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主神挂了 > 229,可怕的沙鲁!倪昆的真神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打击感不对!


眼见雷劫刀罡、雷霆手印、五指山掌印将司马懿淹没,倪昆却是感觉不对,紧盯着司马懿方才所在的位置,大手一挥,召回漫天刀罡,凝目望去,就见“五指山”掌印镇压之下,赫然只剩一个硕大的“虫卵”。


倪昆意念一动,五指山掌心落下一道雷霆,轰在虫卵之上,一下就将之轰成齑粉。


但倪昆神情不见轻松,因为那虫卵分明已只剩一个空壳。


卵中之物,早在五指山掌印落下之前,就已破卵而出,不知遁到了何处。


倪昆心念电转,忽然低喝一声:


“纲手,将镇魔司所有人转移进天之御中!”


纲手毫不犹豫,额头轮回写轮眼张开,发动天之御中,瞬间就把镇魔司衙门里的所有人,统统转移进天之御中异次元空间。


就在纲手发动“天之御中”的那一刹,她身后的地面蓦地裂开,一条顶端生有骨刺,通体遍布黑色斑点的绿色尾巴,倏地裂地而出,噗地一声刺中纲手背心。


嘭!


爆响声中,纲手身上炸出一团白烟,整个人骤然变成一截木桩,串在那条尾巴之上。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她本人则消失无踪,已经与镇魔司所有人一起,转移到了天之御中异次元空间当中。


那条尾巴偷袭失败,甩掉串在尾尖骨刺上的木桩,就要再次遁入地下。


倪昆却已抬脚猛跺地面,地面顿时轰然一震,尾巴裂地而出的那块地面,猛地喷出一道泥石喷泉,直冲起数丈之高。


泥石喷泉当中,俨然匍匐着一头有着类人型四肢、躯干、绿色甲壳、鞘翅、长尾,面孔像是蝗虫,头上有一对甲壳尖角的绿色“大虫子”。


那熟悉的外形,正是第一形态的沙鲁!


虽然只是尚未进化的第一形态,且这方天地,也没有人造人十七号、十八号可供其吞噬成长为完全体,但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倪昆眉心还是好一阵刺痛,呼吸亦本能地为之一窒,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在疯狂预警,告知他对方的强大。


还没有吞噬一个生灵,就已经让倪昆本能疯狂示警,给他造成的压力比祖国人,甚至超级少女还要沉重……


若让它吞噬大量生灵,成长壮大,那还了得?


更麻烦的是,这里是长安城。


倘若在这里大打出手,恐怕就算秦始皇亲自出手拦截战斗余波,长安城也要被夷为平地,城中数十万人都难逃死劫。


倪昆甚至都不敢让纲手将它转移进天之御中空间。


即使只是第一形态,沙鲁也绝对能击破天之御中空间。


那么……


心念电闪之际,倪昆毫不犹豫,左手尾指一点,射出一道银色光线。


那银色光线速度并不快,本难以命中沙鲁这等强者。


然而它似乎还有浑浑噩噩,不知是否正在与司马懿争夺身体的主导权,竟懵懵懂懂未作任何闪避,被那银色光线正中脑门。


倪昆见状,心中一喜,意念随之一动,银色光线末端唰地展开为一道镜面般的椭圆门户,就要将沙鲁吞入门户之内。


正是轮回之门碎片。


倪昆要用轮回之门碎片,将沙鲁放逐到废土世界。


其实轮回之门碎片也好,轮回腕表也罢,想要带着其他人穿越时空,都有两个前提:一是倪昆这个轮回者愿意带,二是目标自愿跟着走。


两个前提若有任何一个不成立,都无法将人强行带走或者送走。


这是主神空间的底层规则,是保证轮回世界有序运转的铁律之一。


即使如今主神失联,轮回混乱,这最底层的规则,亦未曾彻底失效。


倪昆此前几次带人来去,都得先征得对方同意,才能带着对方穿梭时空。


此时的沙鲁,若是意识清醒,肯定是不愿意被送走的,那轮回之门碎片便也无法将之放逐。


并且即使沙鲁意识浑浑噩噩,不懂拒绝,倘若主神空间仍然完好,也不会存在“不拒绝即是默认”这回事。


不可能出现把人打昏,令其丧失意识后,便能无视其意愿,直接打包带走的情况。


必须是在目标清醒时,自愿认可跟随,方能进行传送。


不过现在轮回已经混乱失序,即使底层规则尚未彻底失效,也已经处处漏风,出现了许多空子可钻。


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乱入者。域外天魔们,也不可能频繁投下棋子了。


现在的沙鲁,就是被倪昆钻了空子。


利用其意识浑沌,不懂拒绝,直接拿轮回之门碎片罩住它。


下一个刹那,就能将之放逐至废土世界。


然而,眼看沙鲁就要被轮回之门碎片吞没,其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清醒,两只手爪蓦地伸展,竟猛地扒住了轮回之门碎片的“门框”。


