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下任老板 > 第六十八章 彻底傻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直躲在外面的陈家宝在确认了女友怀的是男婴,并收到爷爷已经把情况告知两个叔叔的消息后,放心回了申水城。


回来上班第一天,刚听副经理汇报完最近的部门情况,陈家宝就接到尚小书的内线电话,说董事长有请,让他十点钟准时来30层一趟。陈家宝也没有太在意,他经常外面跑来跑去,但采购部的工作可是从没耽误过。采购部副经理是一个已经在陈氏待了十多年的老员工,他二叔指定的人选,专业精湛不说,做事也是兢兢业业,陈家宝在或不在,他都能打理得井井有条。


陈家宝猜他二叔应该是从爷爷那里知道他的事情后,表示关心一下,毕竟这是老陈家添丁加口的大事件。如果看他表现得好,二叔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奖励呢。记得小时候,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即使有些玩具爷爷嫌贵不给买,只要他向二叔提出来,二叔就从来没有拒绝过。他爸爸可是为陈氏集团拼了性命,他享受点特权又怎么了?


为了表现积极点,陈家宝九点四十多分,就到了30层。进董事长办公室前,需要经过秘书区,陈家宝看到尚小书没有坐在常坐的位置上,而是站在董事长办公室敞开的大门外,一副专门等候他的样子。秘书区里,大老板的司机小周和两个小姑娘在忙着装订文件,见了他,都不紧不慢地打个招呼。


陈家宝点头回应,见尚小书也迎上来,他连个眼神都不想给尚小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知道待不下去要走了?别以为他二叔二婶属意陈家宜,陈家宜就算做了陈氏集团公司总裁,那又怎样,陈家宝依然会是仅次于陈二成的大股东,陈家宜还不是一样给他打工!


没想到他不理尚小书,尚小书却拦下了他,“陈经理稍等一下。”


陈家宝停下脚步,终于看了一眼尚小书,真是找他?有事?


尚小书却指了指手上的表,“陈经理,你来早了,离十点还差十二分钟”,又指了指旁边的会客区,“要不你先去沙发那里坐坐。”


啥,他来他二叔的办公室,早了十来分钟,就不能进门?陈家宝听尚小书的才怪呢,死丫头跟他有仇,这么小的事情上都刻意为难他。他当作没听见,径直往前走。


敞开的大木门在他就差两步就要进入的时候,唰一下关上了,还是悄无声息但速度极快。陈家宝感受到了两扇门快速合上带来的一股劲风,也因此被吓了一大跳。


反应过来是尚小书按了自动关门按钮,又看到小周和另外两个小姑娘也一脸惊愕地看过来,陈家宝一时气得想跳脚。但理智告诉他,得忍。这是他二叔的办公室外,整个30层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如果他动手打人,估计自己也落不到多少好处,反而给了他二叔收拾他的借口。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陈家宝硬是站在董事长办公室外,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对着尚小书怒目了整整十分钟。连小周请他去旁边沙发上坐坐,说已经给他泡好了茶,都没理。尚小书倒是在他的注目下,若无其事地踱来踱去,感情不是在等他,而只是守门而已。


陈家宜后来听说这个事情,笑了半天,亏她一直觉得尚小书现在成熟稳重,竟然也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但这种幼稚的惩罚方式简单有效,确实把一向自视甚高的陈家宝气得够呛。


既然尚小书亲自把门,估计董事长办公室里有重要的人在谈什么重要的事情。陈家宝好奇,但也没开口问,就算他拉下脸问尚小书,尚小书也不一定回答,至于旁边的小周,跟尚小书也是一丘之貉,还是不去理他们了吧。


那天,尚小书是卡着十点整的时间,按下手上的开门键。等身后传来轻轻咔的一声,大门开了,陈家宝才结束心底杀死尚小书的N种方式幻想,又狠狠瞪尚小书一眼,转身,快步走了进去。


等绕过宽大的屏风,见到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不仅有陈二成,还有宁勿远、陈三成、庄静、陈家宜和陈家宁。除了陈二成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其他人都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陈家宝顿时更气了,这是全家人开会,只把他一个人晾在外面?


看他进来,大家都是一脸严肃地望着他,陈家宝对于他来之前大家在商量什么事情,明显更在意,也就没敢计较明明大家都在只要求他十点才来的事情,忐忑地先跟陈二成打招呼,“二叔,您找我?”


陈二成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指了指陈三成对面的一个位置,“你坐那里,先解释解释你干的好事。”


陈家宝习惯性地先把目光投向他姐,陈家宜手里还拿着几页纸,见他看过来,给他一个没好气的白眼。但多年姐弟不是白做的,陈家宝还是明白了陈家宜这个白眼的含义,那就是他的某些秘密被发现了。


等他坐下来,对面的陈三成递给他一沓资料,面无表情地说,“你先看看,这些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然后再好好跟我们解释”。


陈家宝还在内心飞快地盘算他的那些小秘密,找供应商要好处已经被陈家宜公开,后面也没见他二叔有什么行动;女友怀孕,是自己主动公开……剩下还有哪些事情?


待接过他三叔递来的资料,从头到尾快速翻了一遍,陈家宝有点儿难以置信,忍不住抬高了嗓音,“你们找人调查我?”


陈三成没有说话,倒是坐在角落的陈家宁开了口,“陈家宝,你不是经常以男子汉大丈夫自居吗?怎么,现在自己做的事情,还怕我们知道了?”


陈家宝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指责他的是陈家宁,对于这个小他几岁的堂妹,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过。陈家宁小时候,陈二成和宁勿远忙,也经常被放在爷爷奶奶家,几乎算是跟在陈家宝和陈家宜屁股后面长大。赶上心情不好,陈家宝都不带她玩的。


陈家宝这会儿憋了满肚子的火,被陈家宁的一句话给点燃了,顿时暴怒,啪一下把资料往地上一摔,吼了一声,“这里有你什么事情?”


其他人见陈家宝这样,都没说话,好像对于陈家宝的脾气习以为常。倒是宁勿远,一直看着陈二成。陈二成颜色铁青,看看陈家宝,也不说话。


陈家宁早有心理准备,不急不慢地问他一句,“先不说有我什么事情,我先问你,你现在是不是陈氏的员工?”


陈家宝仍是吃了火药一样炝回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吗?”


公司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是他二叔,第二股东是他爷爷,他三叔是第三股东,就算很牛的宁勿远,这么多年,在陈氏集团公司都没有什么名分。这会儿坐在那里,都没有发过声。他是陈氏员工还是陈氏接班人,跟陈家宁有关系吗?


这次不等陈家宁回应,陈家宜发了声,“怎么跟家宁没有关系,她作为陈氏集团公司下一任董事长,她没有权利过问陈氏的人和事,那你说,谁还有权利?”


陈家宝彻底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