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全球神祇虫族降临 > 第三十二章 转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家伙?你说的到底是谁呀?”


笑面虎翻了翻白眼,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


“还能是谁,就是你的那个新校长呗”


“话说,虎大爷,你到底叫什么呀?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笑面虎吧~”


笑面虎笑眯眯的看着秦熙,但是却并不回答秦熙的问题


“你叫我笑面虎就行,不用客气。”


秦熙眨了眨眼睛,看着笑面虎脸上一如既往的笑容,有的时候是真的分不出笑面虎究竟是生气还是开心。


笑面虎之前对秦熙的态度是不冷不热的,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笑面虎对秦熙的态度,之所以突然间有这么大的改变,


除了自己无意间叫出的那一声“笑面虎”,秦熙想不到其他理由


“收拾一下吧,咱们尽快出发,你的神域耽搁越久发展的就越慢。”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s://m.51biquge.com


“去虎啸附中,稍微绕一点路,正好可以去一趟总部,那里还有奴隶市场,我就陪你一次性把东西弄完,省的你再来烦我。”


秦熙看着笑面虎一副口不对心的样子,不由的咧嘴笑了笑。


这笑面虎的性格是真的够古怪的,真的是完全看不透!!


虽然秦熙与笑面虎才认识没多久,但是,秦熙对于笑面虎的看法可是说是变了又变。


最开始秦熙最开始觉得笑面虎是一个不正经的中年男人,紧接的,秦熙又感觉笑面虎是一个深谙审讯之法的酷吏,


随即,又变成了一个性格恶劣的坏家伙,然后变成一个曾经征战沙场的铁血笑面男。


到最后,秦熙也没摸清,这笑面虎到底是个什么鬼!?


不过,笑面虎应该对秦熙没有什么怀心思,毕竟以秦熙的身份和实力,应该还没有那资格。


秦熙并没有着急出发,而是先去了一趟朱志远的家里,将他的骨灰亲手交给了他的父母,


秦熙并不想勾起朱志远父母的伤心事,但是不知道为何,秦熙就是想要亲眼看一看。


或许,秦熙是希望朱志远父母能够痛骂自己一顿,以这种方式,来减轻自己心底的负罪感。


但,不知道是不是身后笑面虎的原因,朱志远的父亲很客气,相对暴躁的母亲被他关进了屋里。


看着朱志远父亲两眼通红的样子,一副心都碎了的样子,但却有不得不强颜欢笑的模样。


秦熙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是将东西交给他的父母然后转头离开了。


回到了学校,秦熙见到了自己的班主任,尤其是跟自己高三的班主任道一声谢,也说一声抱歉。


秦熙对班主任并不信任,但是班主任却救了秦熙一条命。


最后,秦熙就与笑面虎将飞艇开离学校,绕了几圈后,最后回到了一个小旅店中。


秦熙躺在旅店的床上,从中午等到了晚上。


最开始两人还絮絮叨叨的说话,但是一点点的秦熙开始沉默。


而笑面虎就在秦熙身边陪着,一句话都没说,


“抽烟么?”


笑面虎摸了摸身上口袋,然后将一包烟递给了秦熙。


秦熙接过烟看了看,包装倒是相当的华丽,只不过...


“你确定,我抽你的烟不会暴毙当场?”


笑面虎的眉头一挑,翻了个白眼说道


“都死了,你还怕个毛?”


秦熙赞同的点了点头,此言有理。


深深的吸了一大口烟,缭绕的烟气进入气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呛人,反而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


就好像吃了一块超级清凉的薄荷糖。


再次深深吸了一口,香烟一口气从烟头吸到了烟蒂,烟灰簌簌落下。


“与想象中的不一样?”


听到笑面虎的话,秦熙默默的点了点头,


秦熙想要的是那种能够暂时忘却时间的烟,而不是这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的烟。


“我们众神大世界中所有职业者在大四阶段,都会经历一节必修课,叫做—忍耐。”


“只要不能通过这一节课,那么就无法毕业,就这一节课,每年都有超过一半的学生倒在这节课上面。”


秦熙转过头,看着笑面虎等着他的下文。


“学校会先让学生们注射一种镇定剂,然后进入幻术师的梦境中,模拟出你最恐惧的画面。”


“你知道人脑是有着保护机制的,当一个人受到了超出承受范围的强烈精神冲击,人脑就会选择性遗忘一些事情。”


“而镇定剂的效果就是让你保持清醒,然后不断的承受内心的恐惧,愤怒,但是却无处发泄。”


“打一个比方,在幻境中,你最爱的人会被一刀刀凌迟,她或许在像你呼救,也或许会强挤出笑容,为了让你你不用担心,仿佛再告诉你她不疼,但是总之她会集中你内心的最柔软的地方。”


“在凌迟结束之前,一句话不说,一滴眼泪不掉是及格。”


“在凌迟过程中一边承受痛苦,一边能精准的回答问题,算是良。”


“凌迟过程中,内心并无波动是优,当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当然要是真的有人做到,我们也未必敢用它”


秦熙难以置信的转过头看着笑面虎,一副你在开玩笑的样子。


笑面虎却没有管秦熙的表情,只是继续开口说道


“没有这样严苛的考核,那怎么才能选拔出,足以抵抗恐怖外敌的战士。”


“你看见的和平,不过是有人背负起了重担而已。”


笑面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这节课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心性,其一,培养耐心,其二,培养冷静。”


笑面虎也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吐出了一口烟气,眼神中带着些许追忆。


“耐心是一场的等待游戏,冷静是获胜的关键,在危机中如果失去耐心,失去冷静,自己死只是小事情,但是如果拉上了队友,导致整个战局崩溃,那怎么办?”


说道这里,笑面虎顿了一下,看着秦熙认真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究竟在等谁,但是,把你那不中用的表情收回去,男人可以哭,可以伤心,但是只能在没人的角落里哭。”


“我和你未来的校长是老友,你既然是他的学生,那么我会从现在就开始管教你,任何时候保持冷静,即使的你心里有一万把刀在同时放血。”


“让你清醒的感觉到痛苦,而无法挣脱,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


秦熙转过头,死死的盯着笑面虎,笑面虎也盯着秦熙。


良久...


秦熙不由的笑出了声


“那你眼圈怎么红了!?”


笑面虎一脸酷酷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此时秦熙的心里只有一句歌词“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现在爷算是知道了,这笑面虎是个毛的忧伤的男人,这丫就是一不折不扣的逗逼。


笑面虎伸出手摸了摸身后的床板,五指一用力,直接将一块铁板扣了出来。


笑面虎脸上的笑意终于溃散,冷着一张脸,两个比绿豆大不了多少的眼睛,瞪着看秦熙。


然后对着秦熙轻轻的勾动了一下手指。


“来,今天我教你一道菜,这道菜的名字叫做铁板炒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