虽这清醒只是一刹,马上又陷入浑浑噩噩之中,可它双爪已经是咬定青山不放松,死死扒在“门框”之上,怎都不松开了。


倪昆不敢出手攻击它的手爪,唯恐将之惊醒。


但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事,沙鲁随时可能彻底清醒过来,届时无论是司马懿主导这具身体,还是沙鲁本身的意志作主导,对这方天地,都将是一场浩劫。


“没办法了。”


倪昆深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一番脖颈、四肢,身上电芒一闪,化作电光疾掠而出,瞬间掠至沙鲁面前,一把将之拦腰抱住,又发动轮回腕表“诸界行走”功能。


轮回之门碎片、轮回腕表双管齐下,即使沙鲁双手死死扒着“门框”不曾放松,它的身躯亦与倪昆的身躯一道,被轮回腕表上爆出的幽蓝光芒包裹在内,倏地化为一个小点,落入轮回之门中。


倪昆以身犯险,在沙鲁意识清醒过来之前,终于强行将之送走!


不过他自己,也随之来到了废土世界,火影岩上。


熟悉的恍惚眩晕之后,倪昆不假思索,就要直接返回。


然而,都未及发出返回指令,他便觉脊背一阵刺痛,似被一根利刺,扎入了脊柱之中。


“进入战斗状态,脱离战斗五分钟后,方可进行传送……”


轮回腕表冰冷的提示音,在倪昆脑海中响起。


很明显,这又是一条底层规则,要不然轮回者们身临险境,或是落入下风时,岂不是想走就能走?


这显然是不允许的。


之前司马懿也好,沙鲁也罢,都没有对倪昆还手,只是倪昆在单方面殴打,并不算进入战斗状态。


而此刻,沙鲁尾刺已经刺入倪昆脊背,代表战斗正式开打,即使以倪昆的权限,也不能想走就走,并且短时间内,也找不到空子可钻。


想撇下沙鲁独自返回已无可能。


那就战吧!


沙鲁又怎样?


不过是刚刚破壳而出,没有进化,也不曾吞吸生灵精髓的第一形态,就算再强也有个限度,我有余寿六百多年,就不信打不过你!


倪昆毫不犹豫,展开金行变化,整个人通体内外,皆变成了冷冰冰的金属疙瘩。


沙鲁刺入他脊柱的尾刺,正要抽吸吞噬他的精髓,却抽了个寂寞——沙鲁只能吞噬生物,可没有办法吞噬金属。


嘭!


倪昆一招山海拳经,钢铁之拳悍然轰击沙鲁面门,狂暴的力量打得它脖子猛地向后一仰,身形朝后抛跌出去。


倪昆身上电光一闪,瞬间追上沙鲁身躯,一爪抓向沙鲁脚踝。


然而沙鲁硕大的脚爪极灵活地一缩一弹,嘭地一声,将倪昆手爪格开,顺势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到地面,身上又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浪,竟仿佛火山爆发时喷出的岩浆一般,将倪昆吹飞开去。


倪昆抛飞出百多米远,方才回落地面。落地之后,他猛地抬脚,往地上重重一跺。


轰然巨响声中,坚硬的岩石地面,像是变成了起伏不定的海面。


大地激荡间,倪昆脚下应声冲起一道数十米高、百多米宽的泥石大浪,于惊天动地的轰隆声中,仿佛海啸浪墙,向着沙鲁汹涌冲去。


沙鲁抬起手爪,从左至右猛地一扫,竟像是抹平一道微不足道的水波一般,把那足以摧毁城池的泥石大浪一掌扫平。


“这就是你的本事?”


扫平那泥石大浪,沙鲁双手环抱胸口,震荡空气,发出一声低笑:


“倪公子,看来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见沙鲁眼神已然彻底清醒,闪烁着智慧光芒,倪昆神情略显凝重,问道:


“你是沙鲁,还是司马懿?”


