尘捂着头蹲在地上道:“师尊这次真的生气了!”


“不用抄写门规了,不是好事?”花易还没有理解流尘道想法。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流尘捂着头给花易解释,东平君平日最低道惩罚就是抄写门规,其次是禁闭,最厉害的惩罚便是当中口述检讨。


花易还是不明白:“随便说两句不就得了?”


流尘痛苦道:“才不是,说的不够深刻要重新说,说到深刻为止!”


“你很有经验?”花易问道。


流尘闭上眼睛,仿佛想到了不好的回忆:“我去年被惩罚口述检讨,站在登华殿检讨了三个时辰才过关。”


花易嘴角抽搐,实在不知道如何形容流尘。


流尘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拜师礼你行了,苏羡云有没有让你奉茶?”花易摇摇头,流尘接着道,“看来师尊还有后悔的余地,这次检讨不好你就等着被师尊逐出师门吧。”


花易对着流尘不满翻了个白眼,不明白为何流尘整日把逐出师门挂在嘴边。只是她心中也在暗自担心,于是接下来的五天,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进行一个深刻的检讨。


她同流尘把藏书阁的书重新整理好后,抱着门规研究。


绕芳殿的门规多且杂,比天宫的规矩还要多。而花易不但犯了“顶撞师兄师尊”之罪,还犯了“私斗”之罪,看来这次麻烦不小。


她突然怀念起还未飞升的日子,尽管经常饱一顿饥一顿,还要担惊受怕,却不用苦恼会不会被逐出师门。


花易举起手腕,看着闪闪发光的铃铛叹气,什么时候能回到天宫。


转眼间,五天时间已经度过。


花易同流尘迈着沉重的步伐前往登华殿,不知道面对他们二人的是什么。


今日是所有的仙徒奉茶的日子,行过拜师礼,就要给师尊奉茶。喝下茶水,才能算是正式拜入门下。


花易望着茫茫人海,腿肚子就有些发抖。


她暗自骂自己没用,当初面对魔界和鬼族战斗,率领那么多天兵战斗的时候都不害怕!


仙徒们一个个拜师奉茶,花易这时候发现仙尊赤羽一连喝了几十杯茶,脸色有些难看,不由得捂着嘴笑起来。


一旁的流尘无奈道:“这种情况你还笑的出来,检讨想好了?”


“不是,我很好奇仙尊每年都要喝这么多茶吗?”花易小声询问。


流尘对着花易翻了个白眼道:“你能不能注意力不要在这么奇怪的地方?不过……”他顿了一下,“确实差不多。”


花易还想笑,一抬眼就见到苏羡云冷漠的眼神望过来,顿时收起笑脸。


等到大多数仙徒奉茶完毕,花易和流尘被苏羡云叫到了最前面。他们两个对视一眼,叹着气走过去。


“今日花易同流尘违反门规,需要做深刻检讨。”苏羡云道,“你们谁先开始?”


流尘撞了一下花易,花易瞪了流尘一眼,两个人谁也不想先开头。


宋伊宁在不远处望着二人叹气,追月无奈道:“流尘可算遇到个可以吵架的了。”


流尘和花易僵持一会儿,苏羡云轻咳一声,流尘用力撞了花易一下,把她整个人撞的向前踉跄了一步。


花易转头瞪了流尘一眼,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是花易,东平君的第七个弟子。”


话音刚落,下面一片哗然。之前花易刚刚入门就被罚去藏书阁的事情早就传的人尽皆知,如今见到真人,众人也都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


“我不该在入门之前跟师尊顶嘴。”花易咬着牙说出这番话,下面的人听的一阵发愣。


宋伊宁也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询问追月,追月点点头,告诉她之前花易跟东平君说话很没大没小。


闻言,宋伊宁捏了一把汗,越来越不能了解东平君。


苏羡云脸色很不好看,想要花易说与流尘争斗的事情,她怎么什么都往外说!看着仙徒们复杂的神情,他明白自己的威信要重新树立了。


花易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么劲爆消息,继续道:“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毕竟师尊一开始也没告诉我他是东平君。而且他有时候的做法确实……”


