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 第102章量力而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昭君:“郭子易就喜欢有女人陪在身边。”昭阳:“昭君,不能这样说郭先生的,慕容旷的事还要不要郭先生帮忙了?”昭君:“他已经答应了不能不帮忙。”昭阳冲郭子易说:“郭先生,见谅啊!”


郭子易:“已经习惯了,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还不了了,只能等下辈子再弥补了。”昭君:“下辈子还不一定认识你呢,别给我扯那么多,我不需要你弥补什么,什么时候去东越城?”


郭子易:“我去东越城跟你扯不上任何关系,找到其他王子的把柄,慕容旷置身事外,继承王位心安理得。”昭阳:“郭先生这样做是对的,谁还没有一点错处,千万不要把慕容旷牵扯进去。”


昭君:“姐,郭子易说什么你都认为是对的?”昭阳:“想请郭先生帮忙,就得按照郭先生说的做,否则郭先生一走了之,你没处寻去。”昭君服软了:“好吧!好吧!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做。”


暂时不能去洛卡了,郭子易要为进东越城做打算,此去东越城身边只有秋枫、若云主仆,他们只是伴眷派不上用场,王公贵族官场黑暗得有助手才能查明白,神龙门的人可以派上用场。


一大早昭阳就向范果和谭闵告辞:“两位仙长,昭阳打扰了,就此别过!”谭闵喜欢稳重端庄的昭阳,不喜欢毛糙急脾气的昭君:“长公主,既然来了就多住几日。”昭阳:“已经打扰二位仙长了。”


昭君:“师父!我也回莫家村了。”谭闵:“不送,太子妃慢走。”昭阳:“昭君,去庆国府住一段日子吧,慕容旷外出狩猎,你们暂时也不能回东越城。”昭君:“回莫家村,然后再去庆国府。”


郭子易:“我送长公主回庆国府。”昭阳:“秋枫,一块去庆国府看看?”秋枫看看郭子易,郭子易没有任何反应,秋枫:“好啊!正想去庆国府看看,若云,给长公主带些礼物。”


昭君:“乡下能有什么好东西?梵悔!咱们走!”带着梵悔下山了,昭阳:“秋枫妹妹别见怪,我妹妹就是那样,从小辈宠坏了。”秋枫:“郭子易,昭君郡主好像是因为你才迁怒与我的吧?”


郭子易往外走:“哪有!昭君就那样,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本来热闹的山巅雅苑,一下子又只剩下范果和谭闵了,谭闵:“又清静了。”范果:“昭君本质不坏,主要是针对郭子易。”


谭闵:“知道,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长公主很有城府,是个有远见成大事的人。”范果:“庆丰城兵马大将军,现在辅佐弟弟昭尧,一心为庆丰城,郭子易看重长公主为人,才不遗余力的帮他。”


谭闵:“往事繁华都是过眼云烟,实实在在才是真,神兽山是个好地方,瀑布温泉更神奇。”范果:“做一对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谭闵:“谁和你是神仙眷侣,你是我师兄,我是你师妹。”


庆国府,昭阳热情接待郭子易和秋枫,庆国府藏于山间,极度奢华,郭子易赞不绝口:“不错!不错!长公主,建造庆国府花费不少力气吧?”昭阳:“庆丰城大将军梵塚亲自监造的。”


郭子易:“完全像我想象的庆国府,庆国府在此,东越城不敢越雷池半步。”昭阳:“利欲熏心,慕容旷也对庆丰城虎视眈眈,只是现在不敢动而已,昭君单纯简单,不了解慕容旷的雄才大略。”


郭子易:“只因为慕容旷是长公主妹夫,长公主才支持郭子易帮他。”昭阳:“如果慕容皝退位,东越城落到别的王子手里,慕容旷和昭君离开东越城事小,百姓生灵涂炭事大。”


昭阳乃庆丰城大将军,看的太多妻离子散的场景,一旦东越城王位落到别人手里,慕容旷不会善罢甘休,东越城燃起战火那是必然的事,老百姓流离失所在所难免,这是昭阳不想看到的。


郭子易;“长公主的心情我能理解,要不然也不会答应去东越城,量力而行、尽力而为。”昭阳:“削弱其他王子的势力,慕容旷继位以后少许多麻烦。”东越城王子都想建功立业。


慕容胥就曾经攻打庆丰城想建树,结果大败而回,其他的王子不是不想打庆丰城,跨过神兽山就是庆丰城,北燕是游牧民,没有城池好打,齐丹只是个小部落,统领齐丹也算不上大的功劳。


秋枫:“长公主也用电灯?”秋枫在郭子易马车上见过,山巅雅苑也用电灯,肯定都是郭子易送给他们的,昭阳:“是郭先生送给我的,走到那里都带着,用着确实方便。”


兰香送来一大盘哈密瓜,若云接过来一小盘送到秋枫面前,梅香:“郭先生,吃哈密瓜。”昭阳:“任五、任六,知道你们想见郭先生,都进来吧。”任五、任六、荷香、菊香都进来问好。


郭子易:“好久不见,怪想念大家的。”荷香:“郭先生,郭小宝长高了吧?”郭子易:“好几个月没看到郭小宝了,铁离回家陪他去了。”昭阳:“郭先生太过操劳,也没空回去陪家人,你们下去吧。”


下人们都下去了,郭子易:“长公主,我要去东越城,咱们就此别过。”昭阳:“郭先生,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东越城这里是庆丰的人。”昭阳递给郭子易一纸条,郭子易看后揉碎了。


去东越城不能和昭君联系,也不能和庆丰城的人有任何瓜葛,否则会被人抓到把柄,反而功亏一篑,带着秋枫、若云主仆乘上魔毯奔赴东越城,他们走后两个时辰,昭君带着成群丫环到了。


昭阳:“太子妃就是不一样,到那里都是前呼后拥的。”昭君:“你们都下去吧,梵悔!安排他们住宿,咱们要在庆国府住一段日子。”梵悔答应带着丫环、侍女走了,昭君:“郭子易走了?”


昭阳点点头:“走了,一大早就走了,没告诉慕容旷吧?”昭君:“没有,他不知道显得更真实,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日子。”昭阳:“太子妃,就这么着急当东越城国母啊?”


昭君:“慕容旷虽然不说,我能看出来他心里着急,一日不登基,他睡觉都不安稳。”昭君这是替夫犹心,作为姐姐长公主当然理解:“慕容旷登基,让他多体恤民情,这样的枕边风要多吹吹。”


昭君:“姐,我会的。”昭阳:“作为国母一定要母仪天下,不要太多的去干预朝政,做一个贤淑的女人。”昭君:“姐,我记住了,昭尧怎么样?能担当大任吗?”昭阳:“比母后有魄力。”


昭君:“庆丰城是昭尧的,姐姐替他守护了很多年,辛苦了!”昭尧是皇家唯一男丁,江山社稷肯定由他来继承,昭阳作为长公主辅佐昭尧是应该的,昭阳:“看着弟弟成长起来很欣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