“我既不是沙鲁,也不是司马懿。既是沙鲁,也是司马懿。”沙鲁低笑着:“我有沙鲁的力量、记忆,同样有司马的记忆、智慧,你说,我究竟是谁?”


倪昆哂笑一声:“那我就叫你沙司马?司马沙?”


话音未落,他已悍然起掌,一招五指山,照沙鲁当头轰下。


“太慢!”


沙鲁的声音直接在倪昆耳边响起,五指山镇压的,竟只是沙鲁的“残像”,他真身已然出现在倪昆面前,一拳轰向倪昆面门。


残像拳!


倪昆身上金光一闪,已运起“天魔金身”,同时闪电般出掌,肤色尽呈暗金色泽的手掌,雷光闪烁着拍向沙鲁拳头。


五雷碎天手!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倪昆的手掌、沙鲁的重拳,毫无花俏的碰撞在一起,炸出一道白色气浪,化为飓风八方横扫。


倪昆身形剧震,像是被飞驰的动车当胸撞中一般,朝后抛跌开去,沙鲁则是双脚往下一沉,将反震之力尽数倾泻至脚下地面。


地面顿时轰然崩裂,绽开一道直径超过两百米的巨大“殒坑”,小半个火影岩都在剧震之中塌陷下去。


“这一掌还有点意思!”


沙鲁又一声低笑,身形唰地一声,自坑底消失,瞬移般追上抛跌中的倪昆,右腿高举过顶,照着倪昆胸膛狠狠踩落。


倪昆身上电光一闪,电磁炮弹般弹射开去,避过沙鲁一击。


沙鲁一脚落空,也不在意,双掌连环轰击,打出一片暴雨般的椭圆光弹,铺天盖地般追着倪昆轰击过去。


倪昆身化电光,像是穿梭在暴风雨中的雨燕,于光弹暴雨中闪电穿梭闪避,险之又险地避开一颗颗光弹。


落空的光弹轰在地上,直将地面炸得土浪翻腾、泥泉喷涌。每一颗光弹,都能将地面炸出直径上百米的巨大弹坑。


上千发光弹洗地之后,整座数百高的火影岩,已然被彻底夷为平地,连块稍大点的碎石都找不到。


就连火影岩下,不远的城市废墟,都受到了波及,数以万计的丧尸被炸得尸骨无存。


“身法倒是灵活,可惜,我比你更快!”


沙鲁低喝一声,身形又唰地消失,再出现时,俨然已截在倪昆化身的电光之前,双掌一推,掌力宛若两座横移的大山,迎面轰向倪昆。


沙鲁动作太快,倪昆已不及闪避,只得祭起“水晶墙”,横挡在沙鲁双掌之前。


嘭!


一声巨响,足足氪命百日的水晶墙,竟瞬间过载,被沙鲁两掌打崩,爆出一道小型核爆般的冲击波。


狂暴的冲击波轰在倪昆身上,直将他轰得飞速抛跌开去,身躯与空气摩擦时,身周竟宛若闯入大气层的殒石一般,燃起了熊熊火焰。


转眼之间,他衣袍尽化灰烬,现出那肌肉宛若铜浇铁铸,双肩似可担起天穹,两腿似能镇稳大地,体型完美仿佛荒古天神的雄壮身躯。


没有外人,对手又是只“大虫子”,倪昆也懒得换衣裳,就这么赤着身躯,凌空一个翻滚,轰然坠落地面,只外放丝丝电芒,略微遮掩一下腰胯,免得太过失仪。


沙鲁也被冲击波反冲,但他身上冒出金色气焰,腾起条条电芒,竟硬生生扛住了冲击波,只在原地稍稍凝滞了一刹,便劈开冲击波逆冲而上,紧追倪昆而去。


他这变化,让倪昆眼角重重一抽,差点以为他已进入“超级赛亚人”状态。


好在很快想起这恐怕是司马懿的“无双霸体”,虽然也能大幅提升实力,但比起超赛变身,显然还是有着云泥之别。


不过尽管如此,沙鲁的实力,也着实强得可怕,不仅超越了祖国人,甚至比认真打架的超级少女还要略胜一筹。


单凭常规武力,倪昆几无可能战胜沙鲁。


眼见沙鲁狂追而来,倪昆身形猛地膨胀,转眼化作身高三丈,体型亦等比例变大的小巨人。


法天象地!


