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全球神祗之反向复活蓝Buff > 第66章 是敌人,就弄死(萌新打滚求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道夫鹰钩鼻,凹眼窝,再配上淡金色深邃如海的目光,右手轻轻摩挲手杖顶端红宝石的状态,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从容。


对方似乎发现了赵千叶的窥伺,嘴角微微上翘,冲赵千叶给了一个充满距离和蔑视的笑容。配着那副略显狰狞的面孔,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仿佛一头狰狞的恶魔,在对自己微笑。


“总有刁民想害朕!”


赵千叶头皮一炸,只觉得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从自己内心升起,如野火燎原。


他眼珠子骨碌一转,鸡贼的立马出声,“诸位领导,既然是一场误会,大家说开就好。”


“其实,也有我们班的同学,在一些地方上做的有些欠妥。这一点,我代表整个002班,像阿道夫同学,还有1班的诸位同学道歉。”


赵千叶恭恭敬敬的冲阿道夫弯腰一礼,又冲1班的天才们,恭敬一礼,表示自己内心真挚的歉意。


本来对赵千叶和2班不满的一班学生们,立马脸上露出缓和的笑容。


小胖刚从虚拟宇宙再次进来,就看到千哥来了这一套戏码,胖胖的身躯打个摆子,恶寒的嘀咕道:“有人要完蛋了!”


吃过千哥笑面虎苦头的小胖,最具发言权。


李若岚等一干班主任老师,纷纷面色一缓,被赵千叶的真诚打动。尤其是作为1班班主任的冷少锋,看到这次带头挑事的赵千叶主动赔礼道歉,难看的面色也缓和几分。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他开口冲赵千叶和蔼说道:“这次就算了,你们这些小家伙,玩玩闹闹,也没个体统。”


冷少锋把这次两班的群殴事件,定性为孩子们不懂事的打闹,过去就算了。


赵千叶龇牙一笑,连忙点头附和,“老师批评的对,我会和我们班长钱多多同学,回去好好反思。”


他说话中,还不忘回头冲班长大人亲切问候一下,“班长,你说我说的对不?”


钱多多被一众老师盯着,脸都青了。气的他恨不得直接掐死这个猴精的赵千叶,嘴上却实诚的连忙小心回道:“是,是,赵千叶同学说的,就是我想代表我们2班说的。”


“你这个同学,怕不是豆腐脑吃多了,脑子坏掉了吧?”南宫晚晴刚刚还誇赵千叶了,一转眼,看到这小子像条哈巴狗一样,做起了和事佬,别提多生气了。


近半个月来,慢慢熟悉了赵千叶狗脾气的李若岚,轻轻掀下黑色的大眼镜框,和自己好友打赌道:“这小子一肚子坏水,我猜这小子绝对不会轻易掀过这事,你信不信?”


“我不信!”


南宫晚晴猛的摇头。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阿道夫摩挲着手杖,斜睨了眼像条变色龙似的赵千叶,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突然!


赵千叶扭头,看向阿道夫爵士,搓手很不好意思的说:“我知道爵士先生对我个人很有意见。”


阿道夫一怔,摆手,温和的像一个邻家大哥哥,“赵千叶同学生分了!这其中,也有我的过失,不能全怨你一人。”


赵千叶心里愈发坐实自己的猜测,干笑着问:“你心中真的没火?”


“没有!”


阿道夫很确定的摇头。


“噗!”


“哈!我,我忍不住了……就让我笑,笑一会儿,哈哈……”


“鹅鹅鹅……”


一瞬间,场上所有人笑喷了。


阿道夫嘴角抽搐几下,一脸不爽,却仅仅只是不爽罢了。


“确认过眼神!这小子不是个太监,就是个老银币。”赵千叶观察着阿道夫的面部表情,最终确定。


以己度人!


要是自己的家族也和布鲁斯家族一样牛逼,别说有人群殴自己,就是给他上上眼药,他也要睡了他媳妇再说。当然,像他这种社会主义五好青年,肯定不会做那种事罢了!


赵千叶心思浮动:“要不我们在打一场?”


阿道夫脸上浮现一抹不满,仿佛自己在被一个蝼蚁嘲讽,而自己却不能不去拍死这只蝼蚁。


他手杖一撴,声音低沉沙哑道:“你这是在像我发起角斗吗,平民?”


本来还看笑话的大家,听到这话,面色齐齐一变。尤其是熟悉贵族一些传统风俗的李若岚,害怕自己学生做出鲁莽的举动,立即插话,训斥道:


“赵千叶同学,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赶紧下去。”


这种流传于贵族阶级数十万年的角斗传统,极其血腥、残忍。胜利的一方,获得另一方所有东西,包括名誉、金钱、女人。


而这些东西,将会被胜利者视为“战利品”。尤其是一些有妻女的失败者,其下场,简直比死都不如;是一种令所有女性厌恶唾弃的陋习,而在贵族阶层,却广为流传。


赵千叶自然明白对方这种古老传统,龇牙一笑,“我指的是,你我二人,以神域部众为赌斗目标,进行一场真实搏斗。最后无论结局如何,这一场闹剧,在晨曦女神、布鲁斯先祖和诸位老师的见证下,画上一个休止符,如何?”


“当然,你也不准在去打宋青书同学部众的主意。”


最后,他伸手一指被人遗弃在角落的宋青书。


宋青书一震,没想到到现在,学长居然还操心着他的事,眼眶泛红,泪目:“学长!你,你不用管我的……”


赵千叶瞪了眼宋青书,霸道的说:“你既然认我这个学长,那就听我的。”


“嗯!”


宋青书嘴唇蠕动几下,眼眶泪水模糊了双眼,最后重重的嗯了一声。


此时,所有人才看向这一切事情的起因,宋青书同学。


李若岚内心复杂感慨,唏嘘道:“我们这些做老师的,还不如一个学生想的远,做的多,惭愧,惭愧啊!”


南宫晚晴一震,感慨道:“你这个学生了不得啊!”


阿道夫斜睨一眼宋青书,摩挲着手杖,眼中闪过一抹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