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绿茶她真的不想洗白 > 83、嫂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绿茶她真的不想洗白");


林韶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落。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流眼泪。


系统沉默了。


它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眼泪的到来实在是意外的惊喜,


林韶的心中虽然还念着那失之交臂的三千万,但是理智还是让她继续表演着。


导演被林韶的精湛表演深深的打动了,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练练夸赞道:“林韶这哭的太绝了!你们注意看她的眼神,那是对十二王妃的嫉妒,


对十二王爷爱而不得最终也难以释怀的痛苦,


以及对自己一生悲惨命运的漠然!”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而林韶此刻的情绪是对尉斯扬的嫉妒,


对那三千万求而不得最终也难以释怀的痛苦,以及对自己这悲惨命运的麻木。


这一场戏很顺利的就过了。


导演对林韶的表演十分的满意,连连夸赞她非常有演戏的天赋,只要能够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所收获。


而此刻,林韶的脸上还是难掩悲伤的情绪。


三千万啊,那可是整整三千万啊。


尉斯扬是傻人有傻福吗?为什么能得到那三千万?


这个世界好不公平,尉斯扬都那么有钱了还能中彩票,那三千万对于他来说也不一定算什么。


穷人更穷,富人更富。


呜呜呜呜呜……


林韶的眼泪还是在掉落着,导演对此也表示能理解,


演员入戏太深也不是第一次见了,缓缓就好了。


于是最后的杀青照上,林韶捧着一束花,


眼泪还没擦干却又在努力露出笑容,


那个场面实在滑稽至极。


照片发到了微博上,粉丝们得知今天拍的是柏莺韵的下线戏,也纷纷感慨林韶一定是很喜欢这个角色,结束才会那么的不舍。


而对此林韶什么都不知道,一想到那三千万她还是好难过。


在林韶离开剧组的时候,祝诗珊拉着她的手脸上充满了不舍,


“以后去跳广场舞一定要记得叫我啊!”


林韶十分无奈,但也只能点头答应。


而傍晚,尉斯扬就上热搜了。


他站在省彩票中心,举着一块证明他中了三千万彩票的牌子,然后……把这三千万全给了慈善机构。


林韶:“???”


她不可置信的又看了一遍。


而事实依旧是如此。


网友们和林韶的震惊程度是相同的。


【尉斯扬彩票中奖三千万???】


【啊?今天是愚人节吗?】


【魔幻现实主义……】


而很快,fs娱乐和慈善基金会的官博便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夸赞尉斯扬。


【我傻了我傻了】


【你们忘了嘛,尉斯扬他家是益端证券啊!!!他是真的不缺钱[裂开]】


【缺不缺钱和舍不舍得不是一回事,无论如何我都要说尉斯扬牛逼】


【怎么处理这钱是一回事,问题是尉斯扬为什么能中三千万啊!@尉斯扬,开班教学!】


网友们纷纷开始艾特尉斯扬,向他咨询如何能够中三千万。


然后尉斯扬还真的出来回应了,回复了一条评论。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那天运气很好,林韶就说让我去买彩票,号码也是她说的】


网友们:“???”


于是立刻有人来林韶的微博向她询问如何中三千万。


林韶:“……”


够了,闭嘴,不用再说下去了!不要再往她的心上插刀子了!!!


而另一边,沈非白的神色也很黯然。


明明那天他是和尉斯扬一起去的彩票店,而且尉斯扬就买了一张,他买了两张。


尉斯扬买了一张中了三千万,他买了两张什么却什么也没有。


倒也不是钱的事情,就是觉得好没面子。


沈非白躺在沙发上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觉得自己和尉斯扬之间差了个林韶。


于是沈非白打开了微信,给林韶发了消息。


【在吗?我也想中三千万,该买张什么彩票?】


而这一次,林韶秒回了他,却只有一个字——


【滚】


而网友们得知了尉斯扬中奖的彩票号码是他自己的生日连号之后,更震惊了,这不就是老天送给他的礼物吗?


于是尉斯扬成功的凭借着三千万的彩票成功出圈,成为了新一代的国民锦鲤,天天都在微博被大家转发。


或许是因为尉斯扬的“锦鲤光环”加持,《凰归》的票房和口碑也在一路上升,直接破了今年春节档之后的票房记录,直到下线前破了十五亿大关。


景文石之前的两部电影都是文艺片,票房一般主要都是冲击奖项,而如今《凰归》也总算弥补了他票房上的遗憾。


而因为《凰归》的高票房高口碑,对于林韶来说最好的消息自然是她的片酬又涨了,递过来的片子邀约更多了。


而许哥乐开了花的同时,在挑选剧本上也变得更加谨慎。


于是林韶问道:“我的恋爱综艺呢?”


既然三千万的彩票她拿不到,那么三百万一期的综艺她必须去录!


