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追仙策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也不用等啦)


第一章出线


石藤们正要飞扑过去救她。


谁知她倏忽开口:【别过来。】


石藤:???


皮皮花:【你怎么了?不救你你不更危险嘛?】


这时姜迎一边利用神识留意周遭变化,一边沉思。


半晌她道:【这件事有些奇怪。】


【有何奇怪?】


【谷内或者谷外有谁来救我们了么?】


其他石藤:【没有哦。】 记住网址https://m.51biquge.com


有一石藤:【萧立哥哥想来救你,后来被拦住了。】


【谁拦?】


【宗门之人……什么鉴定者、裁判官之类的……】


姜迎便道:【这便对了。既然他们出手阻拦,想必此乃秘境之内的寻常现象。】


【我听不懂。】


【也就是在以往的比试之中,也曾出现类似的情况,并且并未出现严重问题,便无妨看着我们被牵扯入内。】


皮皮花表示怀疑:【那若他们只是秉持不干预的原则,让你们自生自灭呢?】


【原则来说,大型宗门向外开放的秘境,均不会危险至此。不过你说的也有可能,但无论如何,你们不能来救我。】


【为何?!】


【此处念力过于强悍,植物在此处难以生长,我担心你们一来,也会受此影响,从而负伤。】


有石藤喊道:【我们不怕!我们比临时催发的植物厉害多了呀!】


姜迎道:【无需着急。我目前尚能应付,你们且记住路线吧,待我有事再来,听话。】


如此,一众石藤包括皮皮花也不好再说什么,石藤们谨记着姜迎移动的方向,在地表下方不深处一路跟随,静等姜迎的指挥。


而姜迎直接让药宝负责催发植物,她则专心思考起离开之法。


这时她发现梵尘的颤抖频率有些奇怪。


她便再次感应,发现它似乎有所指向。


她想了想,将灵力灌入剑身,借此激发它。


随着她的动作,梵尘果然有了变化。


剑端以微弱的幅度往某个方向摆动了一下。


姜迎察觉到更为奇怪的迹象,便再度凝力来证实自己的猜测。


果然周遭的泥土压着她的身子不让动,但梵尘能够在其中来去自如!


尤其当梵尘往某个方向挥动之时,周围的土地对它的限制最小,她当即旋转梵尘,由此带动灵力往四周螺旋“开路”。


果然四周的泥土轻易被推开。


而有了空间,便有了微弱的空气流动。加之梵尘旋转带出的风,这条道越来越宽。


姜迎用梵尘打开一条能够容自己通过的道,挣扎着进入,并继续往前开路。


在此通道之中,她不再被无形的力量卷入更深处,因为此条通道通往的便是更深处。


不到一刻钟,她来到女修的位置下方。


她一路以神识探路,中途也不断观察着这一位女修。


很明显,女修仍然处于昏迷状态。


否则以先前被女修突袭的经历来看,女修能够隐藏气息不被她发现,同时女修的神识也能够抵消姜迎的神识不被察觉,现下这一点距离,若女修清醒,姜迎不可能感知得到她的存在。


虽说先前女修多番刁难,但她心知对方未必出于本意。


再者说,如今的环境若不助对方一把,谁知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同一个宗门,没必要见死不救。


她用梵尘在女修的方向开了一条道,梵尘所遇的阻力果然增加了不少,但还是成功了,女修自上方坠入姜迎所在的通道上。


此条通道有些倾斜,姜迎如今在最低端,被身后的土墙托着。


女修落入通道后一路往下滚,最后滚到姜迎身侧。


姜迎没有急着继续走,先查看了一下女修的状态。


果然对方处于昏迷之中,身上有一些擦伤,以及先前缠斗时造成的剑伤。姜迎确认她还有呼吸,便在她身上施了一道毒术,一旦催发便能封锁她的行动,严防她清醒后再一次攻击人。


这之后姜迎才继续往下走。


这时药宝奇怪地问:【我们究竟去哪里?】


姜迎道:【不知。但看样子下方大有乾坤,不妨去看看。】


【万一是陷阱?】


【所以必须小心,一有问题便撤退。】


药宝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撤退不及怎么办?】


姜迎淡笑道:【那便是人各有命了。】


【喂!】


【哈,玩笑罢了。不都说了,秘境是十分神秘的所在,什么情况均有可能发生,这一次好不容易遇到,怎能因为害怕便轻易退缩呢?】


她说着,尝试加大力度,让梵尘开路的速度更快。


一路前行,不知过了多久,姜迎忽然感觉梵尘前行的阻力彻底消失了,旋即一道白灿之光自前方射入!


