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绿茶她真的不想洗白 > 84、我只是喜欢她而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绿茶她真的不想洗白");


林韶这么嗓子,


成功的让原本就奇怪的氛围变得更诡异了。


女人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震惊,随即又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看向了身旁的刘启宗。


她的女儿为什么会这样称呼自己?又为什么要叫刘启宗大哥?


而刘启宗的表情也完全僵硬住了,


最后伸出手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看向女人又试图解释道:“那天晚上是我喝醉了,


所以我和韶韶才会变成那样的关系。”


而此刻,正从拐角处走出来却听见了这切的沈非白:“?”


那天晚上?喝醉了?和韶韶?变成那样的关系?


这么多关键词拼凑在了起,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让沈非白时间难以接受。


怒火在瞬间就充斥了沈非白的心脏,也烧光了他那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理智。


还韶韶?这个老畜生真是不要脸!谁允许他做了那样的错事之后叫的这么亲密?简直是恶心!


怒意超过了理智,沈非白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把将林韶护在了身后,


冷笑着和刘启宗对上了眼神。


下秒,


他毫不犹豫的便伸出了拳头,狠狠的打在了刘启宗的脸上,


怒骂道:“混蛋!你他妈别想跑!”


半个小时后——


休息室里。


沈非白脚趾扣地,


站在刘启宗的面前个劲的鞠躬,


给他疯狂道歉,


“对不起叔叔,刚刚是我时冲动,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我都会负责,很抱歉给您带来这样不好的经历,


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刘启宗手上拿着冰袋敷在自己的脸上,


明白了沈非白刚刚误会他的原因,此刻也有点哭笑不得,说:“没事没事,你也是好心。”


沈非白这才看了林韶眼,


往后退了两步,重新坐到了她身边。


刘启宗和女人坐在张沙发上,林韶和沈非白坐在他们俩对面的沙发上,那束花被放在中间的茶几上,而旁边还站着个尉斯扬。


没错,刚刚是因为尉斯扬的突然出现,才让林韶和沈非白都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也把林韶也起推入了社死的深渊。


哈哈。


真是意外呢。


谁能想到和她拜过把子的好大哥刘启宗,居然是她的继父呢,这个世界竟如此奇妙。


而更让林韶想不到的是,面前这个女人居然是原主的亲生母亲尉宛曼。


真是环连环,荒唐胜荒唐,跟做梦似的。


两人都已经近十年没有见过面了,此刻坐在起更是无话可说。


当然,这样来说也不严谨,因为两人见过次,也只有次。


林兴修在法庭上,提供了尉宛曼心理疾病和自己已经失去生育能力的确诊书,得到了原主的抚养权。


在原主高中之前,林兴修虽然酗酒但还未沾上赌博,没有给过她份生活费,但是也不至于饿着她,偶尔喝醉了还会给她带回来份烧烤甚至是麦当劳。


那时的原主跟着父亲,虽然日子也过得苦了些,但是也还是能凑合的过。


而自从原主高中之后,林兴修便开始沉迷赌博做着日暴富的白日梦,发不可收,愈发的迷失自我。


在在原主高中的时候,尉宛曼曾经来学校找过她次,想要带她出国躲避林兴修。


然而当时的原主拒绝了,最后尉宛曼无奈之下便将张银行卡塞给了原主,每个月也都会定期打来生活费。


只是很可惜,那张卡在原主手上不到两个月就被林兴修发现并且私吞了,从此以后就像是没存在过般。


尉宛曼以为自己打了两份生活费,份用来稳住林兴修另份给自己的女儿,却没想到两份都到了他的手上。


而原主当时拒绝和母亲离开的理由,才偏偏是让林韶最心疼的地方。


林兴修直都威胁原主必须留在自己身边,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女儿他还不至于做的太丧心病狂,但如果原主跟着母亲离开,他说自己定会拿刀杀了她们,谁也别想好过。


对于林兴修来说,这么大的孩子有生活自理能力了不需要他操心,只要留住这个女儿就能留住前妻源源不断打来的生活费。


毕竟当初在法庭上为了争夺原主的抚养权,他连自己失去生育能力这种事都拿到大庭广众来说了,如果不把原主留住,这份屈辱简直就白受了。


所以当时的原主因为想要保护母亲才会充满恐惧却依旧留在了父亲的身边,并且在父亲的要求下拉黑了和母亲的切联系方式,也不敢和母亲有任何的接触。


虽然那是原主自己的选择,但是她的内心还是恐惧更多,并且直期盼着母亲能够发现那些被隐藏的真相,从而来拯救她。


她边选择走进了黑暗,边却又渴望光明。


只可惜,她没有等到光明。


林韶也懒得问自家系统这里面的详细原因,她已经能想象到答案了。系统定会说就像江姝阮的存在样,这本小说里除了主角以外所有的角色存在的意义都只是为了推动剧情的发展,别的都不重要。


