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 > 第三百零二章 天下震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巴里一死,方大猷也是跑了,整个济南府城可谓是群龙无首,


不,应该说是群鼠无头,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不乱才有鬼。


一时间,整个府城鞑子守军可谓是人心惶惶,每个人都只想着逃命,


尽管此时李起的大军还没有冲进来,但是他们的军心士气已经是不可挽回。


“杀啊!”


李起大声吼叫着,便是带着那两千多人杀进了府城内,他们一进来,鞑子败亡的局势更加是板上钉钉,再也无从挽回。


崇祯十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定王朱慈炯两蹶名王,先杀满达海,后斩阿济格,亲复济南府,整个山东传檄而定,一时间,天下震动。


京城,多尔衮府邸。


今天多尔衮正在府邸内大宴群臣,别管外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好也好,坏也罢,残酷也好,血腥也罢,就算外面是人间地狱,


但是对于封建统治权贵来说,吃喝玩乐,自在享受,这永远都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到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如今的鞑子权贵在占领京城这个花花世界后,也是开始沉迷其中,并且日渐不得自拔。


纵然多尔衮是鞑子权贵中少有的英明神武人物,但是在朝堂之中享受那说一不二的待遇,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是渐渐让他迷失。


享受安乐,沉迷安乐,这是人的本性,能够克服这种本性的人是圣人。


但是很显然,多尔衮不在圣人的范围内,纵然他拥有神武的一面,但是他终究也是个凡人,在掌握权力的同时,他自然也渴望享受权利带给他的无上荣耀。


在一众文武百官的奉承拍马中,多尔衮极其得意,频频举杯,百般畅饮,高兴非常。


怎料就在众人喝得高兴之时,突然一骑快马便是急匆匆的赶到了多尔衮府邸。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这个声音是用汉语喊出来的,别看鞑子看不起汉人,认为汉人都是猪牛狗马,只配给他们当奴才。


但是对于汉人那先进的文化,他们也是发自骨子里的敬佩,所以在鞑子贵族里面,学习汉文化,这也是他们体现自己身份的一种表达方式。


待得占领京城后,多尔衮采纳了洪承畴范文程等人的建议,认为要想坐稳汉人江山,就必须要向汉文化靠拢,并且还要全面学习汉文化。


所以多尔衮也是几度下令,要求所有鞑子都要慢慢学习汉语,汉字,汉家典章礼仪。


这一点在鞑子贵族圈里面推行起来并不难,只是在普通的鞑子兵那里却是困难重重,


毕竟这些大头兵也没什么见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只知道打打杀杀,要他们学习汉文化,他们自然是不屑。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在原本的历史中,鞑子在统治汉家江山的过程中也是慢慢的全面汉化,到了鞑子朝覆灭之时,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满语,写一手无错的满文,这样的人已经是几千个里难找一个了。


不得不说,强大的汉文化是中华民族屹立世界,永恒不倒的一个重要因素。


不论是谁,在伟大的汉文化面前都必须匍匐在地,接受汉文化的教养,这一点,无一例外。


言归正传,多尔衮及一众文武百官听到那“不好了,不好了”的大叫之声,不由得是脸上齐齐变色,刚才那欢声笑语也是一下凝固了。


众人都是知道,若是不发生塌天一般的大事,不可能有哪个愚蠢的奴才敢在这样的场合喊这样的话。


顿时之间,一股不祥的预感便是悄然涌上了每一个人的心头,莫名的,他们都是变得不安起来。


“大胆奴才,何事喧哗!”


多尔衮大怒,厉声呵斥,眼睛瞪的要吃人一般。


那快马见多尔衮大怒,吓得也是浑身一激灵,


但是这时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职责所在,他必须赶紧将这个破天般的消息禀报,否则,今天他必定人头落地。


“奴才回禀摄政王大人,英亲王阿济格在山东济南府章丘遭遇伪定王伏击,全军覆没,英亲王也是战死沙场。


如今,整个山东已落入伪定王朱慈炯手中,军情紧急,请摄政王大人明断!”


说着,那快马高举一封书函,将之递到了多尔衮的手里。


快马这话一出,整个宴会现场落针可闻,人人皆是惊骇,膛目结舌,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济格全军覆没?他自己也死在了定王朱慈炯的手中,这怎么可能?


要说前番定王朱慈炯杀满达海,那还说的过去,毕竟满达海战场经验不足,轻敌大意,被那朱慈炯偷了空子,这才是不幸被杀。


但是阿济格作为八旗独挡一面的强悍猛将,战场经验丰富,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败了,而且还是全军覆没!


不但全军覆没,而且连他自己也一条命也给搭了进去,这怎么可能呢?


纵然一众百官都是认为不可能,但是在那潜意识里面,却是隐隐又感觉到事情仿佛是真的,


一时间,这也让他们惶恐难安,手足无措。


“混账,你这奴才竟敢谎报军情,给本王拖下去砍了,再将这奴才满门抄斩,以儆效尤!”


多尔衮看也不看那快马递上来的文书,立即便是当头大喝,命令亲兵将这快马拖下去砍头。


“摄政王大人明鉴啊,摄政王明鉴啊,奴才说的都是真的,请摄政王大人开恩啊!,,,”


那快马被两个多尔衮亲兵一左一右的拖着,顿时吓得是魂飞魄散,不住的高声求饶。


但是多尔衮对此却是置若罔闻,其余文武百官自然也不可能为一骑快马去求情,


就这样,这个只是传达军情的快马,立时便是被砍了脑袋,其家庭也是被满门抄斩。


这真可谓是从天上掉下来一场祸,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后多尔衮便是对百官笑道:“刚才不过是那奴才的大胆妄言,诸位大人不必理会,继续喝酒,继续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