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剑问星辰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烂摊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如歌,长如林,这大大小小的山坡中或许隐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只是从未有人去观察,从未有注意过……


灵风山脉的夜一如既往的宁静,由于白日里那星陨的恐怖破坏力,使得第三处的陨兽绝大多数都因此而命丧黄泉。


也正因为如此,本就平静的夜变得更加平静了,就好像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的生灵幸存着一般。


某处的山洞内。


夜光透过洞内的窟窿照射在了那宛如寒宫仙子般绝世动人的少女身上。她就坐在那里,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能让人陷入疯狂,然而若是他们发现此刻躺在她大腿上的少年之时定会将那种疯狂转化为无数道嫉妒的眸光。


周围很平静,几乎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因为亡剑少主星寒空自出去之后还没有回来,依旧在玄月冰凰的身旁躺着。


忽的,那女子突然发现躺在自己大腿上的少年眉目似乎微动了一下,顿时大喜过望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夜星辰!”


听到她的呼唤声,少年紧闭的双眸终于缓缓睁开,首先仰入眼中的无疑是那张绝美如花的容颜,如冰山雪莲一般参透着一股难以用语言去形容的气质。


“你醒了?”


青沄连忙将他的手掌放到自己那吹弹可破的玉颜上,脸上的笑容足以让世间为之暗淡。


他终于醒过来,还以为他把自己丢下了……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渐渐的,夜星辰察觉到两行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中缓缓而落,顿时心中一痛,二话不说便是站起身将其紧紧揽入怀中。


还是那个熟悉的芳香,一切都不是梦,原来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她已经成功突破了。


“夜星辰,我好想你……”


怀中的女子将玉颜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不禁让他忍不住轻笑出笑:“我们好像也没分开多久吧?”


的确,从严格意义上而言自她们二人来到这座山洞之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了,顶多只是一方昏迷一方清醒的状态。


说来也是,她试图突破之时自己意识还清醒,等到她成功突破了就莫名躺下了。


“嗯……”


怀中的女子轻点了下头,“若是能永远不分开就好了。”


“这……”


夜星辰干笑一声,这句话他记得凤蝶当初也说过,只能说自己注定要跟命运死磕一辈子,待得一切都结束应该就可能回到平静的生活当中了吧。


到了那时他就可以带着自己的那些女人们傲游整个神域,看那个不长眼的敢挡路,探索域外世界的事想想就好了,或许安逸的生活更适合自己。


这时,怀中的青沄也是抬起头,深深看着他道:“我知道你不可能永远待在我身边,你有你的事情要做,你也有你的梦想要去实现。我只希望……你永远记住我的名字,我也会永远等着你来娶我。”


“唔……”


她话音落下,艳红的唇瓣就已是被夜星辰狠狠印了上去,二人紧拥在一起激烈亲吻着。


而恰好这个时候那位亡剑少主也是察觉到了什么连忙赶来,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竟会是这样一个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啊……


半响他才别过头去,虽然老脸有些涨红,但不知为何内心之中十分想多看两眼,尽管这两个人与他终究不是同路人。


“谁让你进来的?”


身后传来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亡剑少主星寒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转过身赔笑道:“抱歉抱歉,你们忙,本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


此时此刻,女子依旧躺在夜星辰的怀中,不过激烈的拥吻倒是彻底结束了。回想起先前的一幕全被这家伙看在眼里,青沄玉颜不由得羞红到了耳根,甚至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就看了,都完事了你还上哪儿去?”夜星辰瞥了他一眼道。


相比之下他倒是显得一脸平静,毕竟事情暴露了就暴露了,反正在他看来星寒空这个家伙应该还不至于去跟他老爹告状。


“咳…………”


闻言,星寒空也是干笑一声,刚踏出的脚步缓缓收回,再次看向青沄那张绝美如画的玉颜之时不禁下意识呆了呆。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青沄脸红了样子,太美了,即便通红到了耳根也不似凡间之物。


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面前这位给自己留下绝对阴影的冰冷女子光论容颜绝对不比那名震帝国的琉璃剑仙差上多少。


而望见这一幕,夜星辰眉头突然皱了皱,下意识用身体挡住他的视线道:“看什么呢?”


当着他的面盯着自己媳妇看个不听,这亡剑少主几个意思?脑袋被驴踢了不成?


“行行行,你的女人本少不看。”


亡剑少主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这家伙得瑟个什么,不就是个女人吗?难不成他星寒空开口就不会有一大批女子主动送上门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论姿色肯定没那个冰冷冷的女人好看,这一点他倒是输了。


“噗……”


见状,夜星辰怀中的女子忍不住捂嘴轻笑一声,不知为何现在的亡剑少主看起来还蛮可爱的。


“你笑什么?”


