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孟初 > 第69章 刺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距离孟初接到圣旨已经是四日后了,云秦大军已经向西爻行进了,走在最前面的是孟初和封九烨,孟初既然身体记忆有武艺,自然骑马也不在话下,紧跟在二人身后的分别是代美和夏之瑜,二人是一路斗嘴,一路上都相互看不惯对方。而孟初在前面骑着马显得微微有点出神。


“阿初,孟大人看来对你十分不放心,若是你有什么不适,都要和我说。”封九烨只当他是想起自己的父亲,和孟初交谈起来。


“你放心吧,九烨,我没事,我父亲大惊小怪有点多虑了,我反而有点担心欣姨,她一个人去霄云城见我母亲,我有点担心她的安危。”


得知孟初前往西爻,吴欣特向孟初来说明自己要返回霄云城,很长时间不见孟初的母亲林瑶了,吴欣担心孟老将军的身子骨,也思念孟初的母亲林瑶,看着孟初这段时间长进不小,也不需要担心了,身边也有红玉她们可以照料孟初,吴欣十分欣慰的对孟初说了很多话,孟初给吴欣安排了护送的人手,但是仍旧十分担心。


“相信你安排的人手足以保护她了,另外霄云城的方向一路平坦,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且放宽心!”


“嗯!”


黑夜渐渐来袭,云秦大军也停了下来,大军将要在此驻扎一晚,明日一早继续西行。此次出征主要是云秦的军部派军,还有其他将领跟随,孟家军主要在霄云城驻守,在上京的只有一个小队,此次小队抽调了50人跟随孟初一起出征,由孟初的贴身侍卫红玉带队。


“阿初,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啊?没有啊!”孟初以前看各种小说的时候都知道第一次骑马或者长期骑马自己的大腿内侧都会磨得很不舒服,但是自己好像完全没有感觉,也不知道三哥有没有事。


“三哥!三哥!别吵了,你就让着他点,他还是个孩子!”孟初回头见二人时不时的还要斗上几句,就连路边这个树是梨树还是桃树都要争论不休。


“谁要和他吵,他自己孤陋寡闻,懒得理他!”


“你说谁孩子,你!你说谁孤陋寡闻,我们家可是有一山的梨树,我能不认识?”夏之瑜傲娇的说道。


“三哥,你骑马累不累,腿上磨不磨?”


封九烨听闻孟初问出的话,心里微微有点难过,我问的他,他没有关心我反而去问李公子。


“不磨,你放心吧!”


“那就好!”


“给!孟孟,你最喜欢喝的椰子汁!还是凉的!”代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透明瓶子形状的东西,里面装满了淡淡乳白色的椰汁,孟初高兴的接了过来,刚要打开来喝,立即又伸手递给了封九烨,封九烨见状低落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我不喝,阿初自己喝吧!”


“都有都有,王爷给你,跟孟孟一样的椰汁,给你!给你个绿茶!”这次众人终于看到代美手中的布袋,简简单单的一个布袋,看样子里面不是很大,却拿出了好多吃食。代美递给封九烨一瓶椰汁,递给夏之瑜一瓶绿茶,给自己拿了一瓶红茶。


“凭什么我跟他们的不一样?”夏之瑜不服气的看着代美,却见代美递给自己的是一个透明的绿色的瓶子,摸起来又不像玻璃,里面的颜色也是碧绿碧绿的,煞是好看,不自觉的就接了过来,看着瓶子里面挂在内壁上面的水珠,夏之瑜撇撇嘴,学着孟初的样子一手握住瓶身,一手握住一个白色的盖子,尝试了一下试探着方向拧了拧,感觉到了松动,加紧了动作,终于可以打开了盖子,扑鼻而来的是一种清新的茶味,淡淡的,不如平日的茶香气,不过翠绿的颜色诱哄着夏之瑜喝下了这口绿茶,夏之瑜只觉得口中清甜,还有茶的清香,十分好喝。


“怎么样?不错吧!”


“嗯!”


“孟孟,我们肯定不能喝酒了,来,我准备一点鸡爪还有你喜欢喝的椰汁,来吧!”代美拉住孟初坐在了士兵们搭好的帐篷里面,孟初招招手,示意封九烨也一起来,封九烨看着代美拉着孟初的手,心里又开始冒酸气。


“三哥,你真好!红玉姐!让人准备一下饭菜吧!普普通通就好!顶饿的就行!”孟初朝身边的红玉说了一声,就见红玉笑了笑,点点头去吩咐了。


“九烨,夏之瑜,来呀,一起做,一起吃,这个鸡爪可好吃了,还有这个鸭脖,这个海带结,你们尝尝,别的地方可没有哈!”


几人一起坐下,很快就将桌子上的鸡爪吃了个干净,这时候帐篷外也进来了一个士兵,左手领着一个食盒,右手提着一个小号的木桶。


“王爷,小侯爷,今晚准备了打卤面和几个小菜,红玉领队过来说的让做顶饿的吃食,厨子们蒸米做馒头都太慢,红玉领队吩咐做的打卤面。”


“行呀!打卤面就行!来吧,我们一人盛一碗!”


“你去忙吧,我们自己盛!”代美当先站了起来,伸手接过士兵右手提着的木桶,顿时一排红色的警告字样浮现在代美眼前,“警告!警告!警告!西厂杀手,27岁,代号风刺,敌意程度100%。”


“啪!”代美立即将内力灌注手中,劈掌打在风刺的胸前,孟初反应也不慢,没有询问任何原由,一挥手,身体记忆涌来,熟练的运用内力打在来人的小腿上,顿时来人跪在了众人面前。


“说!你是什么人!”门口的长泽听到声音,闪身进来,当先捏住了来人的下巴,防止他嘴里藏着毒药。


“刺!”只听一声刺响,来人手上快速的按动了腰间的一个地方,嘴里流出了献血,倒地而亡。


长泽松开来人下巴,拔出长剑刷刷将来人的上衣挑开,原来此人上衣有一个地方竟然隐藏了一把软刃,似乎触动某个机关可以直接刺进脏腑。


“主上!属下疏忽!”


“下去吧!命人重新收拾一间帐篷,这间阿初没办法住了。”


“是!”


“这是怎么回事?”唯一楞在当场的只有夏之瑜,一脸懵逼的看着帐篷内的三人。


“我发现这个人的眼神不对,试探一下他,没想到露馅了,真是杀手!”代美也不解释,只是对着孟初点了点头,孟初自然知晓代美的系统功能,一上手一接触就能知道对方是友是敌,当下也顺着代美说道:“不错!我也看出来了!”


“那你俩还真是挺默契的,我都没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呢。不过这杀手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杀我们?”


“这些饭菜是不能吃了,恐怕他是下毒了。”


孟初看着还完好的食盒,可惜的说道:“不过,夏之瑜说的对呀,这个人是哪里的呢?”


“西厂!”代美说完这句话,发现封九烨也抬头看着自己。


“你怎么知道?”夏之瑜又发问了。


“你看这人没有胡子!”代美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切!你看我也没长胡子!”


“所以你想告诉我们,其实你是一个太监?”


“你才是太监!”


孟初和代美又哈哈大笑起来,夏之瑜在一边气鼓鼓的,与之相反的是封九烨,听到西厂两个字就开始沉默,也不知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