而许哥则说:“节目组那边的男嘉宾人选好像出了点问题,还要推迟一段时间。”


听见这话,林韶怀疑的看向许哥,“你没忽悠我吧?”


许哥说:“你不信的话就自己打电话问傅总。”


林韶这才勉强相信,“行吧。”


而在她去录制恋爱综艺之前,又来了一个新的工作邀约。


sg组合成立三周年演唱会要开始了,尉斯扬想邀请她去做嘉宾。


林韶:“……”


有病???


许哥听见这个消息之后简直笑弯了腰,毫不留情面的嘲笑林韶,“你那个唱歌水平还是算了吧,你和沈非白那个无修版的主题曲简直让我做了一晚上噩梦。你的舞蹈水平虽然不错,但是有些也很冷门,也不适合在sg的演唱会上表演吧?”


冷门,指的是林韶跳的是广场舞,而sg跳的是流行舞。


林韶拳头硬了。


尉斯扬在干什么?是为了羞辱她才特意发出了这样的邀请吗?太过分了,简直是不孝!


林韶气的不行,而突然间尉斯扬又发来了第二条微信。


【估计要排练两个晚上,来回不方便,我把春黎路那边的一套房送你吧,你晚上直接过去住会比较方便】


林韶瞪大了眼睛。


春黎路的一套房?好家伙她直接好家伙!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回复。


【好的,时间,地点。】


以春黎路的房价,别说是当嘉宾了,改成她的个人演唱会都行!


而在得知林韶要去sg的演唱会当嘉宾之后,许哥的表情很复杂,最后只能说:“你开心就好。”


其实他也已经习惯了。


虽然林韶最近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但是好像都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她吧。


他想开了。


sg的三周年演唱会只剩下最后一个星期了,每个成员都要邀请一名嘉宾来参与,作为最后的惊喜环节。


尉斯扬邀请了她,宋易川自然邀请了宋冉冉,而江温茂却没说话,只是目光带着几分深意的看向了林韶。


林韶打了个寒颤,她有点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距离演唱会只剩下最后三天正式要开始排练的时候,林韶就在fs的练习室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沈非白。


林韶:“???”


救命啊救命啊!为什么哪里都有沈非白?


林韶怀疑的看了看沈非白,又看了看江温茂,问道:“你们认识吗?”


根据她的记忆,这两个人压根没有半点交际,为什么沈非白会作为江温茂的邀请嘉宾出现在这里啊!


沈非白的脸上其实也有几分茫然,看向了江温茂,“对哦,咱俩第一次见吧,你为什么会邀请我啊?”


得知林韶要来,所以当江温茂邀请他的时候,他鬼使神差般的就答应了。


林韶刚刚一说,沈非白才想起来自己压根就不认识江温茂啊。


林韶气的发笑。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


你人都站在这里了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吗?压根不认识就答应帮忙?你是**吗?


江温茂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看了一眼林韶,又看了一眼沈非白,若有所思道:“只是觉得二位的嗓音搭配应该会很有意思。”


江温茂说完,便掉头往外走去,寻找编舞老师了。


林韶:“?”


沈非白:“?”


两个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刻,皆在彼此眼底看见了疑惑的神情。


半响,还是林韶先反应过来,“他是不是在内涵我们俩?”


沈非白眨巴眨巴眼睛,疑惑的问道:“有吗?”


他怎么没听出来?


但是话说回来,江温茂到底为什么邀请他啊!


而很快,宋冉冉也来了,嘉宾们到齐了。


宋冉冉一来便开心的往林韶身边凑,还从包里拿了一堆小零食和她分享。


林韶自然不会拒绝,沈非白也厚着脸皮一起上来蹭了些。


宋冉冉和林韶聊天,非常苦恼的说起了自己最近的脱发问题,而沈非白在旁边一边吃一边笑的很大声。


宋冉冉看向沈非白,漂亮的小鹿眸里带着些无措,眉头轻轻的皱着,似乎有点受伤。


林韶看向沈非白的眼神也是说不出的复杂。


他在干什么?


说好的小太阳温柔体贴男二号呢,宋冉冉脱发这种事你不安慰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笑的像只大鹅?看不出来宋冉冉很难过吗?


于是林韶连忙安慰宋冉冉,“掉几根没事的啊,你头发明明又多又顺,我都羡慕不来。”


说完,林韶又狠狠的瞪了沈非白一眼,用口型说:安静。


在林韶的安慰下宋冉冉才勉强露出笑容,但是看向沈非白的表现却发生了变化。


她在犹豫,在纠结。


在沈非白嘲笑她秃头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的心碎了。


脱发秃头这个问题,是关乎着她的尊严和底线,哪怕他是她的cp也不可以!