星寒空本想找回颜面,谁知直接被那双冰冷的美眸给镇住了,连忙变了个脸道:“本少开个玩笑,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啊,你就站哪儿了我们还继续能什么?”


“…………”


亡剑少主星寒空面色很快便是板了下来,他是害怕青沄,因为本身就已经有了阴影,但夜星辰这个小子就不一样了,虽然同样承认不是对手,但可没认输过。


而且先前那句话,夜星辰明显的故意的。


“亡剑少主,话说你能不能把至少发生的事说给我点点,到现在我都脑袋嗡嗡作响,该不会是你这家伙偷袭的吧?”夜星辰笑道。


“放屁!”


星寒空顿时沉这个脸道:“要不是因为本少你早就已经死在哪儿了,还有时间在这儿亲热?”


“咳咳……”


夜星辰忍不住干笑一声,同时怀中的青沄也是红着脸狠狠瞪了不远处的星寒空一眼,这才让他闭住了嘴。


很快,星寒空就将先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包括自己杀掉那乌布帝国太子乌茶的手段也连带细节的道了出来,一分不差。


听完他的话,夜星辰忍不住一拍大腿:“靠,大意了,那家伙竟然没有死,我就很好奇他是怎么活下来的?难不成是你这家伙留手了?”


回应他的是星寒空那双足以杀人的眼神。


“好吧。”夜星辰干笑一声:“虽然你这家伙手段是残忍了一些,不过这次做的也算不错,对付搞偷袭之人就不可能有丝毫的留手。”


“本少对任何人都一样,用不着你这小子提醒。”


“切。”


夜星辰憋了憋嘴,“你才比我大多少啊一口一个小子,当初在皇城还不是输给我了。”


“你!”


亡剑少主星寒空被气的火冒三丈,刚要做什么,却见夜星辰笑着将怀中的青沄挡在自己面前。


“小子,是个男人就别老拿女人当挡箭牌!”


星寒空顿时就急了,这小子明显就是故意的啊,自己心中对于青沄的阴影至今都未走出去,就算如今实力相差不大打下来还是会输的很惨。


“怎么?”夜星辰乐了:“不服气你也找一个啊,我就不信哪家姑娘会愿意给你这家伙当挡箭牌,说白了还是你不行啊。”


“混蛋!”


可怜亡剑少主被气的直冒火却没有丝毫的反驳之力,只能坐着挨一顿说,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最想掐死的少年对着自己各种嘲讽。


“嘿嘿,我们亡剑少主本事虽大,可惜就是没人要啊。”


一边说着,还紧拥着怀中的青沄故意吻上一口,实则就是想气死他。


其实他很早就想过这样一个场景,恰好今天就实现着,怀里抱着他最恐惧的女人,还不停的讥讽他,这样下去怕是连亡剑少主也是要被逼疯啊。


而这时,怀中的青沄也是看不下去道:“行了,你也够了,你们两个好像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怨吧?”


“恩怨可大了,这家伙天天就想着要杀我,不趁现在教训几下怕是不长记性啊。”夜星辰道。


“胡说八道,本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


“之前的事忘了?”


“那是之前,而且是父亲和万兽谷主共同下达的命令,你应该问问你怀中的那位。”


“哦?”夜星辰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又将眸光落在怀中的女子身上:“沄儿,他说的对吗?”


听到这个称呼,怀中的青沄玉颜无疑是再次羞红到了耳根,记得这个称呼就算放在万兽谷中也只有爷爷和谷主二人会说,从他口中说出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而亡剑少主星寒空也是惊讶了扫了二人一眼,心中暗骂叫这么亲热不会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吧?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青沄恰好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因此夜星辰就要趁机多逗逗他,毕竟他一直都是这么个性格。


半响,怀中的青沄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是,谷主的确是命我杀你来着。”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呢?”夜星辰明知故问道。


“你……”


青沄红着个脸,这还是她头一次在别人面前表露出尴尬,问题是这让她怎么回答啊?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将脑袋埋在了他的胸膛上:“因为……我舍不得。”


闻言,夜星辰忍不住咧嘴一笑,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又将眸光落向面前的星寒空道:“那亡剑少主你呢?还打算杀我吗?”


