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辞金阙 > 第十二章 皓月沉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岫玉谷山势险峻,石峡深邃。到了夜里只剩沉沉的月色照在满山的枝叶上,一片银灿灿的幽光。裴青衣一路行进去,便有些后悔,这谷如此大,上哪里去寻一个人呢。


正待回返,却见山谷一侧的闪避中,有一石洞与其他的石洞不同,竟是在这夜里闪着忽明忽暗的一点光,裴青衣心中一动,匿了身形,循迹而上。


石洞不深,可只有火光照着,也看不清太多。裴青衣望一眼洞口的篝火堆,燃地正旺,想是入夜时刚刚点起的。她担心惊着徐观南,故技重施,又缩在附近的树上,可细细打量,却不见徐观南身影。


她心中暗自失望,他许是已经歇下了,只是留下篝火堆来警示山中走兽。这样想着,裴青衣也算是略略放心,知道他还平安无事便好,正要离去,眼神在石洞边上扫过,一时间有些鬼使神差地停下动作。


石洞边上不远处,立着个小小的土堆,四下用石块围着算是加固,裴青衣在那夜色里看不清那木牌上写的是什么字,但想想也能猜到。


她又想起那一日仓促中的一面,那应当是个顶好的姑娘,护着他爱他,只可惜福气太薄。她愣了愣神又想起徐观南来,那日他脸上虽没什么神色,但她明白的很,她也是失去过至亲至爱的人,越是麻木,越是不敢相信,便越是疼痛入骨。


裴青衣缩在树上,心中感慨,自知不能再多想,正要离开,迎面风声一动,有什么东西直冲她面门而来,裴青衣慌忙侧头一闪,紧接着便有什么东西钉在了身侧的树干上,发出一声闷响。裴青衣浑身一震,手伸到腰侧握住了剑柄,刚将目光抛下去,便看见徐观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石洞口,衣袖轻摆,显然是刚刚收手。


裴青衣屏住了一口气,看徐观南衣衫微乱,人也消瘦了些,似乎是很久未曾好好休息了,一双眼睛微微眯着,看向她的方向。


二人对峙半晌,裴青衣大气也不敢喘,徐观南负手立在洞口,最后也不知怎得,叹息一声,开口间声音疲惫嘶哑,“谷中晚间有狼,莫要久留,早些回去吧。”说完,最后看了一眼裴青衣所在的树丛,便返回了石洞中。


裴青衣眼见着他没了身影,才长舒了一口气,等浑身放松下来,这才发觉自己嘴唇颤抖,额上一片潮湿,她手撑着树干起身,一瞬间又看见身侧树干上钉着的东西——是一枚铜钱。


那日,裴青衣折返出谷的路上,果然听见山间异动,除了林中的动静,她恍而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含混不清的目光,她不敢耽搁,一路疾行,直到谷口才觉得身后的目光消失了。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她那时未作他想,多年后回忆起才觉心绪复杂,但已经没有什么再去谈论的必要了。


转天一早,裴青衣揣着茶摊女儿的那一只玉镯打马上路,临行前回望山野,只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十八江路途遥远,细算算也得三四日的行程,裴青衣且行且停,偶尔遇上镖队,便随着一起走,也算有个照应。


此一行不似先前,路上不一定有落脚的客店,有事累了,便将马拴在路边的树上,自己跳上树去,寻个粗壮的枝干对付一晚。有睡不着的时候,她便想起那茶摊女儿的玉镯来,从怀里掏出细细打量,玉质温润,触手冰凉,并非寻常凡品,心中感慨,想那韩无心应该是有事耽搁了,那样一个好姑娘,怎么能忍心让她错付了青春。


十八江好大的地界,裴青衣坐在马上想,挨着临乌山,倚着清州城,就算进了十八江,还需得再走上半日,才能到长生门的雁栖山。裴青衣走到后来也算是见着了人烟,心也放下来不少。


她这一路为了打发时间胡思乱想了许多的事情,她想着等长生门的事情一了,她想再回岫玉谷看看,只是看看就好,末了她就回峨眉,俯首师太座下安心半生就是了。


又打马走了半日,到长生门时已经见山口聚了不少人,接引的小弟子跑来跑去,裴青衣随手抓着一个,递了拜帖。小弟子看着是峨眉的帖子,当下正色,自为裴青衣引路。


长生门百草大会,其实就是掌门换任时的由头,会上向天下英雄告知,颇有些请大家多多关照的意味。窦天师膝下有一子,名叫窦满江,今日之后,想来窦满江就是长生门的新任掌门了。裴青衣幼时,长生门曾来峨眉拜会,她与窦满江玩过几日,只觉得那男孩子性子温软,武功虽好,但行事软糯,难当大气,不知时隔多年,如今怎样了。


裴青衣将乱七八糟的思绪都收整起来,跟着小弟子一路上山,闻得空气中阵阵药香,人说西药王东长生,江湖各派虽然各有风流,这两派却是万万不可得罪的。


药味儿浓的挡不住,裴青衣吸了吸鼻子,突然想起一桩事来。“小师傅,有件事儿我想向你打听打听。”


那小弟子回身弯了弯腰,“但说便是。”


“你长生门可有一名弟子叫做韩无心,不知他今日可在山上?”小弟子细细望她一眼,回道,“韩师兄四日前刚下山,东边在闹瘟疫。”裴青衣应了一声,颇有些遗憾地点点头,“如此,我知道了。”


那小弟子不再接话,转了个弯便停下来,“少侠,从此处往前去就是了。”裴青衣抱拳拱手道了声谢,这才转身走了。


雁栖山向来被称作仙山,裴青衣且行且看,才觉传言不是作假。门中楼阁高耸,白墙金瓦,处处华丽,来往弟子都是月白的衣衫,行走间衣袂飘飘,好一副仙人气象。裴青衣一路向里行去,果然见不远处有一小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她刚往那去,步子迈开,却觉耳畔一阵劲风忽起,一道影子略略一闪,一声怒喝回响在一侧的院落。


“贼人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