一时间,复杂的心情涌上了宋冉冉的心头,让她陷入了无限的纠结中,那就是——


该不该对沈非白脱粉,当韶韶的唯粉。


而此刻,sg的三位成员一起来了,打断了宋冉冉的纠结。


大家先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开始直接讨论起了关于演唱会的正事。


宋易川先提出,不如大家两两一组各自表演一个节目。


而这个要求一提出便立刻被沈非白驳回了,指着江温茂道:“你们男女搭配,我们俩算怎么回事啊。”


江温茂也点头表示赞成沈非白的话,又说:“我们这次情歌居多,我们俩确实不搭。”


宋易川:“……”


你也知道不搭啊!到底是谁让你邀请沈非白的啊!


于是宋易川便提出三人一组。


宋易川和宋冉冉还有江温茂一起,林韶尉斯扬和沈非白一组。


林韶和沈非白看向彼此的眼神满是惊恐,毫不犹豫的拒绝。


两个人至今也都坚定的认为,上一次主题曲的合唱那么难听,都是对方的错!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的方案就是别商量了,干脆六个人一起表演同一个舞台,这样分下来part少一点,也不用那么辛苦。


于是大家便一起加入了排练之中。


第一天主要练习的是舞蹈,虽然林韶浑身都还是带着那么点广场舞的味,但是整体能跟得上节奏,至少比沈非白强一点。


晚上则躺在尉斯扬送她的房子里,日子过得也很幸福。


而第二天,则是唱歌。


虽然林韶总共也没几句词,但是还是句句都不在调子上。


因为林韶这一次的part又正好在沈非白前面,于是她又又又成功的带跑了沈非白的调子。


于是林韶开始庆幸,她觉得自己比沈非白强一点。


而沈非白也是这么觉得的,有林韶在怎么也不可能是他垫底,没什么可怕的。


宋冉冉:“……”


原本在脱粉的边缘跃跃欲试,但是现在看着她的cp连走调都是如此般配,又觉得更好嗑了呢。


放眼整个娱乐圈,又能找到几个比韶韶和沈非白唱歌更难听的人呢?


这叫什么?这就叫绝配!天生一对!


尉斯扬的表情很麻木,在邀请林韶之前他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宋易川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他强忍着跑路的心思,说:“其实还不错,就是林韶的调子有一点点高,沈非白的调子又低了一点,调整一下就很好了。”


江温茂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果然,好难听啊。


现场听见,比网上的无修版还难听。


很好,目的达成了,他今天应该都没有胃口吃饭了。


这也就是他邀请沈非白来做嘉宾的最真实原因。


还有两天演唱会,忍住,他就可以最好的状态面对粉丝们了。


林韶和沈非白的双重“魔音”在fs的十五楼练习室飘扬了整整两天,所有路过的练习生和工作人员都觉得痛苦万分,简直是苦不堪言。


很快网上也有人出来爆料。


【sg这次的演唱会完蛋了,也不知道sg最近在干什么,每天的练习都唱的巨难听】


这条爆料立刻被sg的团粉给喷了回去。


怎么可能?谁不知道他们sg是全能型男团,全开麦也从来没虚过,实力在国内男团就是碾压的级别。


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个爆料,觉得一定是对家粉又来故意爆黑料。


转眼间,便到了sg演唱会的当天。


作为如今最当红的男团,演唱会场外也都被没有买到票的粉丝们包围了一层又一层。


林韶坐在后台和宋冉冉唠着嗑,嘉宾都要到最后才会出场,如果不是因为sg的粉丝实在太多了都快造成交通堵塞了,最后卡点到都行。


等待的期间,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林韶还勉为其难的带沈非白打了两局游戏。


最后沈非白拿来了一个平板放在茶几上,一起看起了sg的直播。


很多没有办法到来现场的粉丝此刻都在直播间刷着弹幕。


除了对sg的示爱以外,也有很多人在猜测今天可能会到场的嘉宾。


【江温茂的性格除了组合成员以外玩得好的朋友就那么两个,不是al的那位主唱应该就是落叶乐队的吉他手吧】


【宋易川人缘那么好,猜的范围实在太大了,直接等结果了】


【我觉得尉斯扬应该会请江姝阮吧,两个人唱的《凰归》片尾曲挺好听的】


提到《凰归》,便有人又提到了林韶和沈非白。


【尉斯扬也有可能请林韶啊,三姨奶奶来助演很不错】


【前面的停!林韶和沈非白的无修版你们忘记了吗?!不要说那么可怕的话!!!】


【夺笋啊夺笋啊】


显然,没有人把那句话当真。


而接下来大家又在弹幕一起讨论着,把半个娱乐圈都猜了一遍,偏偏没有人再提起林韶和沈非白。


那一首无修版在网上流传之后,在网友们心里便默认林韶和沈非白失去了公共场所唱歌权。


无论怎么想,尉斯扬都应该不会这么“糟蹋”自己的演唱会,而且林韶应该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再唱歌了。


