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万古神医 > 第二章 山下来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邙山群峦叠嶂,山间终年积雪,在这极寒的气候下生长的古木,却生得异常挺拔俊秀。


江无尘立于山脚,远望着那条上山的小路,每年雪季来临时,便很少有人下山,这条路一直往下通往瀚江,冬时的瀚江冰面极厚,开春时节倒是有不少低阶的水兽出没,是星玄宗外门弟子们历练和攒存积蓄的好去所。


算着日子,也该是要到了燕楚寒的忌日了。


燕楚寒生前性情孤僻,并无门生,宗门上下也有不少不错的苗子,大概都不能入他老的法眼,江无尘记得燕老曾和他说笑,说想来想去还是得收个关门弟子,免得归魂九幽都没个人为他送终。


燕楚寒是个严酷的人,十几年来江无尘并不曾见他说过笑,但至今江无尘都还记得那日燕老的笑容,饱经风霜的老脸上布满了褶皱,江无尘跪在他面前象征性的磕了头。


“尘儿,勿要对旁人说起你是我燕楚寒的徒弟,等你洗魂结魄的那一日他们自然就会明白。”北邙山观星阁,燕楚寒背手转身遥望夜空:“你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吧,我答应过故人不向你透露半句,他希望你能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终此一生,可你……本不该如此。想知道答案的话,去灵器阁走一趟吧……”


江无尘收回思绪,一道冷风扫过,他将薄衣裹得更紧了。


“来了。”


药奴的声音再次从耳边响起,江无尘大喜,急忙迈着步子迎上山去,阴霾的雪幕中看不见半点人影。


“轰隆隆~”


忽地一阵响声从背后传来,江无尘赶忙回头,却见一头独角雪狮拉着车驾朝山上疾驰而上,赶车之人竟是女流,随车驾同行是一支轻骑。隔着雪幕江无尘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只觉得这阵势非同小可。


“我勒个去,这该不会是要敌寇入侵的桥段吧!”


江无尘木然,他本以为药奴说的人是从山上下来的,却不曾料是从山下来。


“前面是何人!”


赶车的女子停下车辇,声音有些冷漠。


江无尘虽是废人一个,却也在这星玄宗生活了十几年,多少还是懂些规矩的,此路往下并不通瀚冰城,上头不远处就有星玄宗的看护,敢乘车辇由此长驱直入的必定大有来头,他断定自己在这些人手上活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


可机会就在眼前,入不了宗,去哪弄个姑娘完成任务?山下又是杳无人烟的冰川雪原,再不碰碰运气岂不是只有等死?


“尔等是何人?何故擅闯星玄宗?”江无尘挺直了腰杆,这孱弱的身子骨本就没了几分中气,铆足了劲儿呵斥,险些一口气憋死过去。


“燕儿不得无礼。”车轿中有声音传出,是一女子,雪林间立时寂静,那声音宛若灵韵贯穿山野。


“我等来自北澜城,特来贵宗拜访燕楚寒大长老,还劳烦小哥通秉一声。”


北澜城?


不对,拜访燕楚寒?


江无尘惊得失神,北澜城与瀚冰城隔着瀚江,又隔着一道大川,此地距离北澜城中心有数百里地,漠雪帝国各城之间少有往来,这些北澜城的人跑这么远来拜访燕长老作甚,倒是燕楚寒的死讯尚未公开江无尘是知晓的,毕竟燕楚寒是瀚冰城的脊梁。


“宿主,轿子里的女子有病,她是北澜城城主的女儿,是来求燕楚寒医治的,你的机会来啦。”


药奴一言惊醒梦中人,城主的女儿,果然来头不小!江无尘算是明白了药奴的用意,可燕楚寒会治病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你……有病!”


“大胆狂徒!竟敢出言不逊侮辱我家小姐!”


江无尘话才刚刚脱口,就见独角雪狮背后那女子一个腾身,顷刻间便闪至江无尘跟前,纤细的手指已然扼住了江无尘的脖子。


“燕儿住手!退下!”轿子里再度传来呵斥声。


江无尘瞥清了这女子的模样,一身长衫外绑着皮甲,高马尾,英姿飒爽,身材火辣,模样倒也还行,就是表情太冷了些,就好像江无尘甩了她似的。


“咳咳……”江无尘大咳几声,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面色惨白。


“你是何人,怎知我有病?”轿子里传来诧异的询问。


江无尘止住咳声,摆起袖子正经道:“我乃燕长老关门弟子,家师早料到有贵客来访,特命我在此等候,如果情况紧急,我还可以为姑娘提前诊断一番。”


“就凭你?”皮甲女子一脸不屑,冷斥:“我看你全身上下没有一丝魂力,一副病殃殃的样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废人!燕楚寒一生从未收徒,怎么有你这等的关门弟子?”


“是与不是,试试便知,谁说没有魂力就不能治病的?难道我就不能是因为潜心研习医术耽误了修行么?”江无尘起身质问。


“你进来吧。”


皮甲女子刚想怼回去,轿子里的女子再次发声。


江无尘也懵了,想不到自己三言两语竟有如此魅力,北澜城城主之女居然邀他同乘,这是何等的三生有幸?


冷静一想便也释然,如皮甲女子所言,他不过是个废人,喘气都难,试试又何妨,他还没有起歹心的资格,这是一支军队,每个人打个喷嚏都够他死上好几百回了。


江无尘掸了掸身上的积雪,大步向前走去,寒冷和饥饿令他腿软,皮甲女子欲拦又止,八成是觉得这样的废人的确构不成半点儿威胁。


独角雪狮那双冷厉的眸子死盯着江无尘,他勉为其难的挤出微笑,硬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上了轿子,那一举一动像极了行将就木的老者,顽强且不甘。


帘子从里面掀开了,江无尘目光迎上去的那一刻,是前所未有的窒息,那双黑亮的眸子宛若明镜,原来肤如凝脂,貌若天人这种词汇并非虚构,他颤巍巍的挪动着身子,轿子足够宽敞,他掠过女子的白裙,缩进角落,目光却久久定格。


“冷吗?”女子与江无尘年纪相仿,被盯着有几分羞涩,便试图打破这尴尬。


“比外面暖和多了,小姐姐芳龄几何啊?”


“小姐姐?”女子诧异。


“就是小仙女的意思,我常年游历在外,外面的人见到好看的姑娘都这么叫。”江无尘感受着久违的温暖,瞥见一旁搁置的雪绒袍子,便一把抓过来裹在身上,还不停哆嗦着。


女子秀眉微微皱起,惊得没了声。


“走啊,先上山,让她开慢点,有病在身不宜颠簸,路上我好好给你诊断诊断,对了小姐姐,我能接触你的身子吗?”


【求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