“花易!”柳叙白轻声喊她,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苏羡云脸上阴晴不定,看上去应该是有些生气。


花易这才意识到好像说多了,只得笑笑道:“总之,这件事是我不对。第二件事,就是我不该与流尘师兄一言不合开打。”


仙徒们倒吸一口凉气,还未正式入门就违反门规的恐怕花易是第一人。


花易叹了口气道:“我做的这些事,违反了门规,还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五天我深刻反省,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还请大家能够原谅我。”


说完,花易用恳求的眼神看向苏羡云。


苏羡云额头青筋跳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道:“反省的不够深刻,继续反省。”


苏羡云!


花易咬牙切齿,尽量挤出一个笑容,转过头去对着仙徒们继续检讨自己的错误。她在心中暗自盘算,如何让苏羡云有火发不出来。


经过一个时辰的检讨,花易的嗓子都快冒烟,苏羡云才放过她,让她给自己奉茶。


花易满脸堆笑,心中怨念万分。她将茶水递给苏羡云,用温柔的能够掐出水来的声音道:“师尊,喝完茶我准备亲自去给您整理书房可好?”


苏羡云喝下茶,饶有兴趣的看着她,道:“为何突然这么好心?”


“因为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花易很认真道。


苏羡云对于花易的改变很满意,点头答应下来。花易转过身,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你个苏羡云,我要让你知道得罪天宫第一武神的下场。


这样想着,她连蹦带跳进入到苏羡云的房间。


前几日自己受伤时躺的房间是苏羡云给第七名直系弟子准备的,而他的房间则在花易房间的东面方向,屋子后面有一汪池塘,朵朵荷花盛开,隐约能够见到几只小鲤鱼在其中游荡。


整个屋子陈设依旧是简单无比,满屋子都是兰花的香气。屋子不小,共三个房间。除了接待弟子的前室,还有靠南的书房和北面的卧室。


花易径直走入书房当中,一个木质书橱,以及一张摆着笔墨纸砚的木桌。她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下,目光集中到了桌角摆着的一本书上面。


她随手翻看几下,上面无非记载的是关于一些与灵魄对话的内容。这些在天宫她也见到不少,并且记载比这本清楚准确许多。


“这种书也就只能当课外爱好随便读读,当不了真。”花易说着将书随便仍在砚台旁边。


花易心中一个坏主意升起,她用力碰了一下桌子,砚台掐好打翻在书本上,将大半的内容全部抹去。


她强忍住坏事得逞的笑容,装出一副焦急的模样准备向外冲去。


苏羡云主持完奉茶,准备回到房间查看花易收拾的如何,见她匆忙奔出来,右眼皮不安的跳动了几下。


“师尊,不好了!”花易扯住苏羡云的袖子,“我因为在藏书阁坐的时间太长,腿脚不听使唤,方才一不小心撞到桌子上,砚台里的墨便洒在了师尊书本之上!”


苏羡云捂住头,压抑住想要拔剑的冲动。无论是从他对于花易的了解,还是现在花易的表情来看,她绝对是故意的!


花易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眼巴巴盯着苏羡云道:“师尊,你别怪我可不可以,我也是好心办坏事……”说着,还哽咽起来。


苏羡云面无表情淡淡道:“我不怪你。”


“师尊,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花易破涕为笑。


“你只要帮我重新抄写一遍即可。”苏羡云认真的说着,拍了拍花易的肩膀,“我相信这件事你应该可以做好。”


花易嘴巴忍不住张大,下巴都差一点要掉下来。


苏羡云眼神中带着一丝得意,拉着她走进自己的书房,在花易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从书橱中找出几本残破本递给她道:“你方才弄坏的那本书中内容,大多出于这几本,你自己看着摘抄关于与灵魄对话的内容即可。”


花易接过书本欲哭无泪,这不代表着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