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魔道血枭 > 第93章,古怪的石碾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93章,古怪的石碾子


三个月后,陈妙盘膝坐在崖壁下,仔细参悟那本剑谱。


这三个月的里边,陈妙相当的艰苦,除了每天以毒攻毒以外,就是研究剑谱了。


按照血因子当初所给的丹方,炼制出来的解毒散也服用了不少。


其药效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只比以毒攻毒的效果好上那么一点点,最起码不用这么痛苦了。


就在这时,灰衣青年突然跑了上来,有些气喘吁吁的开口说道。


“妙哥!教头与村长他们叫你过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陈妙闻言,连忙收起手中剑谱,扭头开口问道。


“他们在哪里?”


灰衣青年坐在地上,长长的出了几口气,急忙开口说道。


“就在你家院子里!他们在那里等着呢!”


陈妙连忙起身,速度极快的朝着院子方向奔去。


仅仅只用了五分钟的功夫,陈妙就来到院子里,里边儿正有十几人等着。


“见过诸位长老!”


大长老连忙拱了拱手,脸上满是笑容。


“陈妙来了,走吧!咱们进里边去说!”


大长老前边带路,领着众人来到书房,只见其右手轻轻的放在墙砖上,猛的往里一按,墙砖直接凹陷了进去。


哗的一声,左侧的地砖回缩了进去,露出一条石阶通道,通道的两边都点着油灯,里边的路清晰可见。


其余长老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陈妙紧跟其后,慢慢的进入了地下通道。


没走多久,陈妙就看见一处宽广的大厅,大厅里摆着一张长桌,桌上则是一张地图,桌旁摆着十几把红木椅子,村长与便宜爹娘,三人正在商谈着什么,四周则是一道道紧闭的石门。


想也不用想,石门后边儿肯定就是一间间库房了。


陈天羽听见了脚步声,缓缓的抬起头,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们都来了!我们这边正在讨论!你们也来给个意见!”


陈妙凑上前去一看,正是一幅非常详细的地理图,右侧写着四个大字,苍州地界。


地图上的一处山峰被圈了起来,陈天羽右手正指着这座山峰。


“这座墓穴我们之前都去探过路!大家都知晓一些情况,现在就给妙儿讲解一下!”


陈妙一听到墓穴二字,连忙打起了精神,连忙开口问道。


“老爹的意思是说,咱们此次要去盗墓?”


陈天羽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们准确的说是去盗墓,但是我们能不能委婉一点!这些东西埋藏在地下,不能见光!我们这是在做好事让它们重见天日!”


陈妙见陈天羽正在给自己洗脑,连忙开口说道。


“道理我都懂!不知道此次有什么安排!”


陈天羽眉头微微一皱,摆了摆手,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第一次下墓,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跟着看就好了!”


陈妙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陈天羽指着地图上的圆圈,继续开始讲述。


“这个地方是齐王墓!据说里面埋葬的并不是齐王本人,而是齐王的后人!”


“我们上次去了二十人!结果就我们十几个人出来了!其余的都死在了墓中!”


“上次的那个地点是在南边儿,这次我们选在北边!这样一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陈妙听到这里,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问道。


“你们上次去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出来?”


陈天羽闻言仔细回想了一下,随后连忙点头开口说道。


“当时确实有带出来东西!不过有些东西已经处理掉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像石碾子的东西!”


陈妙摸了摸下巴,脑中灵光一闪,连忙开口问道。


“这个石碾子在哪里?能不能搬过来看一看?”


陈天羽满脸的疑惑,开口反问道。


“你要这个东西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陈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指着地图的那个圆圈,淡淡的开口说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说不定能从里面带出的东西!找到突破口!”


陈天羽连忙转身打开一道石门,将里面的一个石碾子抱了出来。


“就是这个石碾子!你看看吧!”


陈天羽将其放在了地上,陈妙缓步走上前去开始放出神识查看。


这一看还真就有了些许发现,从这个石碾子中传出一丝淡淡的法力波动。


陈妙蹲了下来,仔细打量着这个石碾子,不放过一丝一毫,只见这个石碾子,周围刻满了密密麻麻的花纹。


陈妙缓缓的放出神识,进入石皮之中,随后满脸的惊讶之色。


“这些花纹居然是文字!但是这上面的文字,我却只认识几个!”


众人一听,纷纷眼睛亮了起来,连忙凑过来看,但是众人只看到了只是花纹,并没有所谓的文字。


“这些明明是花纹,哪有什么文字啊?”


陈妙摇了摇头,指着上面的花纹,缓缓的开口说道。


“这是一个玄字!这是一个留字!这是一个机字。”


众人看得一头雾水,陈妙继续指着下边的文字开口说道。


“这是一个内字,这是一个乾字,这是一个坤字,这是一个有字!”


陈妙低头仔细琢磨,拿出一把小刀,将这些字挨个刻了下来。


“玄,留,机,内,乾,坤,有!”


众人低头看着陈妙刻出的这些字,低语默念起来。


陈妙听到陈天羽发出的声音,脸色一变,连忙开口说道。


“老爹!你刚才念的什么?”


陈天羽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忙开口说道。


“玄机留,内有乾坤!”


