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全球神祗之反向复活蓝Buff > 第64章 没栓链子的小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学生们不清楚玉龙山和黑龙山两大星系的恩怨纠葛,这些老师能多少不清楚一点吗?


阿道夫随着几个老师明着暗着嘲讽,吓的小脸都白了,攥着手杖的手心,满是汗水。


他布鲁斯家族是不怕几个真神,可要和学校身后的那位大人对上,他家老头子怕是直接会把他一身皮拔下来,直接制成皮衣,送给对方赔罪。


家族越大,子嗣越多,其中利益纠葛越复杂。他阿道夫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要比整个布鲁斯家族的命运还要重要。


蔡老人老成精,瞧到阿道夫自己已经把自己吓个半死,心里了然,有了决断。


他背着双手,神色平淡从容问道:“李老师讲的可是真的?”


阿道夫到底不笨,从校主任和蔼的面色中,看出一些门道,也不在做无畏的坚持,微微点头:“是阿道夫鲁莽了!”


他既不直接承认,也不否认,先直接来个赔礼道歉。


话语一顿,阿道夫斜睨了眼一切的始作俑者,继续从容讲道:“今天的事,本来是在下想和2班宋青书的同学,商谈交易部众的事情,并没有赵千叶同学想象的那样,强买强卖。”


赵千叶面色一变,难看之极。


整个2班50多人参与群殴,谁都没提,唯独提了自己,这潜在的威胁,鬼都听出来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s://m.51biquge.com


蔡老瞧着阿道夫有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心里悬起的心,也落下了。


尽管不愿承认,但他作为校领导之一,也从未想过要和布鲁斯家族的直系血脉,要起直接冲突的心思。


虽然眼前的小家伙,在布鲁斯家族的直系血脉中,算是不入流的家伙。可到底挂上“直系”两个字,就是一条狗,外面的人,都不敢直接打杀人家的。


因为2班的某些个人,从而得罪布鲁斯家族某一个人,甚至令布鲁斯家族厌恶学校的实际掌管者,自家老板,这个买卖,是个傻子都知道怎么算。


李若岚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羞愤,却知道蔡老本身的做法没错。


2班的学生,群殴了人家1班天才,已经占了天大便宜,再加上里面有一个跟脚很深的布鲁斯家族子弟,稍有智慧的人都知道怎么处理。


蔡老没有一上来,就打杀赵千叶几个领头人,都已经是很维护他们了。


尽管如此,李若岚还是意难平。


蔡老和蔼的点头,冲阿道夫亲切的说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说开就好。”


阿道夫深邃的双眼,闪过一缕精芒,那是一种试探出自己对手底线后的一种自信反应。


他摩挲着手杖,冲一脸笑意的冲蔡老抚胸一礼,谦卑的回道:“感谢校领导对我布鲁斯家族子弟的深切关怀,我会向家父,带去晨曦女神的问候。”


本来已经觉得一切都已过去的众人,听到这一句话,像是被点了定身术,呆滞当场。


一些脑袋反应快的人,立马听出阿道夫话外的弦外之音。


如果说刚才阿道夫对2班同学,提及布鲁斯家族,只是一种震慑的话,那此时当着校领导,还有一干班主任的面,直刺刺的提及布鲁斯家族和其父亲,简直就是明火执仗的威胁。


阿道夫的话,没有说透,却比说透的威力,还要令人遐想和愤怒。


“听听,什么叫校领导对我布鲁斯家族的深切关怀?明明是阿道夫在学校内仗势欺人,学校按照规矩,应该严惩对方才对。可蔡老头想的深远,不愿和对方身后的神祗家族交恶,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言不语,各自退上一步,也就过去了。


可阿道夫却暗戳戳的摆在台面上。


那意义和性质能一样吗?


不知情的人,还当葵花幼儿园身后的老板晨曦女神,害怕他布鲁斯家族了。


蔡老被气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胸口剧烈起伏,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终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作为黑龙山星系的学生,在玉龙山星系求学,多番仗着家族威风欺辱自家学生,自己如此维护对方,一转眼,却被对方直接卖了。


而且,对方一点也不用领他们的人情,因为人家刚才的话中意思很明显了。


你蔡言康,还有葵花幼儿园的领导,之所以愿意息事宁人,是看在了我布鲁斯家族和家父的面子上,和我阿道夫毫无干系。


是的,惹了事的家伙,觉得这一切都和自己毫无干系,就是这么蜜汁自信。


确实,蔡言康之所以轻飘飘揭过此事,正是因为看在了布鲁斯家族的面子上。可这种事,能够直接摆到台面上吗?


果然!


2班的学生们,本来以为学校的领导要为他们站台报仇,一听这话,瞬间怒了。


一个个小家伙,摄于领导威严,没有出言讥讽他们,可脸上那种毫不掩饰的鄙视表情,简直比在他们脸上打几下,还要让人吐血。


就连一班的天才们,看向自己的老师和校领导,也是一脸嘲讽和不屑。


蔡言康看着孩子们对自己和学生失望无比的表情,气的怒火攻心,一股血潮从心口涌向脖子,像一条条血蚯蚓一样,从脖颈爬起,整个人的脸上,像被红染染过一样,极端恐怖。


他老手一抖,指着阴险无比的阿道夫,愤怒嘶吼:“竖子,你,你……”


他很想骂对方无耻,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因为他一旦开口,就坐实了对方阴险的说词,可不骂,自己心气难平啊。


就当学校诸位领导,被一个黄口小儿用话拿捏住,气的要原地爆炸,一个人忽然开口了。


“孙贼,看大爷这边!”


赵千叶鸡贼的冲阿道夫骂道。


阿道夫扭头,微抬着下巴,高傲而轻蔑的讥讽,“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平民。”


赵千叶掏了掏耳朵,一副你在说什么的样子,茫然道:“那刚才是哪只没有拴狗链的小狗,从狗圈跑出来了?”


小胖是什么人,立刻秒懂,装出一副自己不懂的样子,碎嘴的接话问道:“千哥,小狗被狗圈栓住,是跑不出来的。”


“啊?是这样吗?”


小胖憋笑,很认真的点头,“肯定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