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全球神祗之反向复活蓝Buff > 第67章 敌人,都是用来弄死的(萌新弱弱求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千叶看出了阿道夫的犹豫,鸡贼的嘲讽:“堂堂布鲁斯家族的高贵血脉,不会害怕输给我一个贫民吧?”当然,他绝不会承认,内心想直接搞死对方。


对待敌人,不找机会恁死对方,难道等着对方恁死自己?


如果!


堂堂布鲁斯家族子嗣,拥有极大发展潜力的阿道夫,如果部众损失大半,升至死伤殆尽,那在竞争激烈的家族,其地位又会如何,他对此倒是很感兴趣。


李若岚被自己学生的话,惊的朱唇成了一个“0”字。


这下,她坐不住了,踩着性感的高跟鞋,匆忙上前拽住赵千叶的胳膊,低声吼道:“你小子发什么疯了?这种事能乱开玩笑吗?”


在最初培养新人时,联盟规定学校进行的虚拟竞技,就是害怕学生的部众出现死伤,从而导致学生的自信心、锐气被打击太过厉害,让学生一蹶不振,才采取的非常规保护手段。


现在倒好,赵千叶这个混不吝,居然要和别人玩贴身肉搏,你说李若岚能不急眼吗?


赵千叶被老师的玉手拽住胳膊,感受着老师玉手上传来的温腻舒滑触感,尴尬的直想把胳膊抽出来。但是害怕赵千叶是个嫩头青的李若岚,恁是不撒手,怎么甩,就是不放开。


“你小子是不是脑子被驴踢坏了?”李若岚担忧的看着赵千叶,“你就算担心对方秋后算账,也没有这个玩法吧?”


作为老师,尤其是还是强大半神的李若岚,以己度人,清楚自己学生在担心什么。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在黑龙山星系赫赫有名的布鲁斯家族面子,确实不是等闲真神家族可以扫的。学生有此担忧,她很理解。


赵千叶听到老师传音,瞬间懵逼了。他还抱着几分侥幸狡辩,“老师,你想的劈叉了……”


他同样传音回道。


“好了,别闹!”李若岚知道场合不对,没有和自己学生继续纠缠下去。


一些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简单。自己的学生,别人不会怜惜的,但作为2班的班主任,她有这个责任。


赵千叶尴尬的想抠脚,“难道自己脸上就这么藏不住事?”


但就在这时,阿道夫拿起手杖,深邃的淡金色瞳孔,透出一抹玩味笑容,淡淡轻笑道:“既然赵千叶同学有此雅兴,我阿道夫自不会博了你的兴致。校运会上,在诸位老师和同学下的见证下,我和你打上一场就是。”


突然!


阿道夫怪异一笑,微抬下下巴,高傲的嘲讽道:“就是不知你能否走到哪一步,平民?”


李若岚黛眉一拧,刚要开口驳斥,为自己学生挽回一下颜面。赵千叶却攥紧拳头,毫不示弱的反击,恨声道:“到时候,某人别在学校诸位师生的注视下,输了竞技,可别急眼,又回去喊妈妈。”


“哈哈……”


小胖拍着大腿狂笑,阴损的附和怪叫,“啧啧……这难道就是打了小的,来老的?”


他摇着头,装模作样的讥讽,“某人到时候输了,只怕只能哭着鼻子找妈咪喽!”


“噗!”


李若岚瞧着自己两个学生唱起双簧,贱贱的嘲讽阿道夫,顿时噗嗤笑出了声。


南宫晚晴没忍住,同样噗嗤笑了起来,低声冲好友嘀咕道:“你这两个活宝学生,可真逗啊!”


她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你的学生,真不怕死啊!”


“哈哈……”


“这两个小子,真他娘的是个鬼才。”


“他们怕不是两个逗比吧?”


老师和学生们,顿时大乐。


阿道夫气炸,狠狠的瞪了眼笑的最欢的赵千叶和小胖,阴沉着脸,也不和老师打招呼,就自顾的在原地消失。


一场看似闹的很大地的校园群殴事件,就这样草草落幕,让一些意犹未尽的学生,既感到一丝荒谬,又感到一丝解气。毕竟,整个葵花幼儿园学校,还真没有几个吃了豹子胆的家伙,敢像赵千叶这样,带人群殴阿道夫·布鲁斯爵士。


蔡老头望着阿道夫消失的地方,眉头一挑,老脸浮现一抹不满,打算转身离开时,忽然从身后被人叫住。


“蔡主任,学生有一事不明,还望解惑。”赵千叶冲蔡言康喊道。


几位原本打算离开的教师,闻声收住步伐,一个个眼神怪异的看向胆大包天,一副要质问校领导架势的赵千叶。


李若岚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生怕自己学生闹出乱子,连忙拦住赵千叶,低声呵斥:“你小子又发什么疯?不想活啦?”


赵千叶直刺刺的盯着蔡主任,义正言辞的质问:“蔡老,学生有一事不明,还请解惑。”


蔡老头背着双手,缓缓转身,面对学校的学生,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应有的和蔼,说:“你讲!”


“阿道夫这斯,在学校如此嚣张跋扈,学校就不管管吗?难道任由他个人败坏我们学校风气?”


赵千叶腰杆挺的笔直,毫不避讳。


“你疯了?”李若岚面色一白,瞪了眼作死的赵千叶,赶紧冲蔡老头解释,“老主任,我的学生他不是这个意思。”


周围的老师,还有一些没有离开的学生,一个个面色狂变。他们被赵千叶的疯狂,惊呆了。


秦若曦绞着手指,一脸担心:“学长?”


赵千叶此时有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光棍气质,梗着脖子,直言不讳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想问问,一个如此嚣张跋扈的学生,难道蔡主任就任由他这样离开?”


蔡言康面色一冷,盯着赵千叶,一股神祗特有的威严气场,化作一道惊涛骇浪拍向赵千叶。


外人丝毫没有觉察到异常。但赵千叶被这股无形浪潮,拍的蹬蹬连退十几步,最后若非自己意志坚定,只怕当场就会倒飞出去。


“你,现在好要质问老夫吗?”蔡言康摆着脸。


“千哥,别犯浑啊!”小胖担忧的低声喊道。


赵千叶用袖子抹去嘴角血迹,挺直着腰板,毫不退缩的喝道:“问,为什么不问?学校处理此事,有失公允,难道不该问吗?”


“你快拦住你的学生啊,这小子再闹下去,学校不收拾他都不行了。”南宫晚晴担忧的冲自己好友提醒。


李若岚苦笑一声,瞅着像头犟驴的赵千叶,她能管得住吗?


她螓首微摇,脸上浮现出一抹为自己学生擦屁股的觉悟,嬉笑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学校为何要把黑龙山的小祖宗,放到咱们学校,而且任由胡闹。”


蔡言康面色渐渐冷了下来,“不后悔?”


赵千叶深吸一口气,回头看了眼孤零零的宋青书,攥紧拳头,“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