陈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的开口说道。


“不对!应该是内有乾坤!玄机留!你看看这些字刻画的方向,均都是东南西北!”


众人仔细查看,按照陈妙指的顺序,开始慢慢的琢磨,均都得到一个答案。


“此物,内有乾坤!玄机留下!”


陈妙放出神识,每一寸每一寸的开始,继续查看起来。


陈妙惊奇的发现,这个失恋时的周围,有一些紧密的孔洞,如同盘龙一般,一圈接着一圈。


这些孔洞,犹如针眼一般大小,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难以发现。


“好了,找铁匠打造一个厚度一尺的铁桶,将这个石碾子能够罩住就好了!在其底部开个三角小孔,位置和这个对应就好了!”


众人听得晕晕乎乎的,不知道陈妙到底想搞什么?二长老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陈妙你要铁桶干啥?我们村里有啊!但是这么厚的没有!”


陈妙仔细观察最顶上的三角小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当然是开锁了!不然里面的乾坤怎么能够看到?”


大长老闻言,嘴角露出一丝轻轻,拍了拍陈妙的肩膀。


“这开锁!咱们这里有高手!你用铁桶干啥?”


陈妙有些无语了,只好两手一摊,如实的开口说道。


“这里边儿非同小可,有机关,机关之上可能含有剧毒!谁不怕死的来开吧!”


众人闻言,纷纷退后数步,远离那个看似有些普通的石碾子,如同躲避蛇蝎一般。


村长瞪大了双眼,指着石碾子开口问道。


“这里边儿真的有机关?而且还有剧毒?”


陈妙看了村长的表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指着小孔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看这些密密麻麻的小孔,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针类的机关暗器,小孔内有残余的紫色粉末,应该就是那所谓的剧毒了!”


村长眯眼仔细一看,微微点点头,连忙开口说道。


“那就赶紧去找铁匠,打造一只铁桶吧!”


陈妙点点头,转念一想,急忙冲着村长开口说道。


“村长,你的腿脚快!就你去铁匠那里吧!这只铁桶的厚度与尺寸一定要够啊!不然要出人命的!”


村长朝着通道出口跑去,心里暗想道,你小子比我还跑得快,居然让我去跑腿!真是岂有此理!


村长虽然心里这么想,脚步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好嘞!包在我身上!绝对不会出任何岔子!”


村长走后,陈妙缓缓的站起身来,快步走向长木桌,抬手指着上面的地图。


“如果我们把石碾子解开,说不定会对这个有帮助!至少也会得到一些信息,我们大家的心里也都好有个数!”


众人闻言,貌似陈妙说的很有道理,纷纷点头琢磨起地图上的圆圈。


三个小时过后,在众人的共同研究之下,终于理出了一条方案。


那就是从北穴口进入,因为南穴口早年进入过,据大长老所说,早些年进入没走多远,就发现大量的血尸,没有办法只能望风而逃。


如今的南方入口早就被炸塌了,要进入内部的话,也只能去北方重新开洞。


就在这时,村长抱着一个大铁桶,缓步走了过来,看这样子,大铁桶的分量还是挺足的。


“陈妙,你要的大铁桶已经打造好了,你看合适不?”


村长将大铁桶放在地上,陈妙上前轻轻的敲击了一下,目测了一下桶边的厚度,微微点头。


“应该问题不大!你们都让开一点!站远点看!”


陈妙将大铁桶抱起,将石碾子盖住,两个三角孔对位,勉强可以吻合,连忙扭头看向众人。


“谁拿根簪子给我?”


三长老连忙上前一步,右手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此匕首有细长,只有食指这么宽,但是长度只有十几公分左右。


“铁簪子倒是没有,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代替一下!”


陈妙连忙接过这把匕首,与小孔略微对比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可以!应该没有问题!你们全都再往后站一点!我怕一会儿这场面,自己都控制不住!”


见众人都退后了,陈妙手持匕首,凌空跃起以倒立的姿势,将匕首插入三角孔内,随后猛的朝下用力。


“噌噌噌~”


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传来,此撞击声节奏有序,犹如一台缝纫机在运转一般。


再一看铁桶的表面,出现密密麻麻的凸点,如同一个大刺猬一般。


金属撞击声持续了二十秒左右,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随后,铁桶内传出一声咔嚓的轻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了一般。


陈妙小心翼翼地搬开铁桶,只见铁桶内部扎满了寸许长的钢针。


铁桶内,有大量的紫色液体,有一部分金属已经被腐蚀了。


一股难闻的异味儿充斥鼻间,让人有些晕头转向,陈妙感觉到了异常,连忙惊呼出口。


“都小心,有毒!”


陈妙抬手丢过一个玉瓶,在场众人接过玉瓶儿,倒出几粒药丸,就往嘴里塞。


陈妙则不慌不忙的将大铁桶拿开,查看起里面的石碾子。


此刻的石碾子已经成为一堆碎块,缩小了近三分之一,陈妙拿起匕首慢慢的挑动着碎石块。


露出石块中的一件东西,此东西形似一个圆盘,其厚度与匕首长度差不多,通体如同白玉一般,上边还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