沙鲁太过灵活,若将体型变得太大,反而会被他当靶子打。是以倪昆只化作三丈小巨人,实力增幅数成,之后身上又冒起赤红蒸汽,开启“夜凯”。


法天象地加夜凯,你能挡住几下?


轰!倪昆身上血汽翻腾,宛如赤龙,一脚踢出,脚尖之前的空间,都开始扭曲褶皱。


狂追而来的沙鲁身形猛地一顿,双臂交叉挡在倪昆脚尖之前。


嘭!


又一道小型核爆般的冲击波,在二人中间爆发开来。


沙鲁身上那“无双霸体”加持的金光电芒,霎时间统统熄灭,一对小臂亦咔嚓一声,折成直角。身子更像是流星一般朝后抛跌开去,直直撞进废城之中,由南至北,横贯全城。


倪昆一脚踢飞沙鲁,不作丝毫喘息,身化电光,疾追过去,但刚至中途,一道巨大的冲击波蓦地扑面而来,所过之处,地面迸裂、高楼崩塌,一切存在,俱化齑粉。


倪昆瞳孔骤缩,身形冲霄而起,避过那道冲击波。


冲击波一直冲出千米之外方才消失。


而地面之上,废城之中,俨然留下了一道横贯全城,宽达百米、深有数十米的笔直“河道”。中间所有的一切:废弃的摩天大楼、街道上的废弃车辆、数以十万计的丧尸……统统人间蒸发,灰飞烟灭。


河道尽头,沙鲁右脚后撤,呈弓步之势,那被倪昆踢成粉碎性骨折的双手,已经恢复如初,正摆着一个发出“龟派气功”的标准姿势。


倪昆面无表情,看着地上的沙鲁。


“哦,居然避开了?”沙鲁似乎有点小惊讶,抬头看向倪昆,“不错,反应很快嘛,那就继续!”


话音一落,沙鲁身形又消失无踪,瞬间来到倪昆面前,举手投足都能崩山毁岳的拳脚,宛若一阵流星暴雨,铺天盖地般轰向倪昆……


“玄奘法师,您推荐的这一位‘预备役守护士’,实力似乎并不如何强大啊!”


九天之上,一座神圣光辉的宫殿之中,几个金甲人坐在一座清澈的水池旁,看着水池之中,显现的画面。


正是倪昆与沙鲁在废土交战的情形。


画面中,倪昆在沙鲁狂攻之下苦苦支撑,左支右拙,被沙鲁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几无还手之力。


怎么看他都不像有胜出希望的样子。


“这家伙……我以前好像在废土见到过……”


“哦?狮子座,你不会是见人家长得帅,身材好,肌肉漂亮,本钱雄厚,野性十足,春心萌动了吧?”


“呵,水瓶座,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哦呵呵,抱歉,我啊,喜欢的可是软软的、可爱的女孩子,才不喜欢硬梆梆的男人呢……”


“咳咳!”某浓眉大眼的老实青年听得脸红,连忙干咳两声,打乱两个女人逐渐歪掉的话题:“玄奘法师,您推荐的这一位,似乎支撑不住了,真的不需要我们出手帮他一下吗?”


“郭小友请放心,倪公子的潜力深不可测……他能撑过去的。”


“呃,可我感觉他都快被打死了……”


“不会的,他……嗯,贫僧怎么感觉类似的对话,之前好像已经发生过了?”


“没有吧?”


“也许是贫僧的错觉吧,总之倪公子他……嗯?他好像突然变强了?”


“是变强了,他好像领悟了什么……”


“临阵突破、越战越强……这样的天赋虽然不算罕见,但那家伙进步的未免也太快了些吧?简直就是三级跳……之前明明还被打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怎么这一下就能十招里面,还手一两招了?”


“又变强了!能还手两三招了!”


“真是个怪物!”


“这……贫僧还是感觉,类似的对话,发生过不止一次了……郭小友、艾莎公主、御坂小姐、莱戈拉斯王子,你们有没有同样的感觉?”


“没有吧?”


“我也没有。”


“玄奘法师你是不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接受了太多诸世界的庞杂信息,精神方面……那个,有点疲累了?”


“呃,也许贫僧是累了吧……唔,倪小友竟又变强了!”


“真是个顽强的男人啊!之前的战斗中,都快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


“前一秒还遍体鳞伤,筋断骨折,奄奄一息,下一秒就生龙活虎……不愧是玄奘法师推荐的预备役守护士,说不定他真的不需要守护神殿的接引,就能凭自己的力量,登临九天之上!”