此道通了!


药宝诧异道:【竟然有光?!】咱们可是在地下呀!


姜迎心说这便意味着前方确实有乾坤。她先将还在昏迷的女修扶起来,一起紧贴着一旁的土墙坐着,同时手拈一道木盾防御符,准备随时防守。


与此同时梵尘继续挖掘通道。前方的白光随之愈发强烈,最后如柱泻入通道。


姜迎抬起手臂挡光,待眼睛适应后,再放下来。


往前看去,隐约能见内中是另一片天地,有绿植,隐隐有汩汩流水声,白光笼罩在其中,如开蚌的明珠一般光彩夺目。


而这个地方她的神识完全无法检测。


她深吸一口气,再听不出内中有何动静后,便带着女修往前爬。


来到洞口,她先是催发了一颗植物种子,扔入洞中。


半晌植物也活得好好的,她又往前探了探手。


毫发无损。


她再探头往下看,看到洞口距离地面有一定高度。


她便回头,调整女修的姿势,将女修先推入洞中,自己再跳落。


面前的视野豁然开朗,内中竟然是一个人造的洞府!


洞内一条溪流围绕着内里圆形的陆地。


溪流附近长了许多盈绿的灵植,灵植上方有许多萤火灵虫轻盈地围绕着灵植旋转舞蹈。


陆地之中,上方洞壁亦长了许多少见的品阶至少中阶以上的灵植。


有一些藤系灵植自洞壁垂下,藤上缀着或蓝或紫的花朵,散发着荧荧灵光。许多萤火灵虫停留在叶上、花上,淡蓝的光芒一闪一闪,十分炫目。


而在陆地的土地之上,插着许许多多的剑。


这些剑均不似剑冢谷的铁锈斑斑或缺角缺片的弃剑,这里面的剑柄柄透亮,无论纹饰亦或剑形,均是上乘之物。先前透入通道的白芒便由它们散发而出,同时它们照亮了整个洞府,使得洞府之内亮如白昼。


姜迎看得呆了,想不到此地竟有如此奇景!


在她失神之时,溪流对面的陆地传来一声苍老之声:“又是一位有缘人来了。”


此声方止,一声娇嗔响起:“倒是不算有缘人。小丫头是靠自己来到此地的。”


有一个年轻一些的男声传来:“能靠智慧前来,不也算是有缘人?孩子,你莫怕,踏过溪流来到我们身侧吧。”


姜迎看了会说话的众剑半晌,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我?”


那娇娆的女声轻笑一声:“可不就是你么?来吧,过来让咱们瞧瞧,这一次前来比试的,又是什么样的弟子。”


姜迎看了看清澈见底,时不时激起石上浪花的溪流,再回头看看昏迷在地的女修。


“将她也带来。这可怜的孩儿,恐怕被她的铸剑师害惨了,失控至此也无人将她带离。她方才若未被剑魂们及时带走,神智恐怕遭到永久性的伤害。”


姜迎一边将她抱起,一边诧异:“‘及时带走’?……原来方才是前辈们出手相救?”


女声又笑道:“不是说了,并非我们,是剑魂们。”


“剑魂……”姜迎见他们言语和善,不似坏人,便抱着女修大胆淌过溪流,往内中的圆形陆地走去。


“所以此地并非只有伤害人或影响剑的怨念念力,竟然还有剑魂?”


