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追仙策 > 第十三章 测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样的虚空,不同的叶芽。


姜迎诧异地发现,在原来的叶芽旁侧,竟又凝成一株形状不同的芽子。


这次的叶芽芽状细长许多,同样绿绿的。


空中有一些星星点点的绿色光斑,就如同一开始构成叶芽的绿光,正逐渐往叶芽降落。而叶芽的幼叶在空中一张一合,将这些光斑“吃”掉。


一会儿后,叶芽的两瓣叶片肉眼可见地变绿,开始发亮。


可是姜迎却很愕然——


为什么又长一棵?


真是奇怪,是吃的东西不一样吗?


而且究竟是不是她喝的药起了效果?……看这反应,倒是真的。


那总不能她每服一药,这里就长一棵草吧……


姜迎静静地看着叶芽“吃”光斑,吃完,它叶片左右摇摆一下,正如第一颗芽与姜迎“见面”时的场景,看起来好似有些高兴。


可是姜迎并不高兴,又等了一会儿,见它再也不动,也不吭声,她忍不住问:“你是什么芽?”


“你们都有何用处……?”


“你们是传说中的叶精叶灵吗?我到底要喂你们什么,如何喂,你们才能长大?”


可问了半天,叶芽一声不吭。


姜迎觉得自己像个自言自语的傻子,也有些不乐意问了。心猜会不会开口也需要能量,而它现今能量不够?


反正无论怎么样,她见此芽不动,站起身叹气:“那,送我离开总可以吧?”


她不喜欢这种毫无头绪的感觉,也不喜欢这片过于“玄幻”的场景。


上一次她是因为溺水窒息才从此境离开,这一次,她躺在床上,窒息是不可能了,所以她还是得想办法走。


结果话音落,白茫连同叶芽均如浪潮,涌入她胸口!


再睁眼时,她已经“回到”自己的客栈。


姜迎:……


原来可以这样……


但还是无法习惯。


她坐起来,看看天色,知道自己“昏迷”的时间不久。


再次取出玉佩查看,未有明显变化,看来除了色泽会变,玉佩的其他地方应该不会变了。


她不再管玉佩,坐到茶桌前。


她对叶芽最大的“寄望”,是能够治好她的腿。这是她阿爹留给她的玉佩,她不觉那会害她,若王朝有能力做此手段,也不必要非跟她去仙境了,所以她也不认为这是王朝的陷阱。


那么但愿它能够协助自己吧。


想着,客栈门口忽然有人敲门,是那名大汉。


姜迎开门,见他笑着站在门口:“姜迎姑娘,我们发现了一些可疑人物,若你此刻方便,不如随我们前往认人。”


姜迎想了想,关上门跟去了。


一处空阔的地下赌坊,桌椅全被清到四周,中间多了捆人的铁椅,几个浑身是血的人被铁质长链牢牢捆在椅上。


四周还有许多人,是屠龙帮的人。姜迎看这人数,再加上外面仍在巡逻、看守的,应当远远超过城门前小营地的人数了。


所以这个大汉,为了她阿爹的“遗物”,从其他地方调遣了不少人。


为了逼人招供,也对这些人用了不少酷刑。


——确实“不遗余力”。


姜迎心中冷笑,面上装作见血不适的模样,远远扫一眼被捆住的人:“都不认识。”


高矮个子和大长脸都不在,这些人,有两个她在今日闲逛时见过一次,那时他们已经被屠龙帮盯上。


另外两个她则从不曾见过,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她问:“他们怎么一回事?”


大汉嗤声道:“净是些便衣官差,在姜迎姑娘身边出现过,或想打探你的住处。”


“你说怪不怪?牧扬城地方太小,税收不理想,早便被朝廷遗弃。这些年来,牧扬城除了特意来吃朝廷饭的废物,从不见什么官家之人愿意涉足,想不到今日如此热闹。”


说着,他捶了一拳其中一人的肚子,满面阴森:“我问他们因何而来,他们拒不回答,那就只好让姜迎姑娘亲自看看,是否有熟悉面孔。”


姜迎从大汉的眼神中,看出一股非比寻常的仇恨。她收回目光,又在那些人面上扫过一眼:“不认识,并非我所说的那几人。”


大汉显然十分遗憾,想想又道:“或许是姜迎姑娘离得远,看不仔细呢。”命手下将这些人拉起来,让姜迎对比这些人的身形。


姜迎还是摇头:“不像。”


她一路走来,真真不曾见过这些面孔。


大汉沉默了,肉眼可见的急躁。


半晌,他回手打了一个官差一拳:“无用!”


大概觉得这样不好,又赶紧对姜迎笑笑:“姜迎姑娘,我等方才严审几人,可是他们守口如瓶,看来遗物之事,尚需要一些时日,姑娘千万别急。”


姜迎心道也不知谁急,那句话与其说是安慰她,不如说是大汉的自我暗示。她摇头:“无妨,我相信你们,相信阿爹的朋友。”


见这几人都被审得奄奄一息了,看来嘴巴真的严,她也不想掺和,动了离开的念头。


便在这时,她看见稍远处的一张桌上,摆着一个圆盘。


本来有圆盘并不出奇,但这个圆盘的左右有数人看守,其他地方却未有此现象,这便很出奇了。


姜迎骤然停步,看向那边:“那是?”


大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很快得意道:“哦,那便是曾向你提及过的,测试圆盘。”


也就是在这时,那几个奄奄一息的官差都往那里瞄去。姜迎看在眼里,先不道破,直接走过去:“我可以看看么?”


“自然,姜迎姑娘。我等将此圆盘带来,也是因为你曾提及嘛。”


姜迎走过去,见是一个以墨石围起,四周打磨圆滑,中间镶嵌一片玉质石板的圆盘。


那片石板十分平滑,似玉却未有玉质的通透,有些像来自异域的乳白色大理石,质地有些奇怪。


她看了一眼正走过来的大汉,大汉看出她眼里的疑问。


走到她身侧,指着圆盘道:“将手放上去,它便会告诉你答案。”


姜迎思忖片刻,终是将手放到上面。


在众人骤然期待的目光下,圆盘上的玉质板面逐渐亮起某种颜色。