两个小时很快便到了尾声,最后一个舞台,他们要上场了。


沈非白对着镜子整理了自己的西装,三个人按照舞台的站位排好了队。


而台上,宋易川拿着话筒和大家互动完毕,便说:“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今天三位嘉宾的到来。”


在掌声中,林韶昂首挺胸的上了台。


在看见林韶的那一刻,直播间的弹幕陷入了短暂的空白,随即是满屏的问号。


【???】


【不是吧不是吧?林韶?】


【看见是林韶我已经开始笑了哈哈哈哈】


【其实尉斯扬请林韶也在预料之中哈哈哈哈】


而观众席先是愣住,随即反应过来后齐声大喊——


“三姨奶奶好!”


面对尉斯扬粉丝们的热情,林韶热情的和她们挥手回应,还很上道的喊道:“孙媳妇们好!”


台下一片哄堂大笑。


台上也没好到哪里去,宋易川笑的直不起腰,尉斯扬满脸无奈,就连江温茂那张严肃的脸上都带了笑意。


直播间也开始跟风,纷纷的开始和林韶问好。


而第二个走上来的是宋冉冉,这也让弹幕稍微安心了一些。


【宋冉冉唱歌真的很好听,人美歌甜,和林韶真的不一样!大家请放心!】


【希望冉冉能救救韶韶,调子带回来一点是一点】


【第三个嘉宾只要不是太难听,这一次表演应该不会太崩】


然而说这句话的人很快便被打了脸。


在看见沈非白上台的那一刻,无论是台下还是直播前的粉丝都笑倒了一片。


直播间都在起哄。


【怎么是沈非白啊哈哈哈完了完了】


【现场的粉丝们快逃!林韶和沈非白合唱那威力不亚于生化武器!】


【在看见林韶和沈非白同时站在这个台上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爆料说sg这次的演唱会很难听了】


而接下来,林韶和沈非白也都正常发挥了实力。


唱的确实……不堪入耳。


两个人的part还是连着的,那一分钟对于台下的观众们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这调,说走也没走太多,但是听着就是奇怪。


紧跟在沈非白后面part的是尉斯扬。


他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或许是因为过于魂不守舍,嘴一张直接就破音了。


尉斯扬立刻鞠躬和台下道歉。


林韶和沈非白齐刷刷震惊的看向他,又迅速的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从彼此的眼神里看见了同样的情绪——


唱歌最难听的人出现了!是尉斯扬!


观众席已经有人捂住了耳朵,与此同时在心里思考——


走调怎么还出现人传人现象呢?


一首歌四分钟,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漫长无比的四分钟。


好不容易等到了结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sg的演唱会,就在这么奇怪的氛围里结束了。


林韶三人又站在台上唠了一会嗑,然后便先离开了,把舞台留给sg和粉丝们道别。


而在回后台换衣服的路上,林韶突然看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她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诧异极了。


刘启宗怎么会在这里?


刘启宗站在洗手间门口等待,怀里还捧着一束花,而很快,洗手间里又走出来了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模样温婉,还有点眼熟。


林韶想离开,可是突然间心底一股酸涩的情绪让她都脚步也变得沉重,似是抬不起来。


两个人正说着些什么,似是感受到了林韶的目光,女人抬头看了过来。


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女人的眸子里瞬间覆上了泪水,以及很多很多林韶看不懂的情绪。


但是心脏的酸涩也像是突然间加剧,倘若不是因为自家系统叫做勇敢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林韶觉得自己应该也会跟着一起哭出来。


女人立刻走向了林韶,脚步似因为激动还有些踉跄,而刘启宗也立刻跟了上来。


在这一瞬间,四周似乎都安静了。


听着自己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林韶微微皱了皱眉。


这种感觉就像是身体里的某个本能在呼之欲出,让她想要流泪倍感痛苦,以及无限的……压抑。


女人伸出手似是想触碰林韶,最后却又胆怯的停在了半空中。


林韶不明白女人这是在做什么,她的目光微微落下,看见了女人无名指处和刘启宗手上明显是情侣款的戒指。


而刘启宗看向她,那张往日里一贯带着和善笑容的面庞是难得严肃,眼底也带着欲言又止。


#这是在干什么#


林韶不懂,只觉得奇怪。


而突然间,系统幽幽出声。


【喊人吧,你也是时候改口了】


喊人,改口。


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林韶的脑瓜子动了动,看向刘启宗,热情的开口,“哥!”


随即她又看向面前的女人,字正腔圆的喊道:“嫂子!”


作者有话要说:  系统:?我是这个意思吗?


林韶:口合口合


2("绿茶她真的不想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