只是从她的角度来看,依旧是那句话,经历过那些的人不是她,这些也都和她无关。


首先是没有资格,其次是没有必要。


林韶是这么想的,但是尉宛曼那悲伤思念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还是觉得有几分难受。


尉宛曼和刘启宗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而林韶垂下眸也并不是很想说话,尉斯扬的手揉了揉鼻尖,突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有沈非白,他是在场唯的局外人,根本不了解此刻的情况有多么的尴尬。


他还在想,自己四舍五入见了林韶的家长诶!


为了弥补刚刚揍了刘启宗的过错,沈非白立刻扬起笑容,热情的说:“伯父伯母,你们是来看林韶的吗?那不如我们等会起去吃……啊!”


吃饭两个字还没说完,沈非白就感觉到林韶在他的后腰上狠狠的掐了把。


沈非白痛的面部扭曲立刻就看向了身旁的林韶,刚想问些什么,在对上她眸底平静如死水的冷意后却乖乖的闭了嘴。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求生的本能告诉他现在还是安静为妙。


尉斯扬见状,立刻把坐在了沈非白的身边直接揽住了他的肩膀,“吃饭?好啊吃饭好啊,走,我饿死了,赶紧陪我去吃饭!”


沈非白被迫拽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问道:“啊?我和你吃什么饭?”


沈非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尉斯扬给连拖带拽的拉了出去。


伴随着门关上,休息室里只剩下了林韶和刘启宗尉宛曼三个人。


尉宛曼的眼眶瞬间通红,目光直直的落在林韶的脸上,带着些许哭腔低声喊道:“韶韶。”


尉宛曼张了嘴,却又因为情绪太激动却又努力克制而没法完整的说出话来。


还是刘启宗开了口,“你妈妈她就是想来看看你,她知道你不愿意见她,所以我们就坐在台下看了表演,然后准备把这束花放在你的休息室门口就走,却没想到……”


没想到就这么直接的撞上了。


更没想到沈非白还冲出来打人了,最后就变成了这么个情况。


林韶点了点头,她把桌上的花束拿起,勉强笑了下,“很好看,谢谢。”


客套而又礼貌,挑不出毛病,也因此显得更疏离。


林韶觉得这就是自己和原主母亲间相处最合适的状态。


没有必要争吵,也没有必要去说些什么煽情的话。


尉宛曼似是没想到林韶会收下这束花,欣喜激动之余又连忙拿纸巾擦了眼泪。


林韶看了眼手机屏幕的时间,又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尉宛曼连忙起身,“那……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


“好。”林韶敷衍的点了头,直接说:“再见。”


这个逐客令实在是下的过于明显了。


尉宛曼站了起来,被刘启宗扶着起了身,却依旧是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看林韶。


尉宛曼显然还想再多看看林韶,还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却又知道林韶对她的排斥,不敢贸然上前。


而林韶全程低着头,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门再次被关上,林韶同时也松了口气。


行了结束了。


林韶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又卸了脸上这过于浓重的妆容,又悠闲的继续吃着休息室里的小零食。


她的目光落在茶几上那束花上,不得不说,这花还是挺好看的。


而此刻,另间休息室里。


刘启宗和沈非白面对着的坐着,面色都很严肃。


沈非白双手搭在大腿上,微微弯下腰,毕恭毕敬道:“伯父,我真的知道错了。”


看着刘启宗脸上被自己揍出来的淤青,沈非白很慌,真的。


不是都说原谅他了吗?那为什么还要找他单独谈话啊!


而刘启宗却露出了笑容,“别紧张,我不是来怪你的,相反我想要赞扬你。”


沈非白缓缓抬起头,脸上露出了些许迷茫的神色。


刘启宗说:“虽然确实挺疼的吧,但是你敢在那种情况下为了韶韶站出来打我,证明你心里是有她的。”


心里是有她的。


这么句话让沈非白的心脏瞬间跳动加速,就像是被看透了什么似的,根本就不敢承认。


于是他拼命摆手,努力和刘启宗澄清道:“不不不!伯父你误会了!我只是喜欢她而已,才没有拿她当朋友!”


下秒,沈非白便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蠢话,脸唰的下红到了耳根。


作者有话要说:  沈非白:我连夜逃离这个星球qaq


我只是拿她当朋友而已!才……才没有喜欢她!嗯,真的!


2("绿茶她真的不想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