“对也不对。”一位似中年男子的声音回答姜迎,“此地亦有能够激发剑者与剑潜力的念力,你怀中的姑娘一开始便是被那样的念力启发了,可惜自己未曾把握住那灵台清明的一刹那,反倒弄巧成拙,激发出了执念。”


女声又道:“尚有调皮一些的剑魂,它们才生出灵智,对人与其他的剑充满了好奇,难免出来捣乱,倒是没有恶意便是。”


姜迎没想到此地竟远比她所了解到的丰富复杂,一时有些后悔先前一路留意得不多了。


并且有如此多值得弟子们关注的地方,为何宗门一开始未曾明说,只道此处有怨念念力?是想让弟子们自己发现,亦或认为没有这般必要?


姜迎一边想着,一边走上陆地、来到众剑的边缘,又停下来,看着遍地插着的剑,一时不知该往哪里走、往哪里停、脚往哪里下。


女剑似乎看到了她的拘谨,笑道:“你带着那丫头来我们身旁。来,这里。”


说着,忽有一柄带着淡淡紫纹的优雅长剑发出耀眼白芒,给姜迎指了路。


一旁也有数柄剑亮起,看起来像是方才说过话的剑。


姜迎对近在眼前的沉默的剑低道一声:“打扰了。”这才带着女修,小心翼翼绕过途中之剑,来到亮着的淡紫长剑一侧。


“小姑娘真有礼貌。”女剑妖娆地轻笑一声,让姜迎把女修放到空地之上。


姜迎照做,一旁一个声音浑厚的男声立马道:“我来看看她。”说着一道白茫自一柄黑红大剑剑身发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昏迷女修的神识。


姜迎一惊,下意识伸手拦了拦,看到动作慢了之后,手在空中僵住。


女剑呵呵低笑:“怎么,怕咱们害她?”


姜迎心知在场的绝非普通之剑,光看它们有自己的神识,能够自主发声,它们的经历与年纪都足以让她喊它们一声“前辈”。


那她当然不敢造次啦,赶紧将手收回,对女剑道:“是我始料未及,这才下意识为之,相信前辈们不会害我们的。”


女剑哈哈地笑:“‘前辈’,哈哈,‘前辈’!这娃儿喊咱前辈,你们可有听到?!”


姜迎一怔:“这……我……喊错了?”


另一男声道:“不错不错。以我们年纪,确实能当你前辈。只不过这些年来,少有误入此地的弟子开口便知喊我们前辈。有些弟子甚至不屑喊咱们呢。害。”


姜迎闻言便放心了,未有置喙其他人的言行,倒是十分好奇道:“此地是剑冢谷的秘境中心么?亦或是秘境中的秘境?谁人都能够前来?”


“这可不是。”女剑道,“有缘人或者聪明人才能来。通常,宗门举办比试活动,一些年轻的剑者会受到念力影响而失控。若失控得过于严重了,谷中善良的小剑魂们便会将他们束缚住,带到地下来。”


“送到此处,让前辈们救治?”


“那也不定。”女剑又道,“怨念念力的效果到底有限。进入土地后,剑者与剑的意识亦被剑魂们合力封锁,让他们在地下‘沉眠’。有剑魂守护的地方,不存在念力,所以时间一长,这些剑者脑中的念力散尽,又不被新的念力影响,逐渐便会清醒,自己想办法离开。”


那柄黑红大剑补充道:“这时候,正常的弟子都会以为自己被念力束缚并带到深处,便会想尽办法与之对抗,好能脱离束缚回到地面——他们最后都能成功。


而有一些不怎么正常的弟子——好比你,你并非受创过重需要剑魂特地带来治疗之人,但你清醒后竟然能够发现土地的奥秘,自己一路来到此地,这可是比较少见的现象。”


姜迎听到这一切并非什么阴谋陷阱,她便彻底放心了,暗暗长松一口气。


再想到两位剑前辈的话,她道:“原来方才是剑魂在救人,可为何它们要将我也带走?我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念力影响……”


女剑低笑一声:“姑娘,你确定?”


“……”姜迎惊住了,“莫非我有?”那怎么毫无感觉?


女剑哈哈大笑,在姜迎一头雾水的时候,释出一道淡紫的光芒,直刺姜迎的识海以及梵尘的剑脊!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