“这是守护的意志。为了守护他的世界,为了守护他珍爱的人们,纵然受再多再重的伤,他也会永不放弃,死战到底……这,正是我等守护士的精神啊!”


“这样的男人……我都忍不住怦然心动啊!”


“藏马,虽然你很美,但请不要忘了你的性别。”


“……”


九天之上围观者们的惊叹声中。


第三千七百六十二次重生的倪昆,看着对面的沙鲁,缓缓闭上了双眼。


这三千多次重生,他都没怎么使用氪命技了,而是把寿命消耗在了死亡重生上。


每一次重生,他都能回到十分钟之前。


虽然时间很短暂。


但落败即身死的残酷实战,乃是最好的修行。


三千多次重生,每次重生之后,即刻投入分秒不停,有时短短一秒之内,就可以交换数十上百招的超高强度战斗之中,使得倪昆在这场对他而言,格外漫长的鏖战之中,实力突飞猛进。


不仅令他将一身所学融会贯通,激战之际灵光频闪、灵感爆发之下,还令他对“现在如来经”,以及五行之道的领悟,更上数层楼。


最厉害的是,他这重生能力,并不只是“记忆”回到十分钟前。


而是刷掉所有负面状态,保留记忆,以及身体的一切正面收益,重生返回十分钟前。


亦即他在被打爆之前,身体层面的点滴强化,都能重生带回去。


之前他就是靠这能力,不断试错,试炼融铸五行血脉的功法。而那时他只能重生回两三分钟之前,收益非常有限。


如今则是每一次重生,都能回溯至死前十分钟,而仅仅十分钟多点的超高强度实战锤炼,也能令他每次重生之后,体魄都要比前次要强上一些,能在沙鲁攻势之下,支撑得更久一些。


最初他重生之后,只能多撑一两秒,后来是几秒、十几秒、几十秒、一分钟、两分钟……


到了第三千一百多次重生时,经历了沙鲁无数次捶打,于实战之中领悟、修炼现在如来经,他的体魄仿佛百炼成钢一般,硬生生突破至初阶“人仙”境界。


而这一次,重生之后,他已经在沙鲁狂攻之下,支撑了将近二十分钟,虽然已经伤痕累累,再生速度都已无法跟上受伤的速度,但他终于悟通了某个关窍。


“你这是……知道毫无希望,彻底放弃抵抗了吗?”


见倪昆闭目不动,沙鲁双手环抱胸口,戏谑笑道:


“为什么突然放弃?老实说,你的成长速度,快得让我心惊胆战,让我几乎怀疑,你是不是也有赛亚人的血统了。可为什么现在放弃抵抗?为什么不继续战斗?说不定只差一点点,你就可以战胜我了。”


“不要误会。”倪昆缓缓睁眼,淡淡说道:“我只是突然又领悟了一个绝招。”


“哦?”沙鲁嘿地一笑,“你已经用过很多绝招了,但很可惜,没有一招能真正伤害到我。”


“是吗?”倪昆忽然右腿后撤一步,以弓步之势,摆出一个“龟派气功”的起手势。


“哈,你居然想打龟派气功?”沙鲁哈哈一笑:“很好,我就喜欢硬碰硬!”


他也后撤一步,双手拢于腰间,摆出“龟派气功”起手势。


“来吧,正面一较高下吧!”沙鲁大笑道。


“老实说。”倪昆微微一笑,“你的力量,强得可怕。但我并没有在你身上,感受到半点司马懿的智慧。只感受到了赛亚人对于战斗的狂热。”


“能以力碾压,何苦要绞尽脑汁?”沙鲁大笑:“司马懿终究出身三国无双世界,纵是谋士、帅臣,却也有一颗万军丛中,斩上将首级的无双猛将之心呐!”


话音一落,他双掌一推,一道巨大的冲击波,已向着倪昆轰然冲出。


龟派气功!


沙鲁出手之际。


倪昆左手五行之气弥漫翻腾,右手反五行神雷丝丝闪烁。


之后他以与沙鲁一样的姿势,猛地推出双掌,左手五气,右手五雷,以某种极尽玄妙,完美无缺,且不容有一丝瑕疵的规律,在两掌之间融合交汇。


五行乃万物之基,五行之气,代表物质。


反五行神雷,从存在之基的层面崩毁万物,代表反物质。


正反五行相合,是为“大五行灭绝神光”,亦即——


湮灭.阳电子炮!


【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