“哼,本少若是有那个本事早就已经动手了。”


星寒空冷哼一声,这还正是他心中所想的。要真具备了杀他的本事哪儿还跟我废话,听他一个劲在自己面前嘲讽,早就一剑把他的人头给砍下来喂猪了。


他亡剑少主是什么人?是随便认输的人吗?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那西域圣子血玉手盘丰跟他对上了也绝对不会怂,反而会想方设法的弄死对方。


“那你估计要等下辈子了。”夜星辰笑着回应。


虽然不敢保证能永远甩开这家伙几条街,但最起码输给他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好啊,那你可就等好了。另外,记得本少对你说过的话,你的命只能由本少来取。”


说完,他转过欲要离去,却听身后的夜星辰连忙道:“喂,你这家伙去哪儿?”


“自然是回去喽,如今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还得本少给你收拾这个烂摊子。”


“咳……那就多谢了。”


夜星辰干笑两声,由于星陨的恐怖威力灵风山脉的第三处早就已经面目全非,而这对他而言也不算是什么大事,真正的麻烦是三皇子剑无痕以及六大帝国的太子皆是死在了这里,如果追求是来是谁的责任根本就是显而易见的事。


很快,亡剑少主星寒空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不知为何总感觉这家伙挺适合当朋友的,只希望日后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在想什么呢?”


就在这时,怀中的青沄突然缓缓抬起头,艳红的唇瓣微微靠近他的唇角道。


“想你啊。”


夜星辰也不客气,一下便是印在那樱红的唇瓣上,刹那间仿佛世间就此凝固,一切都留在了这最美好的时刻。


良久,唇分。


两颗灼热的心依旧紧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直至永远。


“唉,我在想这烂摊子只靠亡剑少主一人怕是收拾不完啊。”


夜星辰轻叹了口气,正如他所说,六大帝国太子集体死在灵风山脉必然会追究到他的头上来,毕竟已经有了很大的证据,除非所有人就当从未见过他,但是买通所有人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虽然还可以通过杀光那些人来解决,但是滥杀无辜还是不太符合他的性格,虽然他本质上也不算什么好人。


而最大的问题还是出现在了三皇子剑无痕的身上,这货可是货真价实的皇子,也就是说老皇帝必然会把杀他的凶手追查到底,到时候就算蝉衣公主站出来替自己说话恐怕也难逃一死了。


谁知面前的青沄闻言却是嫣然一笑道:“放心吧,这种事交给他来解决总不会出问题的,相信他就行了。”


“啊?”


夜星辰忍不住愣了一下,浑然没想到她会对那家伙那么放心,难不成亡剑少主真能把烂摊子全部收拾干净?


看出了他的疑惑,青沄轻笑解释道:“如果是别的事或许他并不靠谱,但这种事绝对不用担心,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那我暂且先信他一回吧。”


夜星辰点了下头,不管怎么说亡剑少主本事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么神,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全部追求起来只怕陛下都难以收拾干净。


不曾想,他话音刚落面前的青沄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搞的夜星辰一脸疑惑道:“你笑什么?”


“人家好心帮你你却说暂且信他一回?别忘了虽然嘴上说着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他好歹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帮你,期间从未给你带来过什么麻烦。”


“你这么说倒也是啊”夜星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便是变了个脸道:“不对啊,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我是你男人还是他是你男人?”


“你。”


青沄果断回应,但玉颜也是不由自主的涨红起来,显然一旦说到这个话题就会开始害羞。


“那不就得了。”夜星辰一把将她揽腰抱起,大笑道:“亡剑少主的本事可大着呢,应该不至于到让我担心的地步,不如趁现在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


“什么?”


青沄盯着他的眼睛,玉手下意识握紧了他的衣袍。


“你说呢?”夜星辰却是笑眯眯的反问,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青沄自然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小心思,不由得低着脑袋道:“我不是说了么……再给我一点时间,等到了时候我一定会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你。”


其实这个问题她想过很久,那段时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因为既然已经认定他了,那么就应该把自己交给他才对,可自己却是选择了拒绝。


原因很复杂,其中包含了很多种因素,但也不是不想给,只是时机还未到。


可是这个家伙有事没事都要故意跟自己提上一句,就好似在催着她一样,不禁让她再次思考起这个问题。


当然,结果嘛还是时机未到,因为这其中所牵扯的因素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她还不能这么快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再怎么说也要点世间才行。


本来还以为他会很失落,亦或者一笑而过,没想到却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我说的是出去看会儿灵风山脉的夜景,你在想什么呢?”


“…………”


青沄玉颜顿时变得更红了,旋即连忙将整张脸毫不犹豫的埋在了他的怀里,再也不敢说话了。


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剑问星辰请大